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美国人想通过读法学院过体面生活,为何结果却是债台高筑?

<p style="text-align:justify;">Andrea Fuller , Josh Mitchell 和 Sara Randazzo在《华尔街日报》发表<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wsj.com/amp/articles/law-school-student-debt-low-salaries-university-miami-11627991855?mod=business_lead_pos5">文章</a>,最近几年,法学院的学费节节攀升,然而,毕业后获得的报酬却并没有提高,文章中选择了债务和收入差距最大的迈阿密大学为例,很多学生看重这所大学的卓越声誉,为了完成学业往往愿意背负6位数的的学生贷款,然而,当他们毕业以后,挣得的工资远不足以偿还贷款,甚至偿还利息都不够,导致这些毕业生只能无力地看着自己的学生债务越背越多。</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NBGxL5Sx438mGfRU"> <figcaption> Photo 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napr0tiv?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Vasily Koloda</a> 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graduate?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nbsp;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法学院曾经被认为是通往体面生活的万全之策,但是,多年来的学费增长使其成为了快速进入背债模式的新道路。</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最近的数据,使用联邦贷款的迈阿密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借款中位数达到16.3万美元。然而,毕业两年后,一半人的收入为5.9万美元甚至更少。</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华尔街日报》对联邦数据的分析发现,迈阿密大学法学院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排名前100位的法学院中,债务和收入差距最大的一所学校。</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华尔街日报》对2015年和2016年毕业的学生的最新联邦收入数据分析,其他许多声誉良好的法学院的毕业生通常都会背负六位数的学生贷款,并且无法找到高薪的律师工作。</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一些毕业生告诉日报,当迈阿密的学生要求获得财政援助时,学校官员提供的解决方案往往是,申请更多的贷款。</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2016年毕业于迈阿密法学院的迪伦·博伊格里斯,现在作为一名公设辩护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收入约为4.5万美元,他说:“在我签下这笔25万美元的贷款之前,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也没有生活经验,我以为我挣得会比现在多得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这所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安东尼·阿尔费里说,法学院在学生中“培养这种残酷的乐观主义”,让他们以为六位数的工资是可以实现的,而实际上那这些高薪工作主要是为排名靠前的法学院的学生保留的。</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他说:“法学院鼓励这种神奇的思维,以维持业务继续进行。”</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大学的女发言人杰奎琳·梅嫩德斯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减少学生债务在大学的每个学院和部门都是最重要的,当然也包括迈阿密法学院。”</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大学拒绝对具体学生的经历发表评论。</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联邦数据表明,非精英学校的法律学位的含金量已经降低。在过去的20年里,这一专业的工资没有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与此同时,学费还在飙升。现在,一个为期三年的法学博士课程,包括生活费用在内,私立法学院的费用可能超过25万美元。