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和国际劳工组织研究显示:每年约有74.5万人“过劳死”

<p>据CNBC报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和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简称ILO)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每年,全世界都有数十万人因工作时间过长而死亡。</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ERJ_bUBeXqKRI8"> <figcaption>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在全球公共卫生和就业机构的联合研究中,WHO和ILO估计2016年有74.5万人死于中风和缺血性心脏病,该数据与2000年的数据相比增加了29%。</p> <p>5月17日,这项研究被发表在了《国际环境》(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杂志上,这是对与长时间工作有关的生命和健康损失的首次全球性分析。</p> <p>WHO和ILO估计,2016年有39.8万人死于中风,34.7万人死于心脏病,原因是每周工作至少55小时。2000年至2016年期间,因长时间工作而死于心脏病的人数增加了42%,死于中风的人数增加了19%。</p> <p>研究认为,与每周工作35-40小时相比,每周工作55小时或以上与中风的风险估计高出35%,死于缺血性心脏病的风险高出17%。据WHO和ILO估计,2016年,全世界有4.88亿人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了55小时。</p> <p>5月17日,WHO表示,男性、生活在西太平洋(根据WHO的划归标准,包括中国、韩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和东南亚地区的人,以及中老年人,是这些“与工作有关的疾病负担”的多发群体。其中,72%的死亡案例发生在男性身上。</p> <p>WHO补充说:“记录在案的大多数死亡者都是60-79岁的人,他们在45至74岁之间每周工作55小时,甚至55小时以上。”</p> <p>WHO说:“我们现在知道,三分之一左右的相关工作疾病都与工作时间过长有关,它被认定为是一种风险因素,会带来最大的职业病负担。”</p> <p>WHO和ILO的研究包括对37项关于缺血性心脏病的研究和22项关于中风的研究的分析,此外,他们还分析了在1970-2018年的范围内,从154个国家收集的2300多项调查的数据。</p> <p>WHO说,尽管没有涵盖疫情时期,但这项研究是在长时间工作的人越来越多的背景下进行的。而目前,长时间工作的人占全球总人口的9%,这种增长趋势会使更多人面临与工作相关的残疾和早期死亡的风险。</p> <p>疫情也使人们愈发重视起工作时间来,WHO警告说,疫情可能会加速助长工作时间增加的趋势。</p> <p>WHO总干事谭德塞指出,疫情“已经大大改变了许多人的工作方式”。</p> <p>谭德塞说:“远程工作已成为许多行业的规范,这往往模糊了家庭和工作之间的界限。此外,许多企业被迫缩减或关闭业务以节省资金,而尚未遭到解雇的人最终会被迫延长工作时间。任何工作都不值得承担中风或心脏病的风险,政府、雇主和工人需要共同努力,就保护工人健康的限度达成一致。”</p> <p>WHO建议建议各国政府“制定、实施和执行禁止强制加班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确保对工作时间的最大限制”,并建议雇员可以分享工作时间,以确保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55小时或更多。</p>

