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布兰妮监护权听证会前一天,又一部讲述相关斗争的纪录片在网飞上映

<p>据商业内幕网报道,《小甜甜vs斯皮尔斯》将于9月28日在Netflix独家播出。这部纪录片计划在布兰妮·斯皮尔斯监护权听证会的前一天上映。</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zx_9FXEBfBnkQIs"> <figcaption> Photo by freestocks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布兰妮的父亲杰米和一名律师接管了布兰妮的部分财产和个人财产。今年6月,布兰妮要求法院终止她的监护权。同时,本就反对这一接管安排的布兰妮粉丝发起了#释放布兰妮运动,并在之前的听证会期间在法院外举行抗议活动。</p> <p>这部纪录片由艾琳·李·卡尔执导,调查了布兰妮·斯皮尔斯的监护权,以及可能终结这一安排的法庭案件。卡尔曾在2020年为Netflix执导过一部纪录片,名为《如何解决毒品丑闻》。</p> <p>Netflix的《小甜甜vs斯皮尔斯》是继最近的另一部纪录片《陷害小甜甜》之后推出的,这部纪录片也聚焦于这位流行歌星的法律冲突。《陷害小甜甜》于今年2月在Hulu首播。</p> <p>你可以在9月28日的Netflix上观看《小甜甜vs斯皮尔斯》。订阅流媒体服务的起价为每月9美元。基本计划允许你在一台设备上同时观看Netflix的大量标准清晰度(SD)电影、电视节目和原创剧集。对于高清流媒体,你可以花14美元订阅Netflix的标准套餐,同时在两台设备上观看。</p> <p>通过订阅Netflix,你就可以进入市场上最大的流媒体库之一。该目录包括几部受欢迎的Netflix原创作品,比如《怪奇物语》和《巫师》。你还可以观看热门电视剧《绝命毒师》和《富家穷路》,以及《原钻》和《律政俏佳人》等等经典电影。</p> <p>最近有多部纪录片报道了布兰妮·斯皮尔斯的官司。作为“纽约时报呈现”系列的一部分,Hulu的订户现在就可以流媒体观看《陷害小甜甜》纪录片。</p> <p>Hulu的广告流媒体订阅费用从每月6美元起,但到10月份将上涨1美元。</p> <p>后续纪录片《控制小甜甜》将于美国东部时间9月24日晚10点在Hulu上播放。<br>&nbsp;</p>

22岁白人女子离奇死亡,全美超8亿人次关注,为何有色人种失踪却无人问津

<p>自22岁的白人女性加比·佩蒂托于9月11日被报道失踪以来,许多美国人一直密切关注此案,关于案件进展的报道,在各大主流新闻媒体的头条霸占多日,警方也在动用一切资源寻找失踪佩蒂托和其未婚夫布莱恩·劳德利。</p> <p>据警方披露的最新调查进展,佩蒂托最终还是遇难,作为嫌疑人的劳德利也下落不明。</p> <p>“佩蒂托失踪案”获得如此高的国民关注度,引发了大批活动人士的感叹:为什么美国黑人、原住民和非白人失踪和遇害,从没有得到政府和媒体像对佩蒂托案一样的关注。</p> <p>2004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统一有色人种记者大会上,格温·伊菲尔创造的“失踪白人妇女综合症 ”这一名词,也再次引起热议。</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tSeVltxpPQBtiIV"> <figcaption>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nbsp;</p> <p><strong><u>22 岁白人女子与未婚夫公路旅行时失踪</u></strong></p> <p>据BBC 9月24日报道,联邦调查局已对佩蒂托的未婚夫发出了联邦逮捕令,原因是劳德利在8月30日至9月1日期间使用了不属于他的借记卡和密码。</p> <p>美国怀俄明州地方法院周三发布的起诉书称,劳德利通过借记卡交易获得了超过1000美元。</p> <p>联邦调查局负责人迈克尔·施奈德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这份逮捕令允许执法部门逮捕劳德利,但FBI和我们在全国各地的合作伙伴,将继续调查佩蒂托凶杀案的事实和情况。”</p> <p>据悉7月2日 ,22岁的佩蒂托和她23岁的未婚夫布赖恩·劳德里从纽约长岛出发,开始了他们为期数月的“面包车生活”之旅。</p> <p>这对情侣在弗吉尼亚州、犹他州和怀俄明州的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露营,在 YouTube 平台上用一个名为“Nomadic Statik”的账号,记录他们在美国各地的旅行经历。</p> <p>9月1日,劳德利独自驾驶他们的面包车回到了佛罗里达的家中,但他回来后并没有与警方或佩蒂托家人取得联系。10日后,佩蒂托的家人报告她失踪。</p> <p>为了查明真相,警方动用了一切资源,寻找失踪的佩蒂托和疑似“逃走”的劳德利。</p> <p>但不幸的消息却传来——联邦调查局于9月19日在推特上表示,他们在怀俄明州的大提顿国家公园发现了佩蒂托的尸体,提顿县验尸官布伦特·布鲁在初步调查结果中将这起死亡裁定为他杀。</p> <p>FBI表示,佩蒂托的死因需要在尸检结果出炉后才会得出,但未婚夫劳德利很值得怀疑。一份警方搜查证的宣誓书显示,在佩蒂托与失踪之前,她与母亲的对话似乎表明她与劳德利“关系越来越紧张”。