</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全美法律就业协会的数据,2019年完成法学院学业的毕业生在第二年的收入中位数为7.25万美元,这与十年前的毕业生毕业后不久的收入差不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近年来,尽管研究生的收入前景有限,但在电影和戏剧等领域,品牌私立学校已经让研究生背上了高达10万美元的债务,日报曾报道,这些数据表明,研究生债务正在成为学生债务危机的一个新的麻烦点,法学院的数据尤其表明,问题延伸到了被认为比较挣钱的专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教育部涵盖大约200个项目的数据,全美只有十几所法学院的学生在毕业两年后获得的年薪超过了他们的债务,其中包括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等。</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即使在一些最著名的法学院,比如那些在《美国新闻》排名前30位的学校,学生的借款也远远超过了他们毕业后不久的收入,包括乔治·华盛顿大学和埃默里大学。在排名较低但仍有竞争力的美利坚大学,毕业生的贷款中位数是17.5万美元,几乎是他们两年后收入中位数的三倍。</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乔治·华盛顿大学的院长说,学院的许多毕业生从事政府和公共利益工作,这些工作的薪酬低于私人公司。</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位于佛罗里达州珊瑚阁的迈阿密大学是美国最富有的65所私立大学之一,拥有大约10亿美元的捐赠基金,它是一个非营利性机构,也就是说它不用缴纳联邦税。</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它的法学院在《美国新闻》的排名中一直位列前100名,在2016年达到了第60名,其网站吹嘘其卓越的师资和较低的师生比例。</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许多迈阿密法学院的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认为就读一所著名的私立学校会让他们在就业市场上更有优势。</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2019年毕业的劳拉·科德尔说,她选择迈阿密是因为它的声望,尤其是在佛罗里达州内。她说:“你去迈阿密的任何一个法院,法官要么上过迈阿密大学,要么是迈阿密大学的老师,反正与迈阿密大学有某种联系。”</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i7zr4vfwXG1is7NN"> <figcaption> 法学院毕业生工资能够超过债务的学校寥寥无几(垂直虚线左侧)数据源:教育部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30岁的科戴尔说:“当我在寻找法学院时,我看重的不是价格,而是对我职业生涯的益处,”她拒绝了另一所为她提供高额奖学金的学校,“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所借的贷款有多沉重。”</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科戴尔在迈阿密大学期间欠下了33.4万美元的联邦贷款,她现在在一家专门从事保险业务的公司工作,基本工资为8万美元,奖金约为1.2万美元。她说,由于债务负担如此之高,只能负担收入驱动计划的最低付款额,这项计划根据她的收入设定每月付款额。</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美国律师协会的数据,在过去的十年里,迈阿密大学的学费和杂费增加了43%,下一学年将达到5.7万美元。这比通货膨胀率高出一倍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法学院可以收取越来越高的费用,因为学生可以使用美国政府的Grad Plus贷款计划,这项计划允许借贷包括学费、杂费和生活费在内的各种费用。它现在是增长最快的联邦学生贷款计划。如果毕业生的贷款没有得到偿还,纳税人就会承担起责任。</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2009年至2019年担任迈阿密法学院院长、目前是法学院教授的帕特里夏·怀特说,迈阿密和其他法学院的学费“年复一年地增长,以维持学校的运作,而这些钱通常来自政府的学生贷款。”</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她说:“学费的数字出来以后,学生们就会去找政府。他们会说他们需要什么,突然间他们就会每年背上7万、7.5万美元的债。”</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怀特说,迈阿密大学提高了学费,是为了支付学校更高的开支,包括工资和法学院未来对其他大学做出的财政贡献。今年,迈阿密大学要求怀特的继任院长卸任,并在一份公开声明中称,在目前的筹款活动中需要新的领导。</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非营利性倡导组织“法学院透明度”(Law School Transparency)的数据,经通货膨胀调整后,在1985年至2019年期间,私立法学院的年平均学费增长了近两倍,达到4.9万美元,这个组织正在推动法学院提供更详细的就业信息。