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曾向中国订购康希诺疫苗准备本地生产,但因无法收货计划流产

据CBC周四(10月14日)报道,加拿大联邦政府在疫情初期与中国一家疫苗制造公司的合作失败,导致该国制造新冠疫苗的研发工作推迟了近两年。

图源:康希诺官网

CBC获得的政府文件显示,加拿大官员浪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等待一种候选疫苗从中国运过来进行进一步测试,并花费了数百万加元升级一个从未生产过一剂新冠疫苗的生产设施。

2020年5月初,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与天津的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快速获得加拿大用于疫情的新冠疫苗”。

由中国军方科研部门研制的康希诺疫苗,原计划于当年5月被运往加拿大进行人体临床试验。如果成功,该疫苗将在蒙特利尔的一个临时设施生产,研究委员会已承诺投入4400万加元对该设施进行升级。

这些文件显示,加拿大政府的科学研究机构NRC当时正在加紧为生产疫苗做准备,甚至在合同签订和人体试验开始之前就开始这么做了,估计可能在2020年夏季之前生产疫苗。

根据合同,NRC将首先生产用于在加拿大进行人体临床试验的疫苗剂量,然后,“如果成功,立即为一线医务人员和加拿大人使用。”

NRC在简报中说:“一旦康希诺疫苗全面投入使用,NRC将能够每月生产7万至10万剂疫苗。”

NRC要求位于哈利法克斯的加拿大疫苗学中心主任斯科特·哈尔佩林在加拿大设计康希诺疫苗的临床试验。

哈尔佩林在接受CBC采访时说:“NRC和康希诺在疫情爆发前就有过合作。这在后来演变成‘在当前的疫情危机中,这种合作关系能否扩大?’”

疫苗滞留中国

随着时间的推移,文件还显示,NRC正在努力增加该疫苗生产设施的产量。

但最终,康希诺疫苗永远无法到达加拿大。

图源:康希诺官网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于2020年5月16日向加拿大人宣布了这项协议。但同月晚些时候,一份联邦政府备忘录显示,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仍在努力让疫苗通过中国海关的检查。

备忘录称:“康希诺疫苗仍在中国海关。大使馆明天有一个会议。如果它们(明天)能通过海关检查,就可以在27号上机。”

但是,候选疫苗并没有在5月27日被带上飞机。

就在同一天,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提出的上诉中败诉,该上诉旨在反对她在加拿大被捕。孟于2018年因美国提出的银行欺诈指控在温哥华被拘留。

孟晚舟在与美国司法部长办公室签署暂缓起诉协议后,于上月被送回中国。不久之后,两名被关押在中国监狱的加拿大人获准返回加拿大。

加拿大保守党议员庄文浩说:“在发生了所有这些事情之后,我不敢相信政府不仅选择与康希诺合作,还选择与中国合作”。

庄文浩曾担任保守党的外交事务评论家和加拿大议会中加关系委员会委员。

他说:“到了2020年5月时,很明显,中国不是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

2020年6月19日,孟晚舟上诉失败几周后,中国指控加拿大人康明凯和迈克尔·斯帕弗从事间谍活动。他们在没有受到指控的情况下,已经在中国的监狱里关押了500多天。

中国和加拿大政府之间爆发了一场口水战,两国官员互相指责。

到6月26日,NRC官员在简报中承认“疫苗材料的运输已经停滞”。

到7月初,康希诺候选疫苗仍然是加拿大卫生部批准在加拿大进行人体试验的唯一疫苗。NRC官员仍然希望它能在那个月晚些时候到达。

简报说:“康希诺仍然希望在加拿大进行临床试验”。

图源:康希诺官网

NRC的文件显示,直到8月份,官员们仍在继续制定生产计划,尽管事实是候选疫苗“尚未获得中国海关批准运往加拿大”。

海关不是问题

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安全研究员本杰明·冯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他说,他怀疑海关不是问题所在,并认为加拿大应该知道与康希诺合作是有风险的,因为该公司与中国军方和政府都有联系。

冯说:“所以当他们说海关阻止疫苗过关时,情况当然不是这样。压力来自上层。”

