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中国的科技浪潮再次蒸发,在线教育不会是最后一个受打击的行业

2021-07-30 16:45:35

《经济学人》7月28日发表评论,认为中国近期对科技和教育企业的监管收紧,显示了政府对互联网企业控制的决心,而在线教育行业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到政策影响的行业。加美编译,不代表本站观点。

首先是金融科技。去年11月,中国突然叫停了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37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并迫使其将轻资产业务调整为类似银行的模式(注:指将蚂蚁的消费金融业务纳入监管)。

Photo by Markus Winkler on Unsplash 

从那时起,他们开始追逐其他互联网巨头。最大的两家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已经成为反垄断机构的目标。本月,监管机构以数据违规为由,将滴滴全球的叫车应用下架。几天前,该公司在纽约上市,募资金额达40亿美元。

7月24日,政府发出了迄今为止最明确的信号,希望修改国家资本主义的模式,使其和全球资本主义联系更少,而增加政府控制。在线教育公司被告知,他们再也不能盈利,或使用离岸工具使他们的股票上市交易。

全球资本家被吓坏了。在纽约上市的三家大型在线辅导公司好未来、新东方和高途的股价下跌了三分之二,股价蒸发了180亿美元。

恐慌席卷了其他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不久前这些公司的总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而且也经常用的是违规的离岸结构。追踪近100只中国最大股票的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在三个交易日内下跌了创纪录的19%。

恐慌情绪蔓延至香港,导致恒生科技股指数下跌16%,甚至波及中国大陆。据投资银行法国外贸银行称,7月27日,外国投资者抛售了大量在中国大陆交易的股票,导致货币外流激增,人民币贬值。对冲基金保银投资的张智威表示,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以至于外界会停止购买中国股票。

资产管理公司GAM的马克·霍廷表示,这种缩减反映出政府“压倒一切的担忧”,即它对互联网的控制没有预期的那么大。在线教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近年来,它一直是中国最具创新性和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公司使用智能软件为数百万学生提供个性化课程,其中许多学生并不富裕。2019年和2020年,该行业共有27宗IPO。四分之三的筹资流向了面向在校中小学生,而不是向大学生提供服务的公司。

政府认为稳定高于一切,这样的发展对它来说太过了。政府开始认为,该行业的费用是父母的额外负担,可能会阻碍他们生育更多的孩子。随着中国人口开始下降,这是一个日益紧迫的问题。官方媒体谈论着“野蛮增长时代”的结束。遏制这种野蛮行为的最简单方法是什么?摈弃盈利。

许多为学龄儿童服务的公司现在将不得不成为非营利机构。研究机构Smartkarma的特拉维斯·蓝迪表示,他们利润丰厚的业务突然间似乎变得“几乎一文不值”。

正如德意志银行的彼得·米利肯所言,在中国,“(投资者)追逐的利润池存在于国家设定的范围之内。”社工范围下一步将向何处转移?其中一个领域可能是电子游戏。

研究公司晨星的切尔茜·塔姆指出,游戏公司收集了大量用户数据,其中许多用户都是未成年人,而游戏成瘾是政府关注的一大问题。行业巨头腾讯已经受到了指责。仅在7月,它就两次被处以罚款,一次是网络监管机构因其涉及未成年人的色情内容而被罚款,另一次是反垄断机构因其不正当行为而对其罚款,并被勒令终止其独家音乐版权。

7月27日,监管机构暂停了微信新用户的注册。以配合新规定。微信是一款无处不在的即时通讯应用。腾讯的市值已从1月份的9500亿美元跌至5500亿美元。

其他受监管的目标还包括联网汽车和在线医疗保健,这两者都收集了大量的敏感数据。一位健康行业的私募股权投资者说,他的公司正在调整投资组合,以反映新的风险。在7月28日与银行的会议上,政府试图安抚投资者,但它传递的信息是明确的:马克思主义对权力的追求胜过市场逻辑。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