恐同人士?那不建议移民加拿大和美国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i5DFawBeXphnEM">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Photo by Toni Reed, Unsplash&nbsp;</span> </figcaption> </figure> <p>&nbsp;</p> <p><span style="color:rgb(0,0,0);"><i><strong>编者按:</strong></i></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i>今天是“517国际不再恐同日”(英语: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简称IDAHOTB)。该纪念日是目前公认的国际LGBTI权利纪念日。该活动希望唤醒世人关注对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的恐惧,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一切加在肉体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对待。</i></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i>位于北美大陆的加拿大和美国,不仅同性婚姻已经合法,而且也接受同性伴侣移民。移民,对那些还挣扎在同性恋情不合法或者暂时处于灰色地带的人们而言,是一个可以改变生活方式的大好机会。</i></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i>不过,这种移民方式和生活方式,对一些“恐同”人士而言,似乎是个不小的挑战。</i></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0,0,0);"><i>在加拿大,甚至还出现过小留学生家长反对同性恋教育进校园的活动。2011年2月,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本拿比学校局采纳同性恋权益团体建议,通过了“5.45政策”草案,准备在中小学课程中引入有关同性恋等相关内容。</i></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0,0,0);"><i>此举引发了部分家长抗议,名为“家长声音”(Parents Voice)的团体出面牵头组织了共约300名反对者,分别在4月和5月出席本拿比学校局会议以及校局外进行示威抗议,参与人士中,绝大多数为华人家长。</i></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0,0,0);"><i>俗话说,入乡随俗。如果华人家长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在课程中学习有关同性恋的内容,或者觉得自己在大街上看到同性恋手拉手会觉得恶心,只是看一眼同性恋就会被传染、被带坏,那是不是还是不要勉强自己呢?</i></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0,0,0);"><i>另一方面,对于想要通过移民来提高生活质量的LGBTQ+人士而言,如果所在国没有承认同性伴侣或者婚姻,可以办理同性移民吗?下文就是对此的回答。</i></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9lvFWEBeXphnEQ">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最近,美国加州路德教会(The Lutheran church)将迎来一名跨性别主教。</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编者注:美国路德教会属福音派教会。去年,路德教会曾向340万会员发出指引,呼吁接纳LGBTQ+、堕胎等,被保守派批评激进。)</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5月12日,CNN撰文报道了这名叫做梅根·罗赫(Megan Rohrer)的主教,称罗赫再次创造了该教会的历史,成为第一名跨性别人士担任的主教。此前,罗赫担任的是路德教会的牧师。</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正如基督教会一开始并不接纳LGBTQ+人士一样,</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加拿大和美国也并非一开始就接收同性伴侣移民。</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加拿大承认同性伴侣已21年,两年后移民法适用</strong></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font-size:16px;">早在2000年前后,加拿大就将大部分与婚姻相关的权益赋予了同居的同性伴侣。</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当年6月,《福利和义务现代化法案》(Modernization of Benefits and Obligations Act)在加拿大得以确立,同性伴侣关系首次在法律上得以确认。</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2002年6月28日,同性伴侣关系在加拿大移民体系中也首次得到确认。此时,距离加拿大最早颁布移民法已经过去了133年。</strong></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font-size:16px;">2005年,加拿大国会通过性别中立的《民事婚姻法案》,自此加拿大从联邦层面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使得</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font-size:16px;"><strong>加拿大成为全球第四个在全国范围内给予同性伴侣注册结婚的国家,亦成为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美洲国家。美国在全联邦层面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则要到2015年,比加拿大晚了整整10年。</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不过,虽然已有法律支持,但是相对于异性伴侣而言,同性伴侣在办理加拿大永久居留权时,程序还是会更加繁琐。</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W9yDUq0BeXphnEM">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毕竟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角落,同性伴侣(婚姻)都合法。</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123,12,0);font-size:16px;"><strong>不过,“这很加拿大”的地方就在于:即使没有基于法律缔结伴侣或婚姻关系的同居双方,也会得到加拿大认可。</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一般来说,</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如果双方向夫妻那样共同居住生活达到1年或者2年(取决于执行省家庭法还是联邦家庭法),即可通过法律同居伴侣(common-law partner)或者同居伴侣(conjugal partner)共同申请加拿大永久居留权。</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同性伴侣如何申请移民加拿大?</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如何向移民审核官员证明双方的同居关系,对同性别伴侣来说通常会比较繁琐,许多时候需要提供隐私度较高的支撑证据。在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的官网上,对于同性法律同居伴侣以及同居伴侣关系的证明材料似乎也没有那么复杂,仅列举了双方是否有共同产权的房产、是否有共同签字的住房租赁合同、是否有同一地址的生活费用单据等。但</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事实上绝非如此简单。</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笔者曾就此问题咨询过一位移民公司工作人员。</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在实际办理同性伴侣的移民申请材料中,只提供上述材料远远不够。</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如何说服移民审核官员相信双方关系是很难的。在审核过程中往往主观裁定空间很大。这时,需要双方举证的难度很大,或许在很多时候,同性伴侣们无法提供共有产权的房产以及签署双方姓名的同一地址证明。有的案件中,移民审核官员甚至发出补充材料申请要求提供共管账户,然而这也是无法实现的,很多银行并不会提供共管账户开户服务。</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因此佐证材料的范围变得广泛,且收集材料的过程似乎更加漫长与复杂。</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名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可以提供双方之间的邮件往来、聊天记录,通话记录等等,最好需要体现双方名下的通讯号码。她告诉笔者曾经有过一则申请案例,只是邮件往来部分就提供了动辄几百页的证明材料。另外可以在平时的相处中更多的累积一些合影、旅行时候一起出行的票据、订单等等。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可以得到的。况且,并不是所有准备移民的人们会提前预知这些情况而去刻意累积材料。但是据笔者了解,对于异性伴侣移民来说似乎也会经常遇到移民官的挑战。对于此种状况,大家尽可以无需介怀。移民审核官似乎从来都不相信爱情。另外一个情况是,如果双方已有领养的孩子或者计划领养子女,在将来办理移民的过程中还需要证明领养孩子的合法途径和合法证明材料,这对于所有申请人来说也是一视同仁的。</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G4N_BUBeXphnEA">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图源: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nbsp;</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被一个加拿大女同志促进的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她与爱人相濡以沫42年的爱情</strong></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uIUz7msBeXphnEQ">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温莎</span> </figcaption> </figure> <p>&nbsp;</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时期,发生了轰动一时的美国政府诉温莎(Edie Windsor)案。最终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判定美国政府败诉。各州的最高法院此后开始以此为基础通过公民团体制造的案件,裁定该州禁止同性婚姻的法律违宪。这裁决亦为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英语:Obergefell v. Hodges,2015年)使美国同性婚姻全国合法化打下基础。</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该案判结后,美国国土安全部(U.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DHS)会同其下辖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 USCIS)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同性婚姻伴侣可依照法律合法申请美国永久居留权。</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一规定从2013年7月1日起开始由主管移民事务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落实执行。早在1790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第一部移民归化法。此后美国的移民法历经修正,最终在1952年形成了现行有效的美国的移民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即便是从此开始,同性伴侣移民在美国得以合法化也走过了漫长的61个年头。</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n1Qi7kBeXphnEA">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专程去旧金山参与游行、支持同志儿女的中国家长</span> </figcaption> </figure> <p>&nbsp;</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具体指南中,</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若一名美国公民或者永久居民想要担保其同性伴侣,或者计划为其同性伴侣办理赴美签证并计划在其伴侣抵达美国之后举行婚礼,那么现在可以根据美国移民法体系为他们申请基于家庭团聚的(family-based)移民签证或者基于未婚夫(妻)的(k-visa)非移民签证。</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美国国务院(U.S. Department of State)在每一项移民签证介绍的页面里也都附上了这样的提醒:</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Same-sex spouses of U.S. citizens and Lawful Permanent Residents (LPRs), along with their minor children, are now eligible for the same immigration benefits as opposite-sex spouses.”</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即:美国公民和合法永久居民(LPRs)的同性配偶及其未成年子女现在有资格获得与异性配偶相同的移民福利。</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申请材料的准备上,与加拿大的要求大同小异,也需要提供双方关系的证据。对于领养子女来说,也需要提供合法领养手续以及民事关系证明处提供的官方证明,例如民政部对于领养的认定。在证明领养关系存续上,至少需要达到两年。另外,早在2009年11月,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下辖的国际移民与检疫司(Division of Global Migration and Quarantine, DGMQ)就明确了将HIV从移民体检中禁止入境的疾病列表中移除。​</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wyTiQIBeXphnEY">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Photo by Yoav Hornung, 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nbsp;</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今天,是国际不再恐同日。比起当年温莎被美国政府起诉,再到反诉美国政府至最高院的无奈之举,笔者看到了一个更加包容、多元的世界。</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DSYC4MwBeXphnEY">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说起来,艾迪·温莎的爱人是一名加拿大人,她叫做西娅·斯拜尔(Thea Spyer)。她们共同生活了42年,直至斯拜尔去世。</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听起来又是一个特别加拿大的故事。2005年,</span></p> <p><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font-size:16px;">加拿大大学教授和社会活动家路易斯—乔治·汀(Louis-Georges Tin)发起倡议设立。</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8年后,另一个加拿大人和她的伴侣,在美国司法体系当中树立了一项影响深远的判例法依据,直接促成了美国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回首往昔,走在这条路上的每个人都值得尊重。他们不仅活出了自己的样子,也帮助更多人活出了自己的样子。对于LGBTQ+群体而言,如今的一切当然来之不易。倒推10年,你能够想象吗?一位跨性别者担任了基督教路德教会的主教。那时候,他们的理由是:上帝不允许这样。那么现在呢?也许是时候改变了。</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参考资料:https://edition.cnn.com/2021/05/12/us/first-transgender-lutheran-bishop-megan-rohrer-trnd/index.htmlhttps://www.canada.ca/en/immigration-refugees-citizenship/services/immigrate-canada/family-sponsorship/spouse-partner-children/who-you-can-sponsor.htmlhttps://www.supremecourt.gov/opinions/12pdf/12-307_6j37.pdf&nbsp;https://www.dhs.gov/news/2013/07/01/statement-secretary-homeland-security-janet-napolitano-implementation-supreme-court&nbsp;https://www.dhs.gov/news/2013/07/01/implementation-supreme-court-ruling-defense-marriage-act&nbsp;https://www.uscis.gov/family/same-sex-marriages&nbsp;https://travel.state.gov/content/dam/visas/DOMA/DOMA%20FAQs%20-%202015%20Supreme%20Court%20Ruling.pdf&nbsp;https://www.cdc.gov/immigrantrefugeehealth/laws-regs/hiv-ban-removal/final-rule.html&nbsp;https://www.federalregister.gov/documents/2009/11/02/E9-26337/medical-examination-of-aliens-removal-of-human-immunodeficiency-virus-hiv-infection-from-definition&nbsp;</span></p>