</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XEuC9xq41pg8tn41"> <figcaption> Photo by&nbsp;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nbsp;on&nbsp;Unsplash&nbsp; </figcaption> </figure> <p>但劳德利自9月17日失踪以来,至今仍然下落不明,目前警方还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内寻找他。</p> <p>佩蒂托被确认死亡后,联邦调查局丹佛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向加比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她所接触的人表示诚挚的哀悼。”并表示,联邦调查局及其合作伙伴“仍然致力于确保将任何对佩蒂托女士的死负责或同谋的人绳之以法。”</p> <p>佩蒂托的父亲得知女儿遇害后,当晚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他女儿的照片,并配文说:“她撼动了世界。”</p> <p>这并不是无稽之谈。因为自佩蒂托失踪以来,媒体关于其案件动态的报道就一直没断过。</p> <p>《纽约邮报》、《新闻周刊》、英国《独立报》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频道等多家权威媒体,都争相对佩蒂托案件进行了频繁的报道。</p> <p>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纽约邮报》就有三篇头版文章来追踪此事,甚至还向订阅用户发出了新闻提醒。</p> <p>《纽约邮报》的一位女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任何像这样吸引全国和我们的读者的故事,都是值得被放在头版的。”</p> <p>当地时间周三上午,在验尸官确认在怀俄明州发现的遗体属于佩蒂托,并确定她的死亡可能是凶杀案的第二天,此案成为福克斯新闻网站的主要新闻,也是《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BuzzFeed、ABC新闻、CBS新闻、CNN和NBC新闻的热门网络新闻。</p> <p>媒体的大肆报道,也吸引了社交媒体用户的兴趣,他们在TikTok、Instagram和Twitter上讨论和辩论此案。截至周三上午,标签#gabbypetito在TikTok上的浏览量已超过7.94亿。</p> <p>热心网友不断挖掘线索和蛛丝马迹,业余侦探也试图理清她失踪的时间线,这些都为警方调查佩蒂托失踪案件提供了很大帮助。</p> <p>但当佩蒂托失踪案在全美引起轰动之际,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也再次被摆到台面上——即为什么一些失踪人员案件会令当局和媒体有如此大的反应,而其他案件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p> <p>据报道,在2011年至2020年期间,至少有710名原住民(主要是妇女和女孩)在发现佩蒂托尸体的怀俄明州失踪,这些案件并不像佩蒂托的案子一样受到人们关注。</p> <p>一时间,人们在社交网络上为佩蒂托哀悼之际,也纷纷呼吁政府和媒体给予失踪的有色人同样的关注。</p> <p><strong><u>佩蒂托案引发对有色人种遇害不受重视的讨论</u></strong></p> <p>当地时间本周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政治评论员、美国广播公司《观点》的每周客座主持人安娜·纳瓦罗在推特上评论说,“虽然她很高兴佩蒂托女士的案件得到很多关注,但也希望对美国每个失踪的年轻女性——黑人、美国原住民、变性人等有同样的兴趣和精力。”</p> <p>她的帖子瞬间被网友们的回复所淹没,他们分享了自己仍然失踪的亲人的图片及描述。</p> <p>Instagram上一名自称朱莉·瓦莱拉的原住民妇女在向佩蒂托一家表达哀悼后,希望人们也对非白人失踪者给予同样的关怀。</p> <p>她在社交媒体中写道:“这不是任何人所希望的结果,我希望她的家人得到正义,对于所有关注并投入到这个毁灭性故事中的人,我请求你们将同样的精力投入到关心和放大许多人的故事中,他们没有得到国家足够的关注和资源来帮助他们从痛苦中走出来。”</p> <p>尽管许多网友都很认同她的观点,但瓦莱拉仍然收到了来自“愤怒的白人”的信息,称他们被她的要求“冒犯到了”。</p> <p>对此,瓦莱拉回应道:“当我们要求人人们以同样的精力和照顾我们失踪和遇害的姐妹和亲戚时,是因为我们遇到了如此令人心碎的情况,这很有说服力。这个国家不像对待瘦弱、漂亮的白人女性那样,重视或关心黑人、原住民、跨性别者的身体。”</p> <p>其他人也有相同的看法。</p> <p>周一晚上,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主持人乔伊·瑞德在她的节目“The ReidOut”中邀请了两位女性讨论佩蒂托的案件。</p> <p>嘉宾琳内特·格雷·布尔和德里卡·威尔逊是“寻找失踪原住民、黑人妇女和儿童”活动的倡导者,他们认为佩蒂托女士的失踪得到了媒体的关注,但当涉及到数百起不涉及白人妇女的失踪事件时,他们的关注就显得非常不足了。</p> <p>瑞德在直播中表示,佩蒂托一家当然应该得到答案和正义。但为什么有色人种失踪时没有同样的媒体关注?接着她质疑道:如果佩蒂托是有色人种女性,人们是否会对她的案件感兴趣。</p> <p>正如瓦莱拉和瑞德等人说的那样,失踪的白人女性似乎比任何其他种族和性别群体获得更多的媒体报道,这在美国已经变成了一种常态。