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跪求重开加美边境,加拿大政府不着急:让你们暂停旅游时谁听了?

Russell Berman在《大西洋月刊》发表文章,自疫情爆发以来,旅游业一直在苦苦挣扎,现在美加两国的疫情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边境的旅游企业生怕错过即将到来的夏季旅游高峰期,急切呼吁政府放宽边境政策,不幸的是,特鲁多总理并不急着开放边境。

Photo by Pascal Meier on Unsplash 

如果你问罗杰·道,他会说关于在边境发生的事情,是“可怕的”,而且是日趋严重的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

上周他又通过电话告诉我,“这是一场危机。”

罗杰是美国旅游协会的首席执行官,他说的不是数以千计的移民非法穿越墨西哥南部边境,也不是被滞留在拥挤的收容所里的无人陪伴的儿童,他说的是美国和加拿大之间长达5500英里的北部边境线,这是几乎没有人能够穿越的“危机”。

在新冠疫情爆发15个月后,美国和加拿大的边界仍然关闭,除了必要的旅行之外,家庭、可能的游客和数十亿美元的商业通通被切断了。

从美国到加拿大的旅行比疫情之前减少了80%以上。两个国家都对谁可以越过边境施加了严格的限制,但加拿大的限制更严格,执行力度也更大。飞往加拿大的旅行者必须在四个机场之一降落,然后在指定的“中途停留”酒店,支付为其14天的强制隔离的前三晚费用,美国政府称费用可能超过1600美元,这个规定没有任何例外,无论是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或加拿大公民都要执行这个规定。

这些限制迫使加拿大唯一的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队——多伦多蓝鸟队,和唯一的NBA球队多伦多猛龙队,都处于在美国流亡的状态。

随着病例数的急剧下降和疫苗接种的增加,大多数州已经放松或取消了对旅行和商业的限制。但在加拿大,总体来说,特鲁多似乎并不急着放宽限制。

目前的限制将于6月21日到期,但他表示,在他开始放松规定之前,他希望至少有75%的加拿大人注射了一剂疫苗,20%的人完全接种疫苗。尽管加拿大在疫苗接种方面一度落后于美国,但它最近已经赶上了,至少在第一针方面。

截至5月底,近68%的成年人口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比美国的比例更高。但是只有7%的人接受了全部疫苗。加拿大正在效仿英国的模式,推迟第二针,以便以更快的速度对其人口进行部分接种。

这一延迟给两国的企业敲响了警钟,他们担心会因此错失第二个夏季,从而错过旅游收入。加拿大旅游行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贝斯·波特告诉我,“我们旅游业已经彻底崩溃了。”

周一,这个集团发起了一项运动,向加拿大政府施压,要求重新开放边境,呼吁公民联系他们的国会议员。

波特和罗杰希望边境立即重开的想法并不令人惊讶,他们代表着自己行业的利益。但是,特鲁多对边境重开没有什么紧迫感,也激怒了美国的政治家,因为他们的选民需要跨境旅行。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和众议员伊利斯·斯特凡尼克,都恳求拜登政府官员与加拿大官员就重开边境计划展开合作。斯特凡尼克是纽约州北部的议员,接替被罢免的莉兹·切尼成为了众议院共和党领袖。

其他共和党人抱怨说,虽然加拿大人可以越过边境到美国接种疫苗,但在加拿大拥有住房的美国人却无法接种疫苗。一个由新英格兰州长组成的两党联盟已致函拜登和特鲁多,要求允许他们将多余的疫苗供应给加拿大各省,以促进边境更快重新开放。

特鲁多表示他不着急,他上个月告诉记者,“我们将根据加拿大人的利益做出决定,而不是根据其他国家的要求。”

5月初,当我飞往佛蒙特州的伯灵顿时,我听到了一些类似的沮丧言论。我的航班被超额预订,当时航班数量整体下降,佛蒙特州正处于春天的雨季,这个时候正是滑雪者离开、夏季度假者到来前的一段淡季,航班如此爆满真是让我意外。