</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经济衰退后,由于律师事务所裁减初级律师,其他初级职位空缺数量减少,法学院的入学率急剧下降。虽然入学率在2018年开始反弹,但根据美国律师协会的数据,选择法学院的学生比十年前要更少。</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法学院院长说,由于学校创建了更多的实践项目,帮助更好地培养学生的法律实践能力,并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奖学金,来吸引顶尖的学生,从而提高学校的排名,也因此导致教学成本的增加。</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怀特教授说,迈阿密大学一直呼吁学生少借一些生活费,但学生往往是不成熟的借贷者,许多人每年都拿出最高限额。</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她说:“他们不知道如何管理大量的钱,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借贷就失去了控制。”</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全国法律就业协会的数据,律师的起薪一般分为两组:公共服务和小公司的律师为4.5万至7.5万美元,而大公司的职位则为19万美元左右。</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大型律师事务所中的资深律师可以赚取高达25万美元的收入,这远远高于他们在小公司或公共部门的同行。但是,根据法学院透明度组织对美国律师协会数据的分析,超过一半的高薪事务所的初级职位被排名前20学校的毕业生获得。</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Wz8AZg5TzHK2fTOz"> <figcaption> 迈阿密大学,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93316340">EEJCC</a>, CC BY-SA 4.0,Wikip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大学高级讲师威廉·布拉顿说:“只有少数几所学校能够保证,如果你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你毕业后可以走进高薪工作。”</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全美法律就业协会的数据显示,迈阿密法学院的毕业生去小公司的人数远远多于大公司。根据这个组织的数据,总体而言,2019年迈阿密法学院毕业生的收入中位数为7万美元。这比教育部从税务记录中得出的数字要高,后者是针对2015年和2016年的毕业生,并且仅反映了贷款学生。</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10年内还清学生贷款,曾经被认为是标准,但对许多有六位数债务的法学院毕业生来说,这是很困难的。全美法律就业协会的分析显示,大约有三分之二最近从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在两年内没有偿还一毛钱的本金余额,甚至完全暂停付款。如果毕业生不支付所有的利息(近年来利息往往超过7%),他们的欠款将会增加,而不是减少。</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大学法学院最近的毕业生中,只有15%在两年后开始偿还学生贷款,根据教育部使用的类别,这是精英私立研究型大学法学院中比例最低的。</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只有14所公布了还款数据的法学院的大多数毕业生在两年内偿还了本金。这部分是因为许多法学院毕业生参加了收入驱动的还款计划。在这些计划中,应届毕业生可以将贷款支付与前一年的工资挂钩,这可能并不反映一整年的工作情况。</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凯尔·麦恩提是“法学院透明度”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他说,许多人借了太多的钱,因为他们想上有名望的学校,而且他们认为,为接受高等教育而借的任何债务都是值得的。</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他说:“这种观念是不正确的。”</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大学宣传说,法学院在热带天堂般的环境(靠近20个海滩),并拥有学术上的卓越经验。时任迈阿密教授的奥萨穆迪娅·詹姆斯在2019年发布到法学院账户的YouTube视频中说,学校为学生准备了“进入法律市场的实践,并为他们的理想职业生涯做好准备”,詹姆斯教授拒绝发表评论。</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法学院教授阿尔菲力说,这种营销噱头并没有让学生完全了解他们加入大律师事务所的前景是不是现实。阿尔菲力教授说:“如果品牌和营销活动提供这种细化的信息,他们可能会自我否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他承认自己曾参与过大学的宣传活动。</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发言人梅嫩德斯说,迈阿密大学已经成功培养了一批“佛罗里达州和全国各地最成功的律师”。