为吸引更多海外外资,日本东京证交所考虑延长股票交易时间

<p>据日经新闻报道,当地时间周一(5月17日),日经新闻获悉,东京证券交易所(Tokyo Stock Exchange,简称TSE)将考虑把交易时间延长到目前的下午3点以后,以便吸引其他时区的外国投资者,借此来提高其全球影响力。</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iXSWJ98BeXnj1Lk"> <figcaption>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另一方面,这一变动还为下班后进行交易的国内散户投资者提供了更多机会,但该计划会将范围限定在现货交易的股票内。</p> <p>交易所将与金融公司讨论上述计划。</p> <p>市场管理委员会是东京证券交易所董事会的咨询机构。因为东京证券交易所希望在2024年的系统改革之前实施时间上的改变,该委员会计划将最早于本周召开会议,征求广泛的市场参与者的意见,这些市场参与者包括证券公司和机构投资者。</p> <p>散户投资者,许多在白天工作结束后进行交易的人,也将从延长的交易时间中受益。</p> <p>许多日本公司在下午3点后才会宣布财务业绩和其他重要信息,此时东京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已经结束了。因此,收盘后的交易通常是在海外交易所和通过日本的专有交易系统进行。</p> <p>在与海外市场争夺投资资金的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傍晚和夜间交易可以帮助东京证券交易所提高其全球竞争力。</p> <p>东京证券交易所当前的交易时间是上午9:00至下午3:00,但考虑到固定的一小时午休时间,市场实际上只开放五个小时。这比纽约的六个半小时和新加坡的七个小时短得多。东京证券交易所也在考虑取消固定的午休时间,与美国和一些欧洲市场保持一致。</p>

爱得深沉!美国男子谋杀妻子后,仍不忘以妻子名义给特朗普投票

<p>《华盛顿邮报》近日报道,根据法庭文件,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名男子巴里·莫普休(Barry Morphew 音译)本月因涉嫌杀害去年失踪的妻子而被捕,他还被指控在总统大选中犯下选民诈欺罪——以死去的妻子的名义给特朗普投上了宝贵的一张选票。</p> <p>&nbsp;</p> <p><strong>失踪人士给特朗普邮寄选票</strong></p> <p>去年秋天(大概11月的时候),科罗拉多州查菲县书记员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件,那就是在州选举的在总统投票中,出现了一张来自名叫苏珊娜·莫普休(Suzanne Morphew 音译)的邮寄选票,而这位女士自5月起,就已经失踪,还曾因此登上全国头条新闻。</p> <p>"我们镇上到处到处都贴着寻人启事",查菲县的书记员兼记录员洛里·米切尔说。</p> <p>据悉,查菲县是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小社区,约有20000人,“莫普休已经失踪好几个月”此事,在当地人尽皆知,"新闻中不断出现关于她的事情,杂货店里甚至还有人为她发寻人启事。"</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bIvEhiiZQUbBedg"> <figcaption> (关于男子给特朗普造假选票的新闻截图) </figcaption> </figure> <p>米切尔说,选票上没有苏珊娜的签名,选票上没有他妻子的签名,但将丈夫巴里列为证人。</p> <p>"我当时惊呆了",米切尔回忆说,"我无法相信一个已经失踪的人还会邮寄投票。我当时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p> <p>于是,她将这件离奇事件报告给相关执法部门。</p> <p>不久后,不出她所料,该女子的丈夫巴里本月被指控谋杀了他的妻子苏珊娜。在谋杀之后,甚至以死去妻子的名义,给特朗普邮寄了一张选票。</p> <p>根据周四提交给法庭的一份宣誓书显示,巴里告诉联邦调查局特工道,他这样做是因为 “其他选举人也有作弊的行为,所以我的行为不足为奇,况且就算我妻子在世,她也会和我一样,无论如何都支持特朗普”。</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xLkvhsqnTH7mST1"> <figcaption> (从左到右:丈夫巴里和妻子苏珊娜) </figcaption> </figure> <p>巴里继续说道:“我只是想,再给他(特朗普)一票。只是因为我希望川普获胜。”</p> <p>回忆起此事件,米切尔告诉《华盛顿邮报》:“这太可怕了。”</p> <p>&nbsp;</p> <p><strong>谋杀妻子后还不忘给特朗普“打榜”</strong></p> <p>根据网上的法庭记录显示,巴里于2021年5月5日被捕,离苏珊娜失踪一周年只差几天。之后,他被控一级谋杀,不能保释,并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出庭,该记录没有显示他已认罪。</p> <p>据报道,对其妻子的搜寻始于2020年5月10日,当时一位邻居报告说,49岁的苏珊娜在一次骑车后没有回家。</p> <p>出于担忧,邻居报了警,警察到访后,丈夫巴里告诉警方,他那天正在因为工作正在出差,离开了他们在科罗拉多州梅斯维尔的家。</p> <p>值得注意的是,当局在梅斯维尔的山上进行搜索时,巴里还在镜头前假装出担忧的神情,“殷切的”希望他的妻子能安全回家。</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gVlrIrTcBHs05dC"> </figure> <p>"哦,苏珊娜,如果有人看见了你,请帮忙不惜一切代价把你带回来。"他在Facebook上发布的视频中猫哭耗子道:"或者有人对你做了什么,无论他们想要多少钱。我也将不惜血本把你带回来。亲爱的,我爱你。我非常希望你回来。"</p> <p>随后,警方进行了广泛的调查。据查菲县警长办公室称,来自当地、州和联邦执法机构的70多名调查人员最终将在全州范围内执行超过135份搜查令,并采访了数百人。</p> <p>但当局表示,大量的搜寻过程结束后,他们从未发现苏珊娜的尸体,只有她的自行车和一些不能证明她身份的 "个人物品"。</p> <p>同时,一家新闻站KXRM采访了一位巴里的同事,他对巴里的不在场证明提出了质疑。同事杰弗里·帕吉特(Jeffrey Puckett 音译)表示,巴里的酒店房间里的床看起来没有被睡过的痕迹,至于房间的其他事物也没有被挪动过。</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uJbu8Gs6FaLtLSLU"> <figcaption> (示意图) </figcaption> </figure> <p>直到本月初,巴里在科罗拉多州庞查斯普林斯的家附近被捕。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查菲县警长约翰·斯佩兹(John Spezze)说,他们寻找了苏珊娜身边所有的人,但就是从未怀疑过这位一直将“爱妻子”挂在嘴边的丈夫,但经过细密的调查过后,巴里显得很是可疑,越来越多的证据也指向这位“情种”。</p> <p>苏珊娜的姐姐梅琳达·莫尔曼(Melinda Moorman)周六在接受采访时说,听到警长的指控,她感到非常愤怒和困惑。</p> <p>她告诉《邮报》:“听说巴里参与了选民欺诈,我无法理解”,她说,“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个疯狂的人,但没想到疯魔至此。”</p> <p>她补充说:“这是一个非常难以理解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心爱的妻子在他手上死去,他竟还不忘给特朗普投票!”</p> <p>&nbsp;</p> <p><strong>不是个例</strong></p> <p>据悉,在共和党人毫无根据地坚持认为选举中的不法行为助长了拜登总统的气焰的情况下,巴里的案子并非关于特朗普“骗票”的唯一例子。</p> <p>就在上个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名男子也承认了对选民欺诈的指控,因为在母亲去世后,他利用其名义为特朗普投了票。</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SBboHVUrAzJ2LUL6"> </figure> <p>据《费城问询报》报道,男子布鲁斯·巴特曼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并将其行为归咎于疫情隔离期间听了 "太多关于特朗普的宣传,而无法自控"。</p> <p>据《询问者报》报道,宾夕法尼亚州的另外两名男子也曾被指控通过为特朗普投下非法选票来进行选民欺诈。</p> <p>《纽约邮报》报道,不得不说,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在2020年的选举中宣传了无数的欺诈指控,目前至少有86名相关负责人驳回了大量的“假选票”,并为1月6日对国会大厦的袭击推波助澜。</p> <p>但令人可笑的是,这些人在想尽办法为自己的“偶像”特朗普投票之后,仍未能扭转特朗普败局。</p> <p>本文原载于《华盛顿邮报》,加美编译,原文链接:</p> <p>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1/05/15/murder-voter-fraud-trump-morphew/</p>

