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对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美国人做好准备了吗?

David A. Graham在大西洋月刊发表文章,美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防止特朗普在2024年再次企图窃取选举结果,然而,作者提醒人们,如果特朗普正大光明地赢得了他的第二个任期,美国将何去何从?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美国对特朗普试图窃取2020年总统选举毫无准备,到选举日的时候,特朗普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宣称选举是“被操纵的”,历史学家和民主专家警告这些错误言论可能造成的损害。

但是,特朗普在选举当晚走到白宫的演讲台前,坚持说他赢了,许多美国人都大吃一惊。

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

特朗普给佐治亚州务卿(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监督选举和维护公共记录的官员)打电话,要求他找到1.1万张选票,特朗普还试图将司法部政治武器化,并煽动了1月6日失败的叛乱。

美国人现在已经准备好了,甚至他们的准备有点过度了,反对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和曾经的共和党人组成联盟,其中许多成员疯狂地关注着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盟友试图窃取2022年、特别是2024年选举的动向。

这些防范措施是有道理的,与此同时,特朗普的许多心腹也在疯狂地关注偷窃问题。

然而,这些监督者很可能忽略了一个更严重的危险——特朗普可以光明正大地赢得选举。

特朗普在2016年获胜对美国造成了严重伤害,他在2020年宣称自己继续掌权,就等于是在这个伤口上撒了盐,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输掉选举并再次试图窃取选举,那将是一场更大的灾难,但是,如果他赢在了台面上(这是完全有可能的),那就是一种致命的伤害了。

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会在2024年参加竞选,他当然有可能被提名。除了正式宣布参选之外,造势的工作他已经做足了,在公开声明中,他曾委婉表达了自己的参选意愿(对他来说,这真是不寻常的矜持)。

一些怀疑论者仍然认为这是一种佯攻,但如果他能赢得选举,为什么不参加竞选呢?2016年,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赢得了多数选民的支持,在共和党建制派内部几乎遭到了一致的反对,如果他在2024年参加选举,那时的共和党将更加团结,尽管民调显示共和党选民存在更多的矛盾心理。

大量共和党人都在关注2024年的竞选,有几个人表示,如果特朗普参选,他们就不会参选,还有一些人,比如克里斯·克里斯蒂(新泽西州前州长),说他们不会听从特朗普,但事实证明,克里斯蒂在2016年的时候根本就不是特朗普的对手。

没有理由认为这一点已经改变了。

上周六,特朗普在爱荷华州举行了一场集会,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参加了集会,他在气质和时间上来看都是一个老派的共和党人,他的参与,象征着特朗普已经接管了共和党。

许多参议院共和党人私下里希望特朗普不要参选,但事实是,他们不会公开这么说。即使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1月6日之后严厉指责了特朗普,此后也表示,如果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提名人,他“绝对”会支持他。

他能赢吗?当然可以。

目前围绕拜登政府的混乱和迅速下降的士气,不太可能在未来三年中持续(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拜登还保留了某些根本性的优势,在职者有内在的优势,虽然疫情未来的走向不可预测,但经济似乎会改善,即使是缓慢的。

但是,总统的支持率已经明确地滑落,激烈的两极分化环境使他很难再夺回失去的支持,最让民主党人担心的是,拜登已经失去了独立选民的青睐。

在任者的优势几乎不那么明显了,特朗普和奥巴马在竞选第二任期时,得票率都有所下滑,此外,考虑到几个州的微弱优势,特朗普不需要比拜登多多少,就能在复赛中击败他。

这样一来,特朗普在2024年获胜的可能性很大,至少可以像2016年那样在选举团中获胜,甚至可能获得他两次都没能获得的普选。

我在2020年大选前夕写道,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将比第一个任期更困难,但从2024年开始的特朗普第二任期的困难系数将降低。

对于无需对特朗普未来的威胁感到恐慌的观点,保守派政治分析家、特朗普的批评者罗斯·杜塔特提出了一些精辟的论点。他认为,尽管特朗普可能确实是一个有野心的独裁者,但如果他不能执行他的命令,这一点就不足为惧。

杜塔特最近写道:“他危言耸听的批评者一次又一次准确地分析了他的可怕,但高估了他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下属和盟友的能力,更不用说强加给整个国家了。”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然而,杜塔特忽视了特朗普在2025年1月20日重新上任后,迎接他的制度格局的变化。

特朗普很可能拥有共和党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统一控制权,他将在最高法院拥有一个保守的多数派,而且确实有可能任命斯蒂芬·布雷耶大法官(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之一)的替代者。

特朗普在任期的前两年拥有一个共和党国会,但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它,而且两院都由对特朗普及其目标深表怀疑的共和党人领导。当时的议长保罗·莱恩并没有做什么来阻止特朗普,但他和麦康奈尔一样,减缓了他的速度。

现在,莱恩走了,麦康奈尔告诉人们他身段会很灵活,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的抵制已经被绞碎,只剩下参议院的罗姆尼和众议院的少数几个代表,还有那些投票弹劾他的共和党人,特朗普会找机会对他们进行清洗。

特朗普已经迫使俄亥俄州的安东尼·冈萨雷斯放弃竞选连任,现在他正在尽力拿下怀俄明州的利兹·切尼。

更加顺服的立法和司法部门会帮助特朗普,并且他会更好地控制行政部门。他用不合适的工具和被抛弃的人组建了他的第一届政府,这些工作人员在其他总统任期内永远不会得到这样的工作,因为他们太没有经验,太无能,太粗暴,或者太极端。

特朗普回来时,他会做得更好。这些工作人员现在经验丰富,能力更强,而在下次选举中,将自己排除在外的资深共和党人会减少。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政府失去了许多能干、认真的公务员,但剩下的一些人觉得他们可以挺过四年的时间,这些人在政治任命人员无法维持政府运作、特朗普试图侵蚀法治的情况下,维持了政府的运作,确保了法治的推行,如果特朗普重新掌权,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可能会辞职。

那些为美国民主命运担忧的人并没有错,他们只是过于关注特朗普非法夺取权力的可能性,而对正式选举产生第二任期的关注度不够。

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合法的获胜,他可能、也可以颠覆法治和民主规则,就像他输了选举却可以试图偷走选举一样,但他会从一个更合法的角度去做,民选的暴君是全球各地常见的类型。

特朗普总统任期的起起伏伏让一些人安慰自己,虽然美国社会的许多东西都被打破了,但一个基本的支柱仍然存在。

在这些人的自我安慰中,特朗普无法赢得大众投票,他只会在选举团中技术性获胜,一旦选民看到他的行动,就会反感并将他淘汰出局。也许2024年的选举会强化这一点,也许特朗普不会参选,但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特朗普在2024年的胜利将颠覆这钟自我安慰。

许多政治家都喜欢丘吉尔的一句话:“美国人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情,只是在他们尝试了其他一切可能之后。”

还有一种可能性仍然存在,他们尝试了其他一切可能,却最终选择了错误的事情。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