</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8Bc7I3yQVhWwds8"> <figcaption> Photo by engin akyurt on Unsplash &nbsp; </figcaption> </figure> <p>2004年,PBS电视台已故主播格温·伊菲尔在一次有色人种记者会议上,就诙谐地指出:“如果有一个失踪的白人妇女,我们就会去报道,每天都是如此。”她甚至还为此创造了一个新词,即“失踪白人女性综合症”。</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注:失踪白人女性综合症,该术语用于描述西方媒体在进行失踪者报道时,将目光放在中上层白人女性成为受害者的案件。尽管该术语是在失踪人员案件中创造的,但有时也用于涵盖其他暴力犯罪。)</i></span></p> <p>此后几年,国家新闻机构继续对白人女性失踪的事件进行频繁、详细的报道,使诸如2005年在阿鲁巴度假时失踪的18岁美国少女娜塔莉·安·霍洛威,这样的年轻白人女性,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p> <p>加州州立大学萨克拉门托分校研究刑事司法和媒体的助理教授丹妮尔·斯拉科夫说:“一些研究成果以及我自己的工作经验都表明,白人失踪妇女和女孩确实得到了更多的报道。”</p> <p>斯拉科夫指出,在这些报道中,白人妇女通常被描述为好人,而有色人种妇女往往被描述为冒险者,或在某种程度上是她们自己造成了自身的失踪事件。</p> <p>正如斯拉科夫说的那样,相比白人失踪被频繁报道的情况,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和原住民妇女,似乎获得的媒体报道要少得多。</p> <p>2016年,美国西北大学社会学家扎克·萨默斯于2013 年在《刑法和犯罪学杂志》上发表了一项针对4个国家和地方新闻机构的研究,结果显示:与他们在联邦调查局的案件统计中的人数相比,黑人在失踪人员报道中的比例则“明显不足”。</p> <p>根据一份州报告,在发现佩蒂托尸体的怀俄明州,只有18%的原住民女性凶杀案受害者得到报纸报道,而白人女性和男性受害者的这一比例为51%。</p> <p>媒体似乎对原住民和有色人种的失踪不感兴趣,尽管他们被迫害的比率更高。</p> <p>2016年,美国国家司法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美洲原住民妇女的谋杀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p> <p>仅在怀俄明州,就有21%的凶杀案受害者是美洲原住民,尽管美洲原住民仅占总人口的 3%。</p> <p>而怀俄明州的另一份报告也表明,就算媒体对原住民凶杀案进行了报道,他们也更有可能使用暴力语言,并会以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受害者。</p> <p>最令人震惊的是,这样的问题不只存在于原住民群体中。</p> <p>一些评论员指出,媒体对失踪的黑人、西班牙裔和其他非白人女性的报道同样稀少。 &nbsp;</p> <p>美国内政部长黛布·哈兰德也表示,几十年来政府投入到调查原住民民的暴力行为的资金极其不足,谋杀和失踪人员案件往往悬而未决。</p> <p>作为第一位担任该职位的美洲原住民,哈兰德在今年早些时候成立了一个关注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失踪和遇害案件的机构,该机构将调查她所说的“几个世纪以来”的危机。</p> <p>值得深思的是,哈兰德所说的关于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女性的“几个世纪以来”的危机,也潜伏在美国以外的地方。</p> <p><strong><u>类似的情况在加拿大也很普遍</u></strong></p> <p>据统计,原住民女性是加拿大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之一。</p> <p>据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协会估计,虽然原住民妇女和女童仅占全国人口的4%,但自 1980 年以来,已有 4000 多名原住民妇女和女孩失踪或被谋杀,占女性凶杀案的16%,其中包括自特鲁多担任总理以来的 120 多人。</p> <p>2015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原住民妇女失踪或被谋杀的可能性比其他加拿大妇女高四倍。</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lIytwqL9iS9VO1v"> <figcaption> Photo by sebastiaan stam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尽管这些原住妇女和女孩被害事件发生率如此惊人,但新闻媒体却忽略了报道她们的事件。</p> <p>为了提高原住民社区对暴力的认识,活动家开始使用#MMIW 和#MMIWG2S这两个代表失踪和遇害的原住民妇女、女孩的标签。这些标签自 2016 年开始在网上流传,并在当时引起了加拿大政府对失踪和遇害的原住民妇女和女孩展开的全国公开调查。</p> <p>在Instagram上,#mmiw 标签有超过 14.4万个帖子。在TikTok上,#mmiw 标签浏览次数达2.486 亿次。</p> <p>但自从佩蒂托被报道失踪后的几天里,与她的案件相关的 TikTok 标签飙升。其中,关于她名字的标签大约有8.12 亿次浏览,“寻找佩蒂托”标签有 6930 万次浏览。