我该不该接受阿斯利康疫苗?|今日加政

<p>文|Eric</p> <p>【今日加政】为加拿大华人Eric在《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号开设的独家专栏,以更西方、在地的视角来为华人、华裔解读加拿大。每周一更新,不见不散。</p> <p>&nbsp;</p> <p>目前已经有超过加拿大一半的人口接受了至少第一剂的 Covid 19 疫苗的注射,完全完成了疫苗接种的人数是 140 万,占全国人口的 3.7%。我们目前的速度是每天可以接种约 35-40 万人。</p> <p>但目前引起争议最多的,就是来自英国牛津的阿斯利康疫苗。这一疫苗被报道在极个别的被接种者身上,会出现一种疫苗诱导的血栓现象,这一现象被称为 VITT。目前在我国有 230 万人接受了阿斯利康疫苗的注射,其中发现了 18 例确诊的血栓,另有 10 例疑似血栓患者正在接受观察。有三名患者死于 VITT。</p> <p>这引起了公众的惶恐,很多人表示自己不愿意接受阿斯利康疫苗。很多省份也暂停了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他们包括:Alberta, New Brunswick, Nova Scotia, Ontario, Saskatchewan and Quebec。但这有一些例外,比如已经接种第一针阿斯利康疫苗者,和高危人群但无法得到其他疫苗者,依然会得到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 </figure> <p>为平息公众对阿斯利康疫苗的恐慌,Justin Trudeau 首相于上个月 23 日主动选择了阿斯利康疫苗为自己接种,这一行为得到了很多赞扬,但这并没有回答公众这样的问题:我自己是不是应该接受阿斯利康疫苗?</p> <p>要做出一个理性的选择,我们就需要对比风险和收益。恐慌和自大,这是理性的两个主要敌人,但不幸的是,这两个敌人往往会主导我们的选择。是的,我们人类做选择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根据自己的情绪,而不是理性。这是我们的大脑结构决定的。我们可以通过刻意地强调理性来纠正这一偏差,但这种时候并不多。比如,我在玩蹦极的时候,明知道自己不会死,但就是克服不了恐惧的情绪。</p> <p>理性来自一些冰冷但客观的数据,我们需要对比的,不过是一些数据的大小。我们到底应该不应该接受阿斯利康疫苗注射,其实就是看我到底是死于阿斯利康引起的血栓的概率更大,还是我死于Covid 19 这个传染病的概率更大。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剩下的工作,就仅仅在于对比一些统计数据了。</p> <p>Ontario 卫生局表示,发生 VITT 的比例,大约在 1/60,000,其中绝大多数发生在 40 岁以下的被接种者身上(BC 省发现一例超过 40 岁的男性出现血栓)。</p> <p>那么我们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是多大呢?这需要考虑很多因素,比如平时的健康情况,是否有慢性病,比如糖尿病,肺气肿,免疫性疾病等等。还要考虑我们对环境的暴露性,我们日常接触的人有多少等。这里我只能做一个粗略的计算,我用对 Covid 19 病患进行统计的一般分类,即年龄的分类,来做一个比较。</p> <p>超过 60 岁的人死于 Covid 19 者已经超过了 23507 人,而这一年龄段的加拿大人口,不足 900 万。简单计算的结果是,这一年龄段的人,在一年内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是千分之2.5。那么在两个月内呢?这个计算比较复杂,因为去年年底和现在,是两个疫情高发时段。通过一个积分的计算,这两个时段内死亡的概率可以达到全年死亡概率的 1/4 左右。也就是说,目前情况下,这一年龄组在不接受疫苗注射的情况下,两个月之内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就大约是万分之六。</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 </figure> <p>40 到 60 岁的人口,在加拿大大约为 1000 万,死于 Covid 19 的人数为 1036 人。死亡率为 1/ 1万。即在不接受疫苗接种的情况下,未来两个月内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大约是 1/4 万。</p> <p>好了,现在的结果很明显。超过 60 岁以上的人群,在两个月内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是阿斯利康疫苗产生的 VITT 的 38 倍;而 40 -60 岁这个人群组中,两个月内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是阿斯利康 VITT 的 1.5 倍。</p> <p>请注意,由于我无法得到阿斯利康 VITT 的年龄组信息,而阿斯利康 VITT 在 40 岁以上者中很少见,因此我这里使用的数据,实际上大大增加了阿斯利康 VITT 的发生率。也就是说,上面的 40 岁以上,60 岁以上人群死于 Covid 19 的概率比患上 VITT (还不是死于 VITT)的比值,是非常非常保守的一个数据,真实情况的比例,会比 38 倍,1.5 倍,要大很多。</p> <p>所以这个时候,这种风险的对比下,即使你只有阿斯利康疫苗可选,也应该尽快去接受注射。接种之后还死亡的病例,目前在加拿大的概率不到百万分之三。这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风险概率的对比。</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ugBoRGK6VNtIOxvk"> </figure> <p>40 岁以下的人群呢?这是一群相对健康的人,他们死于 Covid 19 的风险大约是 1/10万,而阿斯利康 VITT 的概率是 1/ 6 万,因此,从个体角度来说,不鼓励这部分人接受阿斯利康疫苗的注射。</p> <p>但是,请注意,这仅仅是从个人的角度来做的风险评估分析,还不考虑到接受疫苗注射产生的溢出效应。经济学上叫 externality。接受疫苗注射不仅仅保护了我们自己,还使得我们不那么容易传递病毒,加强了整个社区对病毒传播的抵抗性。而且,对于个人来说,做出这一贡献所承担的风险,仅仅是 1/ 6 万发生 VITT 的概率。基于这个原因,一群经济学家在“环球邮报” 上撰文,以经济学的理由,号召大家不要拒绝阿斯利康疫苗的注射。而这些经济学家们,自己也主动选择了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p> <p>那么你可能会问,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省中止了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呢?</p> <p>这就涉及到负责角度的不同。作为我们个人,我们的判断是基于我们自身的风险概率和对社区有益的角度来做出的。但作为一个省的卫生部门,他们必须考虑到为每一个省民负责。当出现了 VITT 之后,他们必须进行非常严格和保守的评估。他们需要为那些不幸发生 VITT 甚至死于 VITT 的人负责。所以对于卫生部门来说,最安全的是暂时停止使用这一疫苗。但是,对于我们个人来说,尤其是对于 40 岁以上的群体来说,我们通过风险评估之后的选择,却应该是接受这一疫苗。这两者的角度是不一样的。</p> <p>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所有的计算,都是概率的计算,而不是确定性的保证。说宽泛一些,人生的意义本质上是在做选择(这就是为什么一切被安排的奴隶基本上没有人生意义),而做选择就是在评估风险和获益。这个世界上基本上没有 100% 的确定性,我们想要生存,想要成功,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使用科学的,数学的思维方式,按照概率的大小去做选择。</p> <p>再提供一个对比。一般认为,在北美,你开车上路,出车祸死亡的概率大概在 100万分之一以上(加拿大每天死于车祸的人超过 5 人),而死于阿斯利康 VITT 的概率根据目前统计也是 100 万分之一左右。所以,如果您不会因为担心车祸而拒绝开车,那我也实在看不出什么理由来阻止您接受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了。</p> <p>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欧洲的一些医学家正在研究混合疫苗注射的效果,也就是说,如果第一针接种阿斯利康,那么第二针是否刻意换成辉瑞或者 Moderna 呢?目前的结果来看,这种混合接种的效果很好,但这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p>