迈阿密大学在网站上也公布了关于毕业生工资和就业前景的数据。</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2016年毕业于迈阿密大学的博伊格里斯说,他没有接受咨询,不知道借了大约24万美元对他的财务未来意味着什么。他现在欠了近30万美元,包括利息和本科生债务。</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30岁的博伊格里斯说:“你告诉他们,‘我需要帮助’,他们就会说,‘好吧,这里有一笔贷款’,好像那就是一个无尽的资金供应一样。”</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今年2月,他惊讶地发现,他和未婚妻的贷款没有获得批准,因而无法买房。虽然博伊格里斯在转到私营部门后的年薪为12万美元,但贷款人告诉他,他的债务负担太重了。</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大学的发言人梅嫩德斯说,被录取的迈阿密学生会收到有关费用和贷款选择的信息,而且招生人员会提供一对一的咨询,帮助学生解决财务问题。她说,学生主任向在校学生提供财务规划资源方面的建议,近年来,迈阿密大学还举办了关于学生贷款和金融知识的课程。</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学校说,迈阿密在减少债务方面取得了进展。联邦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的法律毕业生的债务中位数比两年前下降了6%,达到15.4万美元。</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根据提交给美国律师协会的文件,2019-20学年入学的迈阿密学生中约有57%获得了某种形式的奖学金,其中16%获得了全额学费甚至更多的奖学金,但是,这些钱并不总是流向经济需求最迫切的学生。</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玛丽亚·罗德里格斯于2016年开始在迈阿密学习之前,她和她的母亲访问了这所法学院,并很担心他们能否负担。这名学生从小从哥伦比亚移民过来,在一个低收入家庭长大。她说,她需要购买总额约为1000美元的书籍,但她的学生贷款资金还没有到位。</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现年27岁的罗德里格斯回忆说,一位学校官员告诉她,没有适合她的基于需求的奖学金,并建议她考虑用信用卡来买书。</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罗德里格斯说,她并不责怪学校在处理贷款的时间上存在的问题,她最终找到了一家书店,在她承诺贷款到账之后,这家书店把书提前给了她。</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她说自己在迈阿密大学的教育经历很好,尽管现在还欠着30万美元的法律学士学位贷款。她担任公设辩护人,参加了基于收入的还款计划,并期望在支付十年后通过联邦公共服务贷款豁免计划将贷款清零。</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迈阿密法学院2018届毕业生齐根·丹克洛估计,在他最后一年中,大约有二十多名学生与怀特院长会面,表达了财务方面的担忧。他说,这些学生没有像他们预期的那样很快拿到贷款,当时正在挣扎。</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现年38岁的丹克卢是来自西非多哥的移民,也是一名退伍军人,他回忆说:“怀特院长鼓励我们坚持下去,她说一旦毕业,事情就会往好的方面发展,因为我们将成为律师,我们将过上体面的生活,她没有让我们觉得这是有保障的,但她确实给了我们希望。”</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丹克洛说,院长非常好,还给学生们送了比萨,“但除此之外,我不记得有人提供过任何帮助。”</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怀特教授说,她经常与学生举行会议,并为他们提供比萨,但她不记得那次聚会。她说,她从来不会告诉学生,他们可以期望在学校毕业后获得高薪,而且她经常建议他们在承担学生债务上量力而行。</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丹克洛说,他让一个朋友给他买书,承诺贷款到账后再还他。他说,他的房东对他拖欠房租的行为表示理解,他还曾经从朋友那里借了“20美元”来买食物。</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即使有部分奖学金,丹克洛还是借了13.8万美元,他在毕业后努力寻找一份长期工作。</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为联邦政府短暂工作后,他开始在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维尔担任独立律师,他目前的收入为零,但希望能从紧急案件中赚钱,目前,他的学生贷款余额连同利息已经上升到15.5万美元。</p>

