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比特币矿工想搬到美国,但是担心有太多“白人自由主义白痴”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由于中国政府大规模打击比特币采矿业,一些从业者正计划将矿场搬迁至美国和加拿大等能源供应充足、政策支持更好的地区。

Photo by Dmitry Demidko on Unsplash 

几年前,蒋卓尔(音译)通过经营中国最有利可图的一些矿场,成为了一名千万富翁。他的商品是什么呢?

比特币。

蒋卓尔在中国北部偏远地区的20个极度通风的仓库里,有大约30万台计算机昼夜不停地工作,耗费的电力足以为一个小城市供电。这些精密的机器耗资数亿美元,能挖出更高价值的数字货币。

36岁的蒋卓尔快人快语,如今已经渐渐撤出中国。他和几个中国投资者正在考虑把他们的设备运到德克萨斯州和田纳西州,这些投资者中有些人靠挖比特币成为亿万富翁。

中国的比特币大亨们正在来到美国。

多年来,这里廉价(往往是不环保)的电力供应过剩,而使蒋卓尔这样的中国“矿工”挖币成为可能,中国大量的燃煤工厂和水电大坝为中国崛起为一个工业大国提供了动力。在2018年的高峰期,中国的比特币挖矿量占了世界比特币产量的74%。

Photo by Akin on Unsplash 

但今年,中国正在打击加密货币,以减少能源消耗并实现气候目标,矿工们散落四方。越来越多的矿工正在向德克萨斯州、南达科他州或加拿大等地大规模的迁移,这对正在发展的加密货币采矿业和容纳该行业的新社区都有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是,当地的能源网是否能够处理这么大的用电量。

数字货币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来实现交易和其他功能,如创建新的加密货币供应。这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通常以吉瓦(10亿瓦)来衡量,来维持系统的运行。加密货币系统越大,需要的电力就越多。

蒋最近将他的数万台机器从包括内蒙古在内的中国地区撤出。内蒙古不仅禁止挖矿,而且鼓励公民给政府办公室打电话,举报加密货币挖矿企业。

他说:“当他们设立举报热线时,你就知道他们开始认真了。”

在中国其他地方,包括新疆、青海、云南和四川,也已禁止了加密货币的生产。

5月21日,中国承诺“打击比特币的开采和交易”,使全球的比特币价格暴跌。

最近几周,中国社交媒体用户抱怨一些加密货币话题被审查,而中国警方宣布逮捕了1000多名与加密货币有关的金融犯罪人员。

中国的比特币采矿从业者和企业高管们预测,这一突如其来的寒意只会不断加深。中国政府似乎不仅对该行业的碳足迹感到不安,而且对加密货币内在的不可控性和分散性感到不安。

加密货币银行服务提供商贝拉协议的联合创始人Yemu Xu说,看到风声渐紧的中国挖矿者,多年来一直试图迁移到伊朗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以降低成本。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对那些不仅拥有廉价电力,而且还拥有“稳定的政治制度、成熟的监管和更好的政策支持”的国家产生了兴趣。

他说:“因此,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的加密货币采矿业一直在回升。”

但是,达到工业规模的采矿业进入美国社区可能会引起同样棘手的问题,即对环境的影响,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的官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今年预测,到2024年,中国的比特币采矿业可能比意大利消耗的能源更多。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估计,全球比特币采矿业的能源使用量比整个阿根廷的使用量还多。

长期批评比特币能源消耗的金融经济学家艾利克斯·德弗里斯(Alex de Vries)预测,中国比特币采矿者的迁移将对全球产生影响。

他说:“他们对迁移地的能源需求,可能相当于一个西方小国的需求规模,为所有这些矿工找到一个新家,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州的手指湖地区,当地活动家和一家康涅狄格州的私募股权公司之间爆发了一场纠纷,该公司将一个以天然气为燃料的旧电厂改造成了一个比特币矿场。因此,纽约州立法机构正在考虑一项法案,阻止在产生碳排放的发电厂进行新的比特币开采。

Photo by Wim van 't Einde on Unsplash 

其他司法管辖区则采取了相反的做法。3月,煤炭资源丰富的肯塔基州通过了一项法律,为在这个州投资100万美元安装新机器的加密货币采矿业提供税收优惠。

业内人士表示,无论如何,随着更大的投资基金被吸引进来,美国加密货币采矿业的增长有望继续,特别是如果比特币能够回到6万美元以上的历史高位附近的话。

“在中国,矿工可能没有地方可去了,他们在想,我怎么能把我的一些投资转移到别的地方呢?”总部位于纽约州罗切斯特的Foundry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科利尔(Mike Colyer)说,这个公司帮助矿工一次性购买数万台计算机并在工业场所进行组装。“但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现在,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地把机器插上电(挖币)。”

科利尔说,他还帮助识别和转换场地用途,如将废弃的铝制工厂改成比特币矿场,其电力基础设施能够处理巨大的电力要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采矿者说,由于担心中国的政治影响,他预测60%至70%的同行将把他们的业务迁移到美国或欧洲。

他说,他正在建造大约50个航运集装箱来容纳他的计算机,以安置在西德克萨斯州的一个油田。位于加拿大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另一个33兆瓦的站点也正在破土动工。

这位采矿从业者说:“现在在中国,大家都很害怕。问题不是你是不是撤出,而是是要立即撤出还是逐步撤出”。

但他补充说,西方国家也有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

他说:“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美国当地社区不一定喜欢比特币矿场。还有环境政策风险,因为拜登政府可能会对比特币采取更严厉的立场。”

其他中国矿工对寻求新领域的顾虑更多。

蒋卓尔列举了在美国扩张的一些不利因素:太多 “担心野生动物和鸟类的环保主义者”,以及太多专注于气候变化的“白人自由主义白痴”,他对气候变化的科学性表示怀疑。他估计,美国的电费是中国的六倍,而且他将不得不向IT人员支付相对较高的工资,以保持挖矿机(计算机)正常运转。

即便如此,蒋说他正在考虑搬迁到德克萨斯州和田纳西州的两个地点。这似乎比其他地方的风险要小。比如,他在中东的业务就被当局关闭了,而他同事的昂贵矿机被俄罗斯腐败的警察没收。

而现在,各地似乎都是比中国更安全的赌注,因为中国的监管机构可能多变而无情。

蒋卓尔说:“政府改变政策,突然迫使所有采矿者离开,这在美国永远不会发生,他们是资本主义制度。”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