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美国最大的威胁是它自己

《纽约时报》时评员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6月23日发表评论,他认为美国在儿童教育和社会结构上都落后于其他的发达国家,美国未来若想继续在世界舞台上保持竞争力,比如先改进自身的问题。

“美国回来了”成为了拜登总统本月访问欧洲时的主要论调,狭义来说,的确如此。

我们不再像2018年那样,当总统在国际新闻发布会上羞辱我们的国家时,白宫助手需要拼命寻找火灾警报器来打断他。而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在十几个国家的受访者中,75%的人表示 “相信美国总统会做正确的事情,”而一年前这个比例只有17%。

然而,广义上说,美国并没回来。就我们国内的福祉和国际上的竞争力而言,残酷的现实是美国正在落后。在某些方面,我们正滑向平庸。

Photo by MChe Lee on Unsplash 

希腊人的高中毕业率更高。智利人的寿命更长。俄罗斯、波兰、拉脱维亚和许多其他国家的15岁儿童的数学成绩都比他们的美国同龄人好——也许这是衡量国家在一两代人之后地位如何的标准。

至于阅读,五分之一的美国15岁儿童不能达到10岁儿童应有的阅读水平。这些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将如何在全球化的经济中竞争?在我看来,对美国未来的最大威胁与其说是崛起的中国或无赖的俄罗斯,不如说是我们在国内的不佳表现。

我们美国人重复着 “我们是第一 ”的口号,尽管最新的社会进步指数(衡量世界各地的健康、安全和福祉的指标)将美国排在第28位。更糟糕的是,在过去十年中,美国是163个国家中仅有的三个在福祉方面出现倒退的国家之一。

本月的另一项评估,即2021年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世界竞争力排名,把美国排在64个经济体中的第10位。世界银行的一项类似的前瞻性研究把美国排在174个国家中的第35位。

我们确实再次拥有了一位受世界尊重的总统,这很好。但我们没有 “回来”,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最大的弱点不是其他国家对我们做什么,而是我们对自己做了什么。当如此多的美国人无法达到自身潜力时,美国也无法实现其潜力。

发布社会进步指数的组织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说:“美国长期以来未能将其经济实力转化为社会进步,这是对美国影响力的巨大拖累。欧洲人或许会羡慕美国的企业活力,但也能找到慰藉,因他们在一系列社会成果方面做得更好,从教育、健康到环境。”

他补充说:“像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可能会把美国社会结构的崩溃视为战略弱点的标志。新兴经济体的公民开始享受越来越接近美国人的生活质量,便可能不太愿意接受美国政府的说教。”

Photo by Anita Jankovic on Unsplash 

拜登关于可返还的儿童税收抵免、全国学前教育、平价的儿童护理和更高的互联网普及度等建议将有助于解决美国的战略弱点。比起美国官员推行的1.2万亿美元的核武库现代化计划相比,它们将更有助于强化我们的国家。我们眼下最大的威胁并不能用核武器解决。

美国仍然有巨大的优势。它的军事预算比后面10个国家的加起来还要多。美国的大学是一流的,美国公司的活力反映在全世界的人都在用iPhone在 Facebook上传播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歌曲。

但他们也对国会大厦的叛乱和共和党人阻碍投票的行为发表评论,感到震惊。虽然美国的民主制度从来都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世界灯塔,但它现在肯定被玷污了。

同样,向上流动的 “美国梦”(它在1952年吸引我的难民父亲来到这片海岸)也越来越虚幻。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美国梦显然更可能在大西洋的另一边找到,实际上最可能的是在丹麦。”

Photo by Zachary Keimig on Unsplash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周二表示:“这些东西阻碍了我们的经济和国家发展。”

长远来看,美国在整体教育和对儿童的投资方面已经失去了领先地位。世界银行的人力资本项目估计,今天的美国儿童将只实现其潜在生产力的70%。这伤害了他们;也伤害了我们的国家。

我们无法控制中国是否建造了更多的航空母舰。我们不能阻止每一个俄罗斯黑客。

但是,为了真正让美国回归,我们应该少担心别人在做什么,多担心我们正对自己做什么。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