</p> <p>如此差距,也就不难理解佩蒂托案件为什么会引起这样一场关于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妇女的大型辩论。</p> <p>据悉,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下令对多年来失踪和被谋杀的妇女进行调查。</p> <p>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这些饱受摧残的原住民及有色人种家庭,可以得到他们期待已久的答案。</p> <p>&nbsp;</p> <p>参考资料</p> <p>https://www.reuters.com/world/us/petito-case-captivates-us-missing-native-women-ignored-2021-09-22/</p> <p>https://www.aa.com.tr/en/americas/canada-releases-plan-on-missing-murdered-indigenous-women-girls/2263305</p> <p>https://www.bbc.co.uk/bbcthree/article/d98ccfcb-4f16-4186-803f-4cd88b7d8f43</p> <p>https://apnews.com/article/homicide-wyoming-indictments-billings-76441c819996fa3e8775044405e58889</p> <p>https://apnews.com/article/united-states-native-americans-cabinets-45dd43bc356b90eb18637cede8c7b212</p> <p>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8673547</p> <p>https://www.nytimes.com/2021/09/22/business/media/gabby-petito-missing-white-woman-syndrome.html</p>

哈佛毕业华二代,孤身照料精神失常母亲和2个未成年妹妹,如今要竞选波士顿市长

<p style="margin-left:0cm;">文|溪边愚人</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G7Bzenww3aPGsl8i">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最近,因为全美华人在为竞选波士顿市长的吴弭(Michelle Wu)募捐,后知后觉的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华二代政治人物。</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华二代中优秀的不少,但像吴弭这样有抱负的,不多。</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strong>从政道路相当不“常规”</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吴弭的从政道路相当不“常规”。从小她的家庭环境就没有政治熏陶。相反,她的家庭就像绝大多数华人移民家庭一样远离政治,但她却是义无反顾地年纪轻轻就投身于政治竞选。这一切都源于她强烈的责任感和正义感。</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来自典型的华人移民家庭,吴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她也听从家长的教导,学习非常努力,顺利进入哈佛读大学。但是,她也有非常不典型的行为。</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比如,大学期间,她不是待在校园圈子里,而是去波士顿的中国城做义工,为老年中心的人上课,帮助他们学习英语。那些老人课后会请她帮助读英文信件,或者处理已经过了最后付款日期的账单。</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吴弭大学毕业后去波士顿工作。后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为照顾离婚后又精神失常的母亲和两个还未成人的妹妹(她后来成为最小的妹妹的法定监护人),23岁的她不得不放弃工作回到芝加哥。</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考虑到母亲一生中每天都喝茶,她天真地想出个主意:开个茶叶店也许会治愈母亲,然后母亲接手这个店,她又可以回去工作。</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在男朋友的帮助下,店是开了,但没有治愈母亲。不到一年,吴弭毅然关店,去哈佛法学院深造。她是带着母亲和妹妹一起去波士顿的。</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这个过程面临的挑战是空前的。照顾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是一件可以让人崩溃的事情,同时还要照顾妹妹,还要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新开张一个以书为主题的茶叶店,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吴弭都没办法提起这一段经历而不落泪。