美国也有“天才班”?养娃带你实地了解中小学教育|细说美国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美国养孩子的一个“福利”就是跟着孩子从幼儿班到高中毕业走一回,比较具体地了解了美国中小学教育。</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WezcmCBJtpQORbK">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不是说华人家长都注重教育吗?我在跟着孩子一路走过时自然没忘记审视美国教育的点点滴滴,也免不了对中美教育做比较。可以说,感慨不少,其中有吐槽,有惊喜,更多的是认可。今天将我的个人感悟做个零碎总结。先声明一下,此文内容是反映对教育体制和学校中一些零星现象的观察和思考,不是系统考察,更与爬藤指南无关。</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老教师的惊人洞察力</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美国一般是6岁入学。但绝大多数学区设幼儿园班,接受5岁的孩子。女儿5岁时,进了我们家附近小学一个幼儿班和1年级的混班。带混班的老教师D开学第一天就让我们家长见识了她的厉害。</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后来得知她在同校老师中德高望重。那是女儿去学校第二天,送她进教室时老师问“她回家说喜欢学校吗?”回答说,应该可以吧,反正她没有抱怨。没想到老师回了一句:“她是个会抱怨的人吗?”不得不佩服了,因为我这个女儿的确是乖得出奇,非常的克制。老师第一天就看到了孩子的骨头里去。D老师比较喜欢搞活动,因此家长去学校的次数也比较多。</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印象最深的是“国际午餐”,就是每个孩子拿出自己所属族裔的特色菜,家长孩子老师一起分享。美国不愧为各族裔的大熔炉,每次“国际午餐”的食物都是五花八门,也极具特色。当然,背后忙碌的都是家长。作为华人,我自然是做饺子。幸运的是,并不擅长做菜的我做的冬瓜蒸饺真的很好吃,口感也很有特色,被D老师誉为“世界著名的饺子”,说超过了西安“饺子宴”里的任何一种。我只听她说有亲戚刚从西安回来,不知道她本人是不是去过,居然可以这样下结论。</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后来班里几次搞活动还专门让女儿来问能不能给送饺子过去,我当然不敢说No啦。参加活动多了,对班里孩子就比较熟悉。学年结束时,D老师会搞一个戴毕业帽的毕业仪式,每个孩子不仅都有一张毕业证,还有一张奖状,而每个人获奖的内容是不同的。这时候我才发现,D老师对每个孩子的了解和鼓励是多么细致入微,也是在第一个学年结束时,我才知道老师在我女儿身上花的功夫。</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D老师在孩子们刚入学时曾给了每个家长一封信,告知她教育孩子的宗旨。我看了很有不谋而合的感觉。现把信的英文原文及中文翻译与大家分享。</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6RVkosVUJoSzGSek">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腼腆寡言的女儿被老师特殊关照</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也许因为乖,女儿也比较腼腆。是在D老师的循循善诱下,她才慢慢开始参与课堂的发言。有几次我去参加班级活动,D老师都特意给女儿机会表现,我能够体会出老师的用心。但我是一年后才得知女儿当初在班上是怎样的寡言。</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每一个学年结束时,老师都要与家长开一对一家长会。第一年的家长会上,D老师说女儿回答问题还是不够踊跃,不是每一次都举手。我说,也许她不知道答案吧。老师回答得斩钉截铁:“她什么都知道的。”并告诉我,因为女儿不说话,在孩子刚入学时就请专家做过鉴定,看她有没有问题。当时主要是怀疑她语言不通,看是否要提供双语教育。结果专家鉴定说,这孩子非但语言没问题,她懂得的东西比你想象的多得多。</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回家后我转告老师的话,女儿一句“没有人什么都知道的”就把我给呛住了。没想到的是,后来连续三年的一对一家长会,我都要面对不同老师同样的问题。我每次都告诉老师,孩子说了,没有人什么都知道的。几乎每个老师都是先哭笑不得,然后又忍俊不禁。说起来女儿“什么都知道”一点也不稀奇,在她话还说不利落时家里就每天给她读故事书了。小孩子记性好,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不过这件事也让我体会到学校对“后进生”所做的投资。试想,如果女儿真的有语言障碍,学校就要提供双语教育,这可是很“贵”的服务。其实,这个年龄的孩子,只要没有特殊障碍,扔到一个英语环境里就行了,根本不需要额外的投资。给个双语服务,反倒是延长了克服语言障碍所需要的时间。这也让我反思美国学校对“后进生”的投资。</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顶部和底部不均衡的投资</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美国教育,尤其是小学教育,一直有关照底部远多于关照顶部这样的倾向,而小布什“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政策更加剧了这种倾向。</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女儿所在小学,那一年整个年级也就72个学生,却有不少孩子经常离开自己的班级去上特殊班。