在疫苗研究中心,哈尔佩林怀疑该项目失败与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外交紧张关系有关。当他看到疫苗被毫无问题地运到巴基斯坦和俄罗斯时,他就知道疫苗不会被运到加拿大。

他说:“然后我们知道,这不仅仅是正确的文书工作和官僚主义问题,很明显情况并非如此。但我们又花了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想明白,这一定是政治原因,不可能是别的原因。”

《环球邮报》于2020年8月25日首次报道称,NRC已经放弃了与康希诺的合作,因为中国不允许疫苗进入加拿大。

在接受CBC采访时,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表示,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允许将疫苗运往加拿大。

“我不为任何一方政府工作。我真的不知道两国政府部门幕后发生了什么”。

图源:康希诺官网视频截图

他说,当运输被推迟到8月份时,在加拿大进行临床试验已经没有意义了。那时,康希诺已经在其他地方进行了第三阶段的全球试验。

特鲁多承诺生产数百万剂疫苗,但一剂疫苗都没有自产

2020年8月31日,特鲁多和工业部长纳夫迪普·班斯在NRC举行了媒体会议,宣传了蒙特利尔实验室的升级,因其准备生产康希诺疫苗。

尽管联邦政府不再有疫苗合作伙伴,但总理办公室宣布,该设施将“从2020年11月开始,每月初步生产25万剂疫苗”。

然而,该设施在2020年11月或此后的任何一个月都没有生产25万剂疫苗。

新民主党议员、健康评论家唐·戴维斯表示:“人们希望总理在讲话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且是准确的。”

“所以他要么是错了,要么是在误导人,我认为他有责任解释一下到底是哪个原因。我们所知道的是,去年11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我们并没有生产25万剂疫苗。”

Justin Trudeau – Prime Minister of Canada,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直到今天,NRC的工厂还没有生产过疫苗。

2020年8月,特鲁多还宣布,到2021年年中,位于蒙特利尔的一个新NRC实验室将每月生产200万剂疫苗。

这也没有发生。根据NRC的说法,疫苗最早要到2022年才会在那里生产。

当被要求解释承诺的产量和实际情况之间的差异时,总理办公室没有回答。特鲁多及部长们还拒绝了关于加拿大早期疫苗生产计划的采访请求,包括与NRC和康希诺的合作。

NRC表示,总部位于美国的疫苗开发商诺瓦瓦克斯将成为该设施的新合作伙伴,但加拿大卫生部尚未批准其疫苗。

NRC拒绝了对其官员的采访请求,但提供了书面答复。

该机构说:“康希诺的候选疫苗当时是最先进的,抓住机会获得它被认为是谨慎的决定。”

NRC还承认,康希诺疫苗的交付失败迫使它放弃了最初的临床试验制造计划。

戴维斯说:“毫无疑问,这让我们倒退了好几年。当你处于一场全球大流行时,那是致命的,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康希诺采访素材被删改

宇学峰为康希诺的新冠疫苗感到自豪,该疫苗将注射在全球数百万人的胳膊上。

在接受CBC采访时,他谈到了自己在加拿大制药行业的渊源、仍住在多伦多的家人,以及他与中国军方合作进行的研究工作。

他说:“我把他们视为合作者,这只是一个研究机构,对吧?”

但当摄像机关闭时,他显然对采访进行的方式不满意。

当CBC摄制组在中国天津的康希诺生物公司办公室收拾好他们的设备时,该公司的管理人员没收了这段采访录像。

康希诺删除了一半的录像,并在10天后归还素材。幸运的是,CBC在多伦多录下了整个采访。

虽然中国官员可能已经拒绝了康希诺候选疫苗运往加拿大,但加拿大科学家和实验室仍然对该疫苗表示支持,其目前至少在9个国家使用。

位于哈利法克斯的疫苗学中心继续为康希诺工作,哈尔佩林负责该公司的三期全球试验,合同价值350万加元。

他说:“在这个阶段,这种疫苗可能永远不会进入加拿大。它将在世界其他地方使用,但不是在加拿大。我认为这是加拿大为全球抗击疫情作出的贡献。”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