欧盟和美国将开始会谈,可能结束特朗普时期征收的钢铁关税。 据CNBC报道,欧盟和美国将开始会谈,以解决美国政府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征收的钢铁关税。在周一的联合声明中,美国贸易代表和欧盟委员会表示,他们 “致力于迅速参与讨论,以便在年底前找到解决方案,这将表明美国和欧盟如何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确保我们钢铁和铝业的长期生存能力,并加强我们的联盟”。 这个问题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影响着跨大西洋关系。美国早在2018年6月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欧洲钢铁征收25%的关税,对铝征收10%的关税。欧盟从一开始就对这一举措提出异议,在多次试图与特朗普政府交涉失败后,欧盟将此案提交给世界贸易组织,并对高达64亿欧元(77.8亿美元)的美国出口产品实施报复性关税。 报复性关税的目标产品包括波本威士忌、花生酱和橙汁。欧盟首先针对28亿欧元的美国出口商品征收关税,并表示将在三年后(2021年)或在世贸组织取得积极成果后适用剩余的36亿欧元商品,预计第二批关税将于今年6月生效。 欧盟委员会周一证实,在就可能达成的协议进行谈判的过程中,它暂时中止了将于6月生效的额外商品关税。欧盟委员会的发言人周一说:“我们的共同目标是结束美国对欧盟商品征收关税之后的世贸组织争端。”(加美财经 Jax)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宣布:终止与阿里云海外云服务合作

<p>据日经新闻报道,两位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社交媒体巨头字节跳动(ByteDance)已经终止了与阿里巴巴在中国以外的云服务市场的合作,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布局全球云服务市场——该部门是其主要收入增长来源——的野心受到重创。</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5JeMOgEBeXk32Uw">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阿里巴巴集团在周四(5月13日)的最新财报中暗示了这一挫折,称失去“互联网行业的一个云服务顶级客户”导致其云服务部门在今年前三个月内增长急剧放缓。该公司没有指明该客户的名字。</p> <p>但两位知情人士指出,该公司就是字节跳动,称其已决定停止在其国际业务中使用阿里巴巴提供的服务,包括TikTok,一款广受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年轻网民欢迎的短视频应用。</p> <p>由于字节跳动是一家受中国政府管辖的中国公司,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认为TikTok可能威胁国家安全,因此,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TikTok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字节跳动多次否认它将向中国政府提供其非中国用户的数据。</p> <p>在失去这个隐名客户后,阿里巴巴称其云计算部门今年前三个月的收入增长了37%,达到168亿元——增幅降到最低点,远远落后于去年同季度58%的增长。这种放缓意味着阿里云占该公司最新季度收入的9%,低于去年的11%。</p> <p>阿里巴巴表示,这位隐名客户“在中国境外业务量相当大,过去曾使用过我们的海外云服务,由于非产品原因,决定终止与他们的国际业务关系”。</p> <p>阿里巴巴在其业绩报告中说:“除了这个客户,阿里云的前10名非关联客户在2021财年在阿里云总收入中占比不超过8%。未来,我们相信我们在个人和企业市场领域的云计算收入组成将进一步多样化。”</p> <p>尽管失去了字节跳动的海外业务,阿里云在最近一个季度里,在息税前利润(EBITA)调整后,依然能够连续第二个季度实现盈利。</p> <p>大和证券分析师John Choi表示,其最新的云计算收入数据低于他的预测。</p> <p>他写道:“尽管云计算的非美国公认会计准则下的EBITA利润率从2020年最后三个月的0.1%进一步提高到1.8%,但云计算收入增长37%,比我们的估计值低7%,原因在于失去了一个关键客户,该客户在中国以外有相当大的影响力。阿里云将继续在个人市场和其他快速增长的行业(如医疗保健)中实现多元化。”</p> <p>一位了解字节跳动倒戈事件的消息人士称,双方终止的部分业务每年价值约8亿美元(约合51亿元人民币)。该消息人士补充说,字节跳动计划将这部分业务转移到由亚马逊和甲骨文运营的云服务上。</p> <p>其中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TikTok去年已经决定在美国建立一个数据中心,过去一年没有使用阿里云位于美国的服务或数据中心。但它一直在使用阿里巴巴在新加坡的云服务,作为其美国业务的备份。一位熟悉全球云计算市场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由于距离美国较远,新加坡并不是一个真正适合备份TikTok北美业务的地方,它更适合东南亚的客户。</p> <p>失去TikTok对于阿里巴巴的全球云计算业务宏图来说是一个重大挫折。由于担心特朗普领导下的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该公司已经在2018年停止了在美国的扩张。它于2014年进入美国,为了与当地服务提供商进行价格竞争,在那里建立了数据中心。</p> <p>阿里巴巴还希望通过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其全球市场份额,该倡议鼓励发展中国家更新基建,通常是在中国公司和融资的帮助下。</p>

纽时特写:“七年之痒”巴以关系,原已平静多年,为何再起硝烟?