这是根据每个孩子每个科目的情况定的。有的只有一门课需要特殊教育,有的好几门。对个别情况比较差的学生会给配备一个助理,这个助理所有课都跟着这个孩子,随时可以一对一辅导。</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另外还有一个固定的特殊班,就是这些孩子所有的课都在特殊班上。我们整个学区我女儿那一届也就大概300个孩子,小学时有十二、三个孩子固定上特殊班。我知道这些数字和信息,一方面是因为我特别留心了,另一方面是学区为了节省开支,四个小学把特殊班的学生集中在了一起,而这个特殊班就设在女儿读书的那个小学。说实话,我觉得从学生人数看,特殊学生的比例高了些。我不是在谈投资,而是担心正常孩子被区别对待对孩子自信心的伤害。</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女儿读小学时,我曾有机会与学区的总监(superintendent)有过交流。我说学校对底部和顶部的投资不成比例,他完全同意,说投资方面天平是彻底倾斜的。说话时,他用手代表天平位置,一只手抬过了肩,另一只手压到比跨还低的位置。他说他也希望改变一些投资比例,但是很难做到。我知道因为小布什的政策学校压力很大。小布什的班子一直强调该政策缩小了好生与差生的距离。</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数据表明,那些年,底部的提升远远大于顶部,以至于有专家质疑,投入那么大,为什么顶部没有明显提升?不知道在奥巴马政府改变政策方向,推出“冲向顶部的赛跑”(race to the top)的政策后,情况是不是有所改变。我认为,好生与差生都需要社会给予特殊的、比例适当的投资和关注。</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遗弃差生是对这些孩子的不公,也将给明日的社会造成额外负担;遗弃好生则不仅是对这些孩子的不公,长此以往,美国将被世界遗弃。我承认,当初对学区总监抱怨的部分原因是出于华人家长的那种焦虑,总觉得自己孩子还有潜力却没得到足够的投资。</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但我后来想想,除非是超级天才,在那个年龄真不需要着急猛跑。美国小学时期把重点放在底部,初高中时才把重点移到顶部,还是有道理的。普遍来说,美国是从初中开始几乎每个学科都分普通班和提高班(AP),有的学科还分不止两个级别,实行因材施教。</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天才班”是小学时期唯一的顶部投资</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我们学区小学时期唯一的顶部投资就是“天才班”了。英文是Gifted Class或Talented Class。天才班是比较通俗的称呼,并不是说进入那个班的都是天才。</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天才班不是真正的分班,只是被选中的孩子每周在一起上一堂课,其中大部分时间用来做一些项目,也参加些超出一般孩子水准的竞赛。天才班有名额限制,只能取学生总数的3-5%,必须是IQ过线(我只知道女儿三年级那年是125,据说这个“线”是变化的,30年前是120),成绩优秀,再加上老师推荐。这一过程每年来一次,所以天才班的成员也是每年变化的。我们学区天才班三年级开始,六年级结束,总共四年。(说明一下,女儿读书时我们学区的学制很特别,是一到四年级初小(primary)。五到六年级高小(upper primary),七到八年级初中,然后四年高中。学区的很多安排都与这样的学制有关。</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美国大多数学校是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据说我们学区现在也改成这样了。)女儿三年级天才班第一次上课时,老师给了一些材料。其中一份是聪明孩子与天才孩子的比较,我觉得挺有意思,就收藏了。下面是英文原文和我翻译的中文。</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wYFYtixYQrJqgRyN">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老师有相当的自主权,各显神通</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美国小学教育要求不高,老师在课堂上有相当多的时间可以自主支配。于是每个老师就各显神通了。D老师除了搞活动,另一个特点是让家长做作业,为此我没少吐槽。她喜欢搞孩子们力不能及的项目,比如,编一本书,介绍每个小朋友自己民族最重要的节日。</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作为华人,当然就必须讲春节的故事啦。说实话,我们这一代,除了因物资缺乏对年货记忆深刻外,哪里经历过真正传统意义的春节呀!好在已经是网络时代了,我就连图带文全部从网上盗版,还真学到了不少东西。女儿四年级的M老师也独具特色。不知她通过什么关系免费弄来不是免费的地方报纸,每天一人一份。她教学的重头戏之一就是每天读报。从新闻政治,文化生活,体育比赛到气象预报,什么都不漏掉。学生们轮流读,然后讨论。这个老师强调学生要具备真正能够闯荡社会的本事,读报就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学生必须知道怎么读报,怎么有效地吸收信息,分析信息。