</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但也是这样的经历给了吴弭关心社会,关心政治的动力。</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strong>在哈佛学习期间投身政治</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在哈佛法学院学习期间,除了应付繁重的课业,吴弭还要负责安排妈妈的医疗服务和照顾两个妹妹。就是这样,吴弭依然抽出时间投身政治。而且为了政治活动的方便,她还掌握了一门新的外语——西班牙语。</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她去波士顿市长那里实习。当初吴弭开茶叶店的申请花了几个月时间才搞定。实习期间,她致力于简化餐馆的许可申请,并帮助建立波士顿的食品车计划。</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bYLPadhmINIgVZkx">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2012年,吴弭法学院的教授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竞选参议员时,吴弭先是做义工,后来干脆全职为沃伦竞选。同时吴弭还完成了法学院的学业,准备律师资格考试,并完成了结婚准备。毕业典礼她迟到了,因为她要在北站组织一个竞选活动。她干脆就是穿着礼服带着毕业典礼的帽子跳上地铁的。典礼结束后又马上回去工作。</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沃伦这样评价吴弭:她似乎总是"对自己的能力有一点惊讶"。换一句话说,她总是在挖掘潜力,总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strong>毕业即走入政坛</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2004年,当吴弭来到波士顿读大学时,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概念,甚至不知道自己算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但她2012年从法学院毕业时,已经决定了要参加波士顿2013年秋季的市议员竞选。</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这个决定令很多人惊讶,她的家人也不认为这符合她的个性,因为她一直是那种希望给人带来愉快的人,而搞政治不可能让所有人高兴。</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但吴弭很快学会了怎样讲自己的故事,她强调自己在教育、医疗保健和小企业方面的第一手经验,以此来承诺她将而且能够使城市官僚机构更加透明和方便。</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几乎没有人认为她会赢。结果,她击败了18个候选人,成为新当选的两位众议员中的一个,票数与第一名只差不到一个百分点。而且她很快就全票当选为议会主席。</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吴弭不善于慷慨激昂的演讲,也不具备总能引人注目的风格。在她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她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领导者。她读书时的成绩单上还有过要她多多参与的建议。但任职后,吴弭以其独特的政治风格脱颖而出。</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波士顿的政治圈非常复杂,城市文化也因其悠久的历史具有很多特殊性,但她表现出的指挥一个房间、搞定一种情况或让一群人完成事情的能力让人们惊讶。她很快就成为该市最有效和最有外交手腕的政治家之一。</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吴弭与市长就政府透明度、短期住房租赁法规和绿色能源等问题进行谈判,以对细节的特别关注和对一个骄傲城市的谦卑态度为自己赢得了声誉。</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zj5kvCqZsZlM7ub">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在她的第一个任期内,吴弭已经开始挑战市长,敦促该市撤回其2024年奥运会的申办(理由是缺乏透明度)。那年夏天,在议员和市民的压力下,市政府撤回了投标。</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也是在第一个任期内,作为一个新妈妈,吴弭率先为波士顿市雇员制定了第一个带薪育儿假政策。此举后来获得奥巴马的赞赏。</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2018年,吴弭带领她的同事推动短期房屋租赁法规的限制。吴弭经常是怀抱着自己的新生儿去参加谈判。政治谈判很艰难,但她不会退缩,而是寻找或创造合作的机会。最后,吴弭赢了,市长签署了一项更严格的提案,州长后来也贡献了一项州级政策,同时还没有惹怒爱彼迎(Airbnb)。