<p style="margin-left:0px;">最近一段时间,早已冷却多年的巴以关系再度燃起战火,两方冲突不断升级造成危机,引起了多方谴责。导致当前这一切发生的,是在上个月,耶路撒冷发生的一次不为人注意的警察行动。</p> <p style="margin-left:0px;">&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R-RX6ABeXUR4Pw">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strong>“所有浓缩铀已到位,祸起耶路撒冷清真寺”</strong></p> <p style="margin-left:0px;">在加沙地带发射第一枚火箭弹的27天前,一队以色列警察进入了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把巴勒斯坦侍从推开,大步穿过巨大的石灰岩庭院。然后,他们切断了四个中世纪尖塔上向信徒广播祈祷的扬声器的电缆。</p> <p style="margin-left:0px;">那是4月13日的晚上,是穆斯林斋月的第一天。同时也是以色列的阵亡将士纪念日,纪念那些为国家而牺牲的人。当时,以色列总统正在清真寺下面的犹太圣地西墙发表演讲,以色列官员担心祈祷声会淹没演讲的声音。</p> <p style="margin-left:0px;">六名清真寺官员证实了这一事件,其中三人目睹了这一事件。</p> <p style="margin-left:0px;">&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xhdE2Q0BeXUR4P0">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在外面的世界,它几乎没有被注意到。但是在事后,警察突袭了清真寺,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地点之一,这是领导下令做出的行动。于是在不到一个月后,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战争的突然恢复。激进组织目前正控制着加沙地带,而在以色列各地,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也一直爆发内乱。</p> <p style="margin-left:0px;">这就像是一个转折点,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Sheikh Ekrima Sabri说:“他们的行动会使局势恶化。”</p> <p style="margin-left:0px;">这种恶化的破坏性、影响范围和速度远远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它导致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多年来最严重的暴力冲突,不仅是与哈马斯的冲突(哈马斯在加沙造成至少139人死亡,在以色列造成8人死亡),而且是在以色列阿拉伯-犹太混合城市的一波暴民袭击。</p> <p style="margin-left:0px;">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城市开始了动荡,以色列军队星期五在那里打死了11名巴勒斯坦人。促使约旦人向以色列游行以示抗议,并导致黎巴嫩抗议者短暂穿过他们与以色列的南部边境。</p> <p style="margin-left:0px;">危机发生时,以色列政府正在为生存而挣扎;以色列视哈马斯为恐怖组织,试图扩大其在巴勒斯坦运动中的作用;作为新一代的巴勒斯坦人正在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和目标。</p> <p style="margin-left:0px;">这就像是所有的浓缩铀都已经到位,但需要一个触发器,触发点就是阿克萨清真寺。</p> <p style="margin-left:0px;">与哈马斯的最后一次重大冲突已经过去7年,上一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已经过去16年。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在名义上将美国大使馆迁往那里时,耶路撒冷都没有发生重大骚乱。四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后也没有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放弃了长期以来的共识,即在巴以冲突解决之前,它们永远不会这样做。</p> <p style="margin-left:0px;"><strong>“多重因素交叠组合,加剧巴以冲突爆发”</strong></p> <p style="margin-left:0px;">仅仅在两个月前,以色列军方几乎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p> <p style="margin-left:0px;">当时军方官员在私下通报中表示,以色列面临的最大威胁是1000英里(约合1000公里)以外的伊朗,或者是北部边境的黎巴嫩。</p> <p style="margin-left:0px;">今年3月,外交官们会见了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负责以色列军事事务行政事务的两位将军,他们发现这两位将军对于可能发生严重暴力事件感到放松,并庆祝了一段较长时间的相对平静,据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级外国外交官透露。</p> <p style="margin-left:0px;">而且,加沙地带也在早前忙着努力克服新冠疫情的浪潮,包括哈马斯在内的大多数巴勒斯坦主要政治派别都在期待巴勒斯坦将于3月举行15年来的首次议会选举。在加沙地带,以色列的封锁导致那里的失业率高达50%。随着巴勒斯坦人越来越多地谈到把经济置于战争之上的必要性,哈马斯的受欢迎程度正在下降。</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kBr0EW4BeXUR4P0"> </figure> <p>这种情绪在4月份开始转变。&nbsp;4月13日,阿克萨清真寺举行了斋月第一个晚上的祈祷仪式,当时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正在附近发表演讲。清真寺的一名公共事务官员说,由约旦政府监督的清真寺领导层拒绝了以色列的要求,认为这是不尊重。&nbsp;所以当天晚上,警察突袭了清真寺,切断了扬声器。领导层说,毫无疑问,我们很清楚以色列警方想要亵渎阿克萨清真寺和神圣的斋月。总统的发言人否认扬声器已经被关闭,但后来表示会再次检查。&nbsp;</p> <p>其实这也不算是一件大事,再过一年时间,这件事可能很快就被遗忘了。&nbsp;</p> <p>但上个月,几个因素突然出乎意料地结合在一起,让这场轻微的冲突滚雪球般演变成一场重大冲突。&nbsp;在巴勒斯坦年轻人中,民族认同感的复兴不仅表现在对阿克萨的一系列袭击的抵制上,也表现在对6个面临被驱逐的巴勒斯坦家庭的困境的抗议上。人们意识到需要安抚日益强硬的极右势力,这让看守以色列的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没有什么动机去平息事态。&nbsp;巴勒斯坦突然出现的政治真空,以及它可以接受的草根抗议,给了哈马斯一个展示实力的机会。&nbsp;巴勒斯坦局势的这些变化,让以色列措手不及。</p> <p>十多年来,极右翼政府把巴勒斯坦人对平等和国家地位的要求视为一个需要控制而不是解决的问题,助长了以色列人的自满情绪。以色列国内情报机构前局长阿米·阿亚隆说:“我们必须清醒过来,我们必须改变对这一切的理解,从‘现状是稳定的’这一概念开始改变。”