还有,她强调要有比较强的数学技能,直言不讳美国孩子数学太差,所以,做她的学生每天要做数学速度练习。</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女儿告诉我,这个班绝大多数同学说将来要做气象预报工作,该不是每天读气象预报读出来的效果?我始终难以忘怀的是M老师对学生视如己出的那份在意。老师的自主权还体现在报名参加各种校外活动。每个老师会根据自己和学生的喜好,为学生报名参加一些活动或竞赛。因为老师主动做有心人,孩子们就获得了额外的机会,也获得了一些奖项。女儿也是获益人之一,为此十分感激愿意额外付出的老师。说到额外付出,一直感觉音乐老师首当其冲。大家知道,美国任何普通学校都可以拉出一个像模像样的管弦乐队或管乐队。</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学校里往往还有参加比赛的军乐队及各种小乐队。这些都需要课外时间组织练习。其中很多是早上课前排练,要起大早。学生不容易,老师也不容易。我印象最深的是,几位音乐老师在带学生练习和演出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对音乐的热爱。真的,那是一种具传染性的热爱。心里总说,有这样的老师孩子们有福了!有一年,小学音乐老师为孩子们报名参加了一个大合唱项目。那是整个新泽西州报了名的学校以在线形式进行的大合唱。</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正式演出那天家长被邀请去观摩。临开始时老师宣布:报名是我报的,但歌不是我选的。我不是歌唱家,有一首歌调子太高,我是唱不上去的。到时候,你们就自生自灭吧!(我意译的,原话是 You are on your own。)这话是对着学生说的,其实是说给家长听的。大家都笑喷了。</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sVGCCffUMKRpLPbZ">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细腻处见平等和开放,不搞“一考定乾坤”</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我们学区 6年级时分了数学提高班。提高班用特别的教材,一年学完普通班6、7年级两年的内容。这也是为接下来初中各科都分普通班和提高班打基础。可以想见,尖子差不多都在这儿了,每次天才班上课,提高班就空掉了半个教室。在我看来,天才班只是做做样子,数学提高班才是真正为顶部学生提供了向上成长的空间。虽然名义上只是数学提高班,其余课都与别班用同样的教材,但几乎所有课的老师都对这个班的学生有更高的期待,教学方式也不同。</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所以进了这个班,就等于所有的课程都往上走了一个台阶。令我特别高兴的是提高班的一个副产品:班风好。人人都有向上的心劲,学习好的受人尊敬。在这样的班里,平时习惯了霸凌的孩子也都自觉收敛了,因为没有市场。但最令我感慨的是提高班的“招生方式”。我知道女儿读六年级那年只有一个数学提高班,就想当然地以为只收一个班的学生。</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但在刚开学不久的“返校日”——一个让家长了解学校情况的活动,整个晚上,家长每门课、每个教室20分钟,走马灯一样把所有学科的内容和老师熟悉一下——我发现数学老师桌上班级合影中上一届有两张不同的照片。这才知道,这个分班不是以人数来卡线,而是以具体标准来卡:5年级数学成绩达到B。分几个班取决于有多少人合格。继续与老师聊,我又了解到这个班级是处于“开放”状态的:一年中可以不断进出。提高班内跟不上的人就及时转到普通班。不是惩罚,而是为了对学生负责,让每个人在最适合的环境中学习。</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普通班的人想往上走,可以去问老师要一本提高班的书,自学后参加提高班的考试,成绩过B就可以转班。为什么是去问老师要书呢?美国的高中义务教育也包括教科书免费,所以书是学校提供的。但不是送给你,而是读完了要还回去,给下届学生用。我觉得这很不好。哪怕真的把知识还给老师了,有本书吧,底气也可以足一点。所以,我们一直给孩子买教科书。</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样,一是以后有本书留着,二是每天来回学校不需要背那么重的书。不知为什么,学生们并不都知道这样的规矩。我回去后立即把消息告诉了女儿的一个闺蜜。这个孩子脑子挺好使的,就是对学习太不上心,所以一直是数学竞赛成绩名列前茅,平时数学成绩实在谈不上好。没能进数学提高班她挺沮丧的。我拼命鼓励她自学后去考试,果然,她后来通过了。不过,我也听说差得太远的学生去要书,老师居然不给。</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很出乎我的意料。类似这样开放式的项目还有不少,比如学校的管乐队人人都可以参加,但只有练得不错的人才能进一个小规模的乐队Ensemble,以便于老师排演几个有点难度的曲子。对肯努力的学生来说既是荣誉,也是多一个学习机会。开始没能合格的人只要肯花功夫提高自己,就还有机会进去。</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反正总的宗旨就是,只要你肯努力,你就有机会,而且机会永远是在那里的。这也与美国整体社会的思维相吻合,比如类似于中国高考的SAT等考试,都是考坏了可以再来,绝对不搞“一考定乾坤”。(未完待续......)</span></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