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布兰妮当庭控诉,要求终止父亲监护权:”我只想回到自己的生活”

《纽约时报》对于歌手“小甜甜” 布莱妮·斯皮尔斯于6月23日的公开庭审进行了报道,她自2008以来一直处于她父亲的法定监管下,无法自由处理自己的财务和工作事宜,现在她要求法庭取消对她的监护。

Photo by: Rhys Adams via wikimedia.org

歌手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周三告诉洛杉矶的一位法官,在过去的13年里,她一直被下药,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工作,甚至不被允许拆除她的节育器,她恳求法庭结束她父亲对她生活的合法控制。

“我一直处于否认状态。一直在震惊中。我受到了创伤。”39岁的布兰妮在长达23分钟的电话讲话中激动地说,该讲话在法庭上播放,而且她坚持要向公众播放。“我只想回到自己的生活。”

这是全世界第一次听到布兰妮详细讲述她与2008年授予她父亲詹姆斯·斯皮尔斯(James P. Spears) 的监护权做斗争,当时由于对她的精神健康和潜在药物滥用的担忧,父亲向法院申请获得监护其成年女儿的法律权力。

布兰妮期望在她“不必接受评估”的情况下结束这一安排。“如果我可以工作,我就不应该被置于监护之下。法律需要改变。我真的相信这种监护权是一种虐待行为。我不觉得我可以过完整的生活。”

这位世界上最红的流行歌星之一和她的父亲之间的斗争已经成为一个长期的传奇,在全世界她的粉丝和其他名人中催生了一个“解放布兰妮“运动。

在法庭外,布兰妮的声音让大约120名代表她集会的支持者们安静下来,停下来用他们的手机听她说话。

这一重大发展是在布兰妮的法庭指定律师塞缪尔·D·英格汉姆三世(Samuel D. Ingham III) 于4月应她的要求,利用加快程序使她向法官直接陈述。《纽约时报》最近获得的机密法庭记录显示,早在2014年,布兰妮就提出了她父亲在监护权中的角色问题,并多次要求完全终止监护权,尽管英厄姆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

布兰妮说:“我所经历的一切让我感到尴尬和沮丧,这是我没有公开说的主要原因。我认为没有人会相信我。” 布兰妮表示,她以前并不知道她可以申请结束这种安排。“我为我的无知感到抱歉,但我不知道这一点。”

在准备好的发言稿的基础上,她的陈述语速过快且过于激动,以至于法官必须不止一次地要求她为了法庭速记员的工作而放慢速度。

布兰妮说。“我现在对你说的是真话,我很不快乐。睡不着觉。我都快气疯了。”

自2008年以来,这位歌手一直生活在加利福尼亚州父亲的双重监护之下,包括她自己及她的财产,当时对她的精神健康和潜在药物滥用的担忧导致他父亲向法院申请对其女儿的管理权。

68岁的斯皮尔斯目前与她要求的一家专业财富管理公司一起监管布兰妮近6000万美元的财产;2019年,一名有执照的专业监护人持续以不定期的形式负责布兰妮的个人护理。

斯皮尔斯和监护人的代表说,这是保护布莱妮所必需的,而且她可以随时提出结束监护。

但布兰妮说,在最近一次于2019年5月举行的闭门听证会上,她感到自己必须再次向本案的法官布伦达·佩尼(Brenda Penny)陈情,反对保护令。布兰妮说:“我认为我上次来到法庭时没人好好听我说话。”然后回顾了她之前的言论,包括声称她在2019年被强迫巡演、接受精神病评估和服药。“对我这样做的人不该能如此轻易地抽身,”她说。

她描述了在她为即将到来的拉斯维加斯驻场演出排练时为自己发声后,被送入非自愿医疗评估和康复治疗的情况,该演出后来被取消。当她反对一段舞蹈编排时,“就好像我在某个地方埋下了一颗巨大的炸弹,我不是来这里做奴隶的,我有权反对一个舞蹈动作。”