&nbsp;扩音器事件发生后,警方几乎立即决定封锁大马士革门外一个受欢迎的广场,大马士革门是通往耶路撒冷老城的主要入口之一。年轻的巴勒斯坦人通常在斋月期间晚上聚集在那里。</p> <p>警方发言人米基·罗森菲尔德说:“广场被关闭是为了防止危险的人群在那里聚集,并防止发生暴力事件的可能性。”&nbsp;但对巴勒斯坦人而言,这是另一种侮辱。&nbsp;它引发了抗议活动,导致警察和试图夺回这片空地的年轻人每晚发生冲突。对警方来说,抗议活动更是需要控制的混乱。但对许多巴勒斯坦人来说,被赶出广场是一种侮辱,造成了更深层次的是不满。东耶路撒冷的大多数巴勒斯坦居民都不是以色列公民,因此他们不能投票。</p> <p>许多人觉得他们正逐渐被赶出耶路撒冷,对建筑许可的限制迫使他们要么离开城市,要么建造违章房屋,而违章房屋很容易受到拆迁命令的影响。&nbsp;因此,把巴勒斯坦人挡在宝贵的公共空间之外的决定,加剧了困扰许多人一生的歧视感。来自东耶路撒冷的27岁屠夫盖马里说:“这让人觉得他们是在试图把我们从城市里清除出去,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站在他们面前,表明我们在这里。”&nbsp;大马士革门的冲突产生了影响。&nbsp;</p> <p>那个星期晚些时候,巴勒斯坦青年开始攻击犹太人。一些人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视频,吸引了公众的注意。这很快导致了犹太人有组织的报复,4月21日,就在警方突袭一周后,极右翼犹太组织Lehava的数百名成员在耶路撒冷中部游行,高喊“阿拉伯人去死”,并袭击巴勒斯坦路人。一群犹太人袭击了一所巴勒斯坦人的家,其他人还袭击了被认为是巴勒斯坦人的司机。</p> <p><strong>“以色列不愿放松管控,内塔尼亚胡试图从中获利”</strong></p> <p>&nbsp;外国外交官和社区领袖,一直都在试图说服以色列政府放松耶路撒冷的控制,至少重新开放大马士革门外的广场。但一名未被授权公开发言的参与讨论的人士说,他们发现政府心不在焉,不感兴趣。</p> <p>今年3月,内塔尼亚胡举行了两年来的第四次选举,结果没有明显的赢家,之后他正在就联合政府进行谈判。为了组建联合政府,他需要说服几位极右议员加入他的行列。</p> <p>&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vvqQo0BeXUR4Po"> </figure> <p>其中之一是伊塔马尔·本·格维尔,他曾是勒哈瓦的律师,主张驱逐他认为对以色列不忠的阿拉伯公民。&nbsp;</p> <p>直到最近,他还在自己的客厅里挂了一幅犹太极端分子巴鲁克·戈德斯坦的画像。戈德斯坦于1994年在希伯伦屠杀了29名巴勒斯坦人。内塔尼亚胡被指控通过让耶路撒冷的紧张局势升级来迎合本·格维尔等人,并煽动一场危机,让以色列人在他的领导下达到团结。</p> <p>内塔尼亚胡的传记作者、政治评论员安谢尔·菲佛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不是内塔尼亚胡发明的。他们在以色列建立之前就在这里了。但在他执政的漫长岁月里,他一次又一次地煽动和利用这些紧张局势来获取政治利益,现在作为一名领导人,他故技重施般地火上浇油时,却不幸地失败了。”&nbsp;</p> <p>内塔尼亚胡的高级顾问马克雷格夫驳斥了这种分析,雷格夫说:“事实恰恰相反。他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来保持冷静。4月25日,政府在允许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大马士革门外的问题上让步了,但随后出现的一系列发展显著扩大了环流。”&nbsp;首先是,即将从东耶路撒冷的一个名叫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社区驱逐这六户家庭。</p> <p>由于法院将在5月上半月对他们的案件作出最终裁决,4月份的示威活动中经常举行抗议活动。在巴勒斯坦人将大马士革门事件与居民的困境联系起来后,示威活动加速。&nbsp;谢赫贾拉的一名社区领袖——萨拉赫迪亚布说:“你现在在谢赫贾拉、阿克萨或大马士革门看到的,都是要把我们赶出耶路撒冷,我的邻居只是个开始”。在最近一次突袭活动中,他的腿被警察折断了。&nbsp;警方表示,他们是在回应谢赫贾拉的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但视频和图像显示,他们自己也参与了暴力活动。随着这些图片开始在网上传播,这个社区不仅成为了被占领土和以色列各地巴勒斯坦人的集结点,也成为了散居海外的巴勒斯坦人的集结点。&nbsp;</p> <p>生活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诗人耶汉·布赛索说,“这些家庭的经历,是每一个散居海外的巴勒斯坦人都能体会到的。”这些家庭在1948年离开了来到以色列的地方。它还突出了一项法律歧视:以色列法律允许犹太人收回1948年以前属于犹太人的东耶路撒冷土地。但是,当年逃离家园的数十万巴勒斯坦人的后代没有合法的手段来收回他们家庭的土地。&nbsp;</p> <p>布赛索女士说:“看到人们再次被赶出自己的家园,这真的是一种触发和周期性的现象。即使你远在千里之外,它也会很容易引起共鸣。”4月29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因担心选举结果令人羞辱,而直接取消了巴勒斯坦选举。这一决定,也让阿巴斯显得软弱无力。&nbsp;所以现在,哈马斯看到了机会,开始将自己重新定位为耶路撒冷的激进捍卫者。&nbsp;加沙城爱资哈尔大学的政治专家分析,哈马斯组织认为,这样做是在显示,他们是巴勒斯坦人更有能力的领导人。</p> <p>5月4日,也就是战争开始的前六天,哈马斯军方领导人穆罕默德·德伊夫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这是我们最后的警告,如果在谢赫贾拉附近对我国人民的侵略不能立即停止,我们将不会袖手旁观。”&nbsp;然而,战争似乎不太可能发生。&nbsp;但随后发生了最戏剧性的升级:5月7日星期五,警方突袭阿克萨清真寺。医护人员说,晚上8点刚过,携带催泪瓦斯、眩晕手榴弹和橡胶头子弹的警察冲进了清真寺,与投掷石块的抗议者发生了数小时的冲突,造成数百人受伤。&nbsp;警方说是扔石头的人挑起的,但有几名礼拜者的看法恰恰相反。&nbsp;在斋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夜晚之一的祈祷大厅里出现了震撼手榴弹和子弹,这被视为对所有穆斯林的严重侮辱。</p> <p>袭击发生数小时后,清真寺的另一名领导人谢赫·奥马尔·基斯瓦尼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事关耶路撒冷的犹太化,这为5月10日(周一)一场戏剧性的决战奠定了基础。”&nbsp;法庭对谢赫贾拉驱逐事件的最后听证会,原定在耶路撒冷日举行,这一天是犹太人庆祝1967年东耶路撒冷被占领后耶路撒冷重新统一的日子。&nbsp;犹太民族主义者通常会在这一天游行穿过老城的穆斯林区,并试图参观阿克萨清真寺的所在地圣殿山。</p> <p>然而这次游行、阿克萨清真寺引发的紧张局势,以及谢赫贾拉可能会发布驱逐令,这一切因素似乎正在朝着危险的方向发展。&nbsp;以色列政府急于平息紧张局势,驱逐案的最高法院听证会被推迟。但在巴勒斯坦人囤积了石块,以防与警方和极右犹太人发生冲突之后,警方在周一清晨,再次突击搜查了阿克萨清真寺。</p> <p>这已经是三天内的第二次,震撼的手榴弹和橡胶头的子弹在整个建筑中发射,这一场景被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在收到情报简报后,政府在最后一刻决定在穆斯林聚居区撤销耶路撒冷日游行,简报称:如果继续进行游行将有升级的风险。&nbsp;但简报内容太少了,发布也太迟了。那时,以色列军队已经开始命令平民远离加沙地带。周一下午6点刚过,加沙地带就开始发射火箭弹了。</p>

