要闻   /  正文

都在反垄断,中国轻易让阿里这样的科技巨头跪下来,美国为什么不学习?

当全球都在关注科技巨头的垄断问题的时候,彭博作者Matthew Brooker对比了中美两国处理垄断问题的不同。加美编译,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反托拉斯者因嫉妒而脸发绿是可以原谅的。中国的同行上周末对阿里巴巴开出了创纪录的罚款,后者对此表现出谦卑的悔悟和顺从。

几天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再次在华盛顿开庭,努力阻止对Facebook的诉讼被驳回。看起来,反垄断的发源地,似乎可以向北京学习一些执法经验。

别指望了。

毫无疑问,有些美国官员和政客,更不用说消费者了渴望地盯着中国以这种专横的方式,遏制科技巨头手中过度权力的能力。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提起对Facebook的申诉两周后,于平安夜宣布展开调查,整个阿里巴巴案从始至终持续了不到4个月。美国的反垄断案件可能会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

为了了解这完全是两件事,可以想象一下,在被监管机构盯上四个月后,Facebook表示,它当然会乐于出售WhatsApp和Instagram,更重要的是,它对自己受到的良好政府监管“充满感激和尊重”。扎克伯格被打发去研究高尔夫球,一声都不吭。

这有问题吗?好吧,有问题的不只你一个人。

显然,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制度和政治结构的工作。简而言之,这是自上而下的威权体制与司法独立的宪政民主体制的对比,在后者这种体制下,个人和公司都可以充分保护和追求自己的利益。

毋庸讳言,二者缺一不可,这也是任何仰慕中国消除反竞争行为的果断行动的人都会遇到的障碍。

不可否认,中国的做法似乎有明显的优势。最重要的是,它的效率很高。一旦做出决定,行动就会迅速跟进。不到半年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正准备为金融服务子公司,蚂蚁金服进行创世界纪录的350亿美元的IPO。在当局停止叫停IPO以后,马云几乎没有露面,而蚂蚁金服也在进行重组整顿,其300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会削减三分之二。

在中国,企业可以通过法庭挑战政府,但大多数选择和解。不难看出其中的原因。权力的不平衡是极端的。如果政府几乎可以在一夜之间扳倒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他曾经是该国最富有的人,那么那些小人物还能指望什么呢?除了对法院的影响,共产党还可以利用其对媒体的控制。

香港大学中国法律中心主任、《中国反垄断例外主义:中国的崛起如何挑战全球监管》一书的作者Angela Zhang上个月在彭博舆论中写道。

在本周的一次电话采访中,张勇将阿里巴巴描述为一个“非常中国”的案例,对政府来说,重要的不是财务处罚,而是确保该公司表现出合作和服从。比28亿美元罚款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在10月高峰期,蚂蚁IPO拉闸前至12月底期间,市值下跌了2000多亿美元,即使在本周和解股价反弹之后,该公司的损失仍远未弥补。

从本质上讲,中国监管模式的有效性,取决于对治理当局能力和善意意图的信任。从表面上看,阿里巴巴从事垄断行为的案件看起来很清楚,处罚也很合理。然而,在一个缺乏透明度或制衡的体系中,突然和极端的变化提醒人们,国家权力可能被任意行使。

投资者会想知道下一个意想不到的目标会是谁,这种事件很难在市场上定价。这提高了所有中国公司的风险认知和潜在的资本成本。大多数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更希望看到基于有理有据的裁决和法律的透明判断,而不是对监管机构智慧的忠诚表白的暗箱交易。

中国对其科技巨头崛起的担忧,反映出全球都在关注的问题。在美国,人们也逐渐意识到多年来反垄断执法不力所带来的代价。然而,民主国家的车轮转得更慢。这是有原因的。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