</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作为议会主席,她重组了委员会,并建立了每月一次的议员午餐会试图促进合作。2019年,她用一个更严格的提案取代了市长关于市政厅游说活动的提案。如果当选市长的话,她也许会帮助重新定义市长绝对权力的概念。</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strong>竞选波士顿市长,是为了做些根本改变</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被问到为什么要竞选市长时,吴弭强调,我们现在正站在一个历史关头。疫情,巨大的贫富差距,都是极大的挑战,也是极好的机会。在过去的一年,波士顿经济增长强劲,但贫富差距却在继续加大。所以我们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必须作出全面的结构性改革。</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她说自己竞选市长,就是为了推动这个城市需要的根本性的改革。</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她认为这是一个不该被浪费的机会。</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SXwdSYRDxkRLl6S4">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吴弭的大致竞选纲领是提供免费城市公共交通,恢复某种形式的租金控制,以及引入全国第一个城市级的绿色新政。</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目前吴弭的政策还只是方向性的,没有太多具体细节。但是她以往的成绩,她的政治谈判技巧和团结人的工作作风,都给人带来希望。</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吴弭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她强调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很多政府资源已经在那里了,只是没有与需要的人连上。她是见识和经历了两方面的人,既看见了政府没有被利用的资源,也看见了市民的需求,她需要做的只是连接。她说这是她一直在做的,也是她将继续做的。</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我一直呼吁华人多参与社会活动,尤其是华二代。我在“说歧视,说AA,说千道万,美国社会还没准备好华人出人头地”一文中曾呼吁华二代:</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走多元的就业道路,不要扎堆投行、华尔街、McKinsey(一家“精英”汇集,但近年来越来越被人诟病的咨询公司)、医生或码农。要摒弃以钱为目标的“传统”。同样是选择医生或律师等职业,也可以走公共服务的路。现在大家都在鼓励华二代从政。其实,从政不是唯一的参与政治的手段,何况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于作政客。</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我们需要提倡多方向发展,去做检察官、法官,选择政治科学、公共政策等领域,去非营利机构或政府部门工作,走公共服务的路。毕竟,从政是一条独木桥,而公共服务领域有非常广大的天地,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合适位置。</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0jxNUx4LfnLIf7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cm;">&nbsp;</p> <p style="margin-left:0cm;">&nbsp;</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参考资料</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https://soundcloud.com/massinc/where-is-michelle-wu-coming-from</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9/04/michelle-wu-changing-traditional-boston/587473/?gclid=EAIaIQobChMIxr6Fs4OK7AIVjMDICh1k7gUKEAAYASAAEgIlU_D_BwE</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span style="font-family:微软雅黑;">https://www.nytimes.com/2021/09/15/us/boston-mayor-election-michelle-wu.html</span></p> <p style="margin-left:0cm;">&nbsp;</p> <p style="margin-left:0cm;">&nbsp;</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