她告诉法官:“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不想照他们逼我做的那样,继续每天在一个房间里坐上几个小时。他们使我的情况更糟糕了。”

布兰妮多次提醒大家注意到,她能够“为这么多人谋生,支付他们的工资,却不能控制自己的钱。我很擅长我的工作。但我允许这些人控制我的工作。这真的够了,根本没有道理。”

多年来,歌迷和观察员们一直质疑布莱妮为何会持续处于监护权下,有时也被称为看管权,这通常是不能照顾自己的人的最后手段,包括有严重残疾或痴呆的人。直到最近,这位歌手还在继续演出,并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

周三,在洛杉矶市中心的法院外,数十名打着#解放布莱妮#旗号的布兰妮的热情支持者,聚集在一个粉红色的霓虹灯阶梯式背景前,高呼并发表演讲,讲述她的不公平困境。粉丝们说他们自拉斯维加斯和底特律远道而来。在更多媒体的关注下,人群扩大到占据了整个街区。

加入这位歌手的忠实粉丝的还有一些年长的参与者,他们认为布兰妮的案件使人们注意到需要改革的监护制度。61岁的苏珊·科比安奇(Susan Cobianchi)说:“当我们听说这群有社会意识的年轻人时,我们看到了一个教育美国人的机会。”她在今年早些时候与#解放布莱妮#的团队建立了联系,因为她的母亲在受监护时去世,她说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她们无法见面。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的记录,2016年,布莱妮告诉一名负责她案件的法庭调查员,她希望尽快结束监护权。该调查员写道:“她明确表示,她觉得监护权已经成为对她的一种压迫和控制工具。她‘厌恶被人利用’,她说她才是工作和赚钱的人,但她身边的每个人都靠她领工资。”

当时,负责向法官提供定期评估的调查员得出结论,由于布莱妮的财务状况复杂,容易受到不正当的影响,以及“间歇性”的毒品问题,因此保持监护权仍然符合她的最佳利益。但该报告也呼吁“为独立和最终终止监护权开辟一条道路。”

周三,布莱妮提到了她父亲的权威,称他是“批准这一切的人”,并描述了被他和她的管理团队被恐吓和惩罚的情况。她说:“他们应该被关进监狱。”她还提到想起诉她的家人。

Photo by:  Drew de F Fawkes via wikimedia.org

在布莱妮发言结束要求休庭后,斯皮尔斯的律师维维安·李·托林(Vivian Lee Thoreen)代表她的客户宣读了一份简短的声明。她说:“他很遗憾看到女儿在遭受如此大的痛苦,斯皮尔斯先生爱他的女儿,他非常想念她。”

英厄姆在听证会开始时说,他不知道布莱妮会说什么,他似乎也惊呆了。他说,他是按法院的意愿服务的,如果被要求,他会放弃继续代理布莱妮。

英格汉姆说:“鉴于她已经发表了能够被收录在公共记录上的言论,她认为今后的诉讼程序最好是不对外公开。”另一场听证会之前定于7月举行,但接下来的具体步骤仍不清楚。

虽然布莱妮的法律之路可能很复杂,但她所倾诉的愿望却很简单。她说,她希望能够自由地做头发和指甲,并与住在“八分钟路程外”的朋友见面。

尽管她说她更愿意相信上帝,但布莱妮指出,她并不反对保持私密的治疗。她笑着说:“实际上我知道自己需要一点心理治疗。”

但对于监护权:“对我来说是弊大于利,我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布莱妮说,她甚至被阻止去看医生,以摘除她的宫内节育器。她说:“这个所谓的团队不让我去找医生把它取出来,因为他们不希望我有孩子。”

这位歌手补充说:“我希望能够结婚并生一个孩子,但我被告知现在在监护权下我不能结婚生子。”

早些时候,布莱妮曾宣布自己“受够了”。她说:“我只想能拥有我自己的钱,结束这一切,并让我的男朋友用他的车载我,”最后她还加了一句脏话。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