巴以冲突致死近两百人!内塔尼亚胡:军事行动将继续

<p>据商业内幕网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周日(5月16日)表示,尽管国际上要求停火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该国对激进组织哈马斯(Hamas)的军事行动仍将继续。</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AIPgHTQBeXhIG-s"> <figcaption>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据该报援引美联社报道,周日也是最新一轮暴力事件中最致命的一次袭击,在加沙至少有42人死亡,包括10名儿童。</p> <p>内塔尼亚胡出现在CBS电视网的“面向全国(Face the Nation)”节目中,被问及最近的一系列袭击将持续多久。</p> <p>内塔尼亚胡说:“我们希望它不会持续很久,但我们遭到了哈马斯的攻击。数以千计的火箭弹和导弹袭击了我们的城市,我认为任何国家都必须自卫,有天然的自卫权。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来恢复秩序和平静。”</p> <p>他继续说道:“我们正在努力降低哈马斯的恐怖能力,降低他们再次这样做的意志。所以需要一些时间。我希望不会花很长时间,但目前是不会停止的。”</p> <p>美联社报道称,早些时候的报道显示,以色列可能会走向停火,但内塔尼亚胡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将继续“全力以赴”地攻击。</p> <p>哈马斯的攻击也在继续,周日从加沙的平民区发射了更多火箭,其中一枚击中了一座犹太教堂。</p> <p>国际社会加强了对结束暴力的呼吁。据CNBC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周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呼吁立即停火。</p> <p>古特雷斯说:“最新一轮的暴力事件只会使死亡、破坏和绝望恶性循环下去,导致任何共存与和平的希望更加渺茫。”</p> <p>据美联社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没有呼吁立即停火,这引起了一些民主党人的批评,但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在安理会会议期间表示,美国正在“通过外交渠道不懈努力”,以结束袭击。</p> <p>在周日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以民主党参议员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为首的28名美国参议员敦促立即停火,“以防止任何进一步的平民生命损失,并防止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冲突进一步升级”。</p> <p>美联社报道,截至周日哈马斯和以色列的最新一轮袭击,已经累计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在加沙造成188人死亡,包括55名儿童,在以色列造成8人死亡,包括1名儿童。</p>

比尔·盖茨退出微软董事会内幕:长期出轨女员工,遭董事会调查

<p>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知情人士说,2020年微软公司董事会成员决定,亿万富翁比尔·盖茨需要辞去董事会职务,因为他们正在调查他之前与一名微软女员工的恋情,两人的关系被认为是不合适的。</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82DpD0BeXgO0-s"> <figcaption>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在微软一名工程师写信指称她多年来与盖茨一直保持性关系后,负责此事的董事会成员在2019年底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p> <p>知情人士称,在调查期间,有董事会成员认为盖茨不再适合担任这家由他创办并领导了数十年的软件公司的董事。另一知情人士说,盖茨在董事会调查结束前辞职。</p> <p>微软的一位发言人表示:“2019年下半年,微软收到一份指控信,称比尔·盖茨在2000年寻求与一名公司员工建立亲密关系。董事会的一个委员会在一家外部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下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彻查。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微软为披露此事的员工提供了广泛的支持。”</p> <p>盖茨的女发言人说:“差不多20年前有一段恋情友好地结束了。”她说,盖茨“从董事会离职的决定与此事毫无关系。事实上,从几年前开始,他就表示有意花更多的时间在慈善事业上”。</p> <p>盖茨于2020年3月13日辞去微软董事会职务,这是他再次当选的三个月后。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新闻稿和LinkedIn上的一篇帖子中,盖茨表示,他希望专注于自己的慈善事业,并将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技术顾问。同一天,他还腾出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董事会席位,该公司由他的朋友沃伦·巴菲特管理。</p> <p>盖茨和他的妻子梅琳达·弗伦奇·盖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他们将结束27年的婚姻。在推特上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这对夫妇说:“我们不再认为在我们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能作为夫妻共同成长了。”在一份离婚请愿书中,梅琳达说,他们的婚姻已经“无可挽回地破裂”。</p> <p>据《华尔街日报》上周报道,至少从2019年起,梅琳达就开始与多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合作,以解除这段婚姻。这对夫妇还没有说是什么促使他们离婚的。据该报报道,梅琳达的一个担忧来源是她丈夫与性犯罪罪犯杰弗里·爱泼斯坦的交往。盖茨的一位女发言人在2019年表示,他与爱泼斯坦会面是出于慈善原因,并对此表示后悔。</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KPhxK0cBeXgO0-s"> <figcaption> (爱泼斯坦,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盖茨在2000年之前一直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之后担任首席软件架构师直到2006年,在2014年更是卸任董事长一职。近年来,盖茨继续担任董事会成员,并担任纳德拉的技术顾问,即便他将工作重心转移到慈善事业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mp;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他现在依然担任纳德拉的技术顾问。</p> <p>2019年4月,微软表示将改变处理员工骚扰和歧视投诉的流程。该公司当时还表示,将增加额外的培训,增加处理投诉的人力资源员工人数等。</p> <p>微软发言人证实,微软女员工在公司内部的电子邮件链中分享性骚扰和歧视的故事后,纳德拉宣布了这一变动。新闻网站Quartz最早在2019年报告了这一事件。</p> <p>知情人士说,微软董事会成员在2019年底得知这位女工程师的来信,她要求改变在微软的工作,还透露了她与盖茨关系的细节。据说,纳德拉和其他高管知道这名女子的指控。</p> <p>有些董事会成员询问了盖茨与爱泼斯坦的交往情况,被告知双方的关系仅限于慈善事业。</p> <p>在调查结束前的2019年12月,盖茨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再次当选微软董事会成员。知情人士说,随着此事越来越明朗,董事会成员担心盖茨与这名女性的关系不恰当,他们不希望在“#MeToo”运动之后有董事成员与这种情况有关联。</p> <p>据说,作为与微软讨论的一部分,这名女员工要求梅琳达阅读她的信。关于梅琳达是否读了这封信,无法得知。</p> <p>盖茨从哈佛大学辍学后,1975年与儿时朋友保罗·艾伦创办了微软,并将其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两人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盖茨于1994年1月与当时是微软员工的梅琳达结婚。</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_84el4BeXgO0-s"> <figcaption>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盖茨和竞争对手史蒂夫·乔布斯成为与个人电脑崛起最密切相关的人物。微软和苹果公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两家上市公司,市值分别超过1.8万亿美元(约合11.6万亿人民币)和2.1万亿美元(约合13.5万亿人民币)。</p> <p>盖茨在2020年3月LinkedIn发布的辞职公告中写道:“微软将永远是我一生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将继续与萨蒂亚(纳德拉)和技术领导层合作,帮助塑造愿景,实现公司的宏伟目标。”</p> <p>《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称,2020年之前,盖茨夫妇已经在讨论如何分割巨额财富,双方的法律团队也在私下与调解人讨论分家事宜。</p> <p>5月3日的离婚文件中提到,盖茨夫妇已经同意了一份分居合同,以分割他们的资产——《福布斯》估计这一财富为1300亿美元(约合8368亿人民币)。他们表示将捐出大部分财富,两人多年来已向盖茨基金会捐赠了360多亿美元(约合2317亿人民币)。他们计划继续担任该基金会联合主席,并在离婚后共同领导。</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