我的邻座是一位加拿大公民,他在上飞机时大声地抱怨他的政府,因为政策使他返回蒙特利尔的家困难重重,而且如此昂贵。这个年轻人选择飞往伯灵顿,然后支付几百美元让人开车过境,因为这比飞往蒙特利尔并购买三晚酒店房间要便宜得多。

他是想利用加拿大限制中的一个漏洞。通过陆路而不是飞越边境的旅行者,在抵达后仍必须进行14天的检疫,但他们在这段时间内不必住在指定的酒店里。

加拿大官员表示,对司机和乘客采取不同的政策,是为了让运送食品和药品等货物的卡车司机(他们是陆路过境的主要人群),不必每次旅行都在酒店里隔离。

但是,这个奇怪的政策造成了一系列奇怪的经济赢家和输家。伯灵顿机场的航空主管吉恩·理查兹告诉我,与许多比伯灵顿机场客流量更大的大型机场相比,伯灵顿机场的客流量更接近其疫情前水平。

他把最近的激增归功于一些因素,比如佛蒙特州在抗击新冠和为其居民接种疫苗方面的成功。同时,他也承认,还有一个原因是佛蒙特州靠近加拿大的主要城市。

今年初春的时候,飞往纽约水牛城的航班价格迅速上涨,而在西海岸,华盛顿州贝灵汉(Bellingham)的小机场,出现了大量试图通过陆路返回BC省的加拿大人,从而造成客流量激增的现象。

吉姆·梅纳德在过去10年在伯灵顿经营汽车服务业务。他告诉我,在疫情期间,他的公司几乎崩溃,他卖掉了两辆车,并把其他几辆车停在车库里,这样他就不必为它们支付保险。

但是,今年春天,在加拿大对乘飞机旅行的人增加了酒店要求后,业务开始起飞。现在,梅纳德的车队在伯灵顿和蒙特利尔、渥太华,甚至魁北克市(单程四小时的车程)之间来回穿梭,运送从佛罗里达返回的加拿大人,他们愿意支付给他大约400美元,以规避强制性的三晚酒店住宿。

在疫情之前,梅纳德的旅行中只有一小部分是跨越边境的。他告诉我:“上个月可能是我们有史以来业务量最大的一个月,简直是破纪录了。”

然而,相对于从严格的边境限制中收益的人,企业则更多的是遭受损失。例如,佛蒙特州北部的度假村和零售商,其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加拿大游客,该州旅游和营销专员希瑟·佩勒姆告诉我:“他们正在为维持生计而苦苦挣扎。”

迪克·马扎是一位资深州参议员,他也在距离加拿大边境不到一小时车程的尚普兰湖岸边,拥有一家受欢迎的杂货店。他告诉我:“我记得去年夏天以来我没有向游艇码头送过一次货,以前有几百艘加拿大船来访、消费。”

对加拿大在放松旅行限制方面如此谨慎的主要解释是,虽然加拿大在这场疫情中的整体表现比美国好,但今年春天相对而言麻烦更多。加拿大的疫苗推广速度较慢,新冠病例数在经历了2月和3月的消退后,于4月初激增,几乎达到冬季的峰值。

最近,在5月中旬,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甚至呼吁对进出美国的陆路口岸实施更严格的限制。政府对那些离开加拿大、现在面临艰苦入境的公民几乎没有表示同情,因为其中许多是到美国去过冬的加拿大人,是他们无视政府不要旅行的警告在先。

特鲁多政府也尚未确定将要求接种疫苗的个人提供什么证明,这在美国是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在美国,一些共和党领导的州已经禁止所谓的疫苗护照。

尽管如此,要求至少部分重开边境的呼声已经持续了几周。加拿大的一个政府咨询小组上个月建议取消对完全接种疫苗者的大部分限制,以及对接种过一次疫苗者的一些限制。

周二,白宫宣布,它正在与加拿大、墨西哥、英国和欧盟一起建立“专家工作组”,探讨如何安全地重新启动国际旅行。最近几天,特鲁多说可能很快就会出台一项新政策,放宽对完全接种疫苗的旅行者的限制。这些宣布给依赖美加过境旅行者的企业带来了一丝希望。但两者都没有确定的日期,就目前而言,这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盼望重开的北美边境将继续关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