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季度GDP增长超18%,繁荣之下消费者和小企业仍谨慎不安

4月16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8.3%,这是1992年有季度GDP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值。

Alexandra Stevenson 和 Cao Li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称虽然中国第一季度的经济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但是小企业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消费者对新冠的封锁心有余悸,因而普遍表现出谨慎的消费态度,中国经济要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看来还需要一段时日。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Twitter

工厂在忙碌,新的公寓被抢购一空,更多的工作机会正在等待人们去争取。中国周五发布新的经济数据,显示出疫情过后的显著增长。

问题是,中国的小企业和消费者能否充分分享这个好时光。

预计,与去年同期相比,中国今年前三个月的经济增速达到令人瞠目18.3%。但这种增长不仅反映了中国的现在,也反映了过去——中国的经济产出在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了6.8%。

一年前,城市完全关闭,飞机停飞,高速公路封锁,以控制新冠病毒的蔓延。如今,由于人们在家工作,以及全球经济复苏的召唤,全球对中国制造的电脑屏幕和游戏机的需求正在飙升。随着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美国人希望把钱花在庭院家具、电子产品和其他中国工厂生产的产品上,这种需求还在继续。

中国的复苏也受到了大型基础设施的推动。起重机点缀着城市的天际线,公路和铁路建设项目提供了短期就业机会,房地产销售也帮助增强了经济活动。

但出口和房地产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也就仅此为止。现在,中国正努力让消费者恢复到疫情前的生活方式,随着越来越多的疫苗接种,其他国家很快也将不得不应对这一问题。

预计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有所减弱。政策制定者已经采取行动抑制房地产市场和企业部门的过热,在这些领域,许多企业的借贷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中国的许多经济学家正在寻找更广泛的复苏迹象,即减少对出口和政府的依赖,更多地依赖中国消费者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

缓慢的疫苗推广和对封锁的记忆让许多消费者依然心有余悸。餐馆仍在努力恢复元气,经济学家希望“报复性消费”能够推动经济增长,但是服务员、店主和学生们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当病毒爆发时,中国当局会迅速再次实行封锁措施,损害小企业和他们客户的利益。

为了避免今年2月份的疫情爆发,当局取消了数百万外地打工人员除夕年假的旅行计划,这可是中国最大的节日。

标普全球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肖恩·罗奇表示:“中国的新冠肺炎战略一直是把疫情的苗头掐死在摇篮里,有很多人自愿保持社交距离,这阻碍了正常化,也正在影响着服务业。”

吴珍(音)在中国东南部江西省的鹰潭市经营着一家家族企业,拥有13家餐厅和数十个宴会厅。当中国经济去年开始反弹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到她的餐馆点他们最喜欢的菜,比如红烧肉。但就在她和她的员工开始准备春节之际,新一轮的新冠疫情爆发,当局将聚集在一个地方的人数限制在50人。

33岁的吴珍女士说:“对我们的生意来说,这本来应该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

今年,吴珍认为在春节期间关闭整个店铺可能更划算。“如果我们供应年夜饭,一天的工资比平时高出三倍。我们干脆关门歇业,这样可以省下更多的钱。”这是该餐厅在假日期间连续第二年关门了。

吴女士两年前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这家公司,雇有800多名员工。在疫情爆发前,四分之三的业务收入来自于盛大的婚宴和家庭聚会。她说,经过数月的病毒限制措施,业务尚未恢复正常。

像吴女士这样的小企业主所面临的挫折也影响了那些对放开消费感到不安的普通消费者。据中国最大的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称,与一年前相比,酒店、餐厅、娱乐服务和房地产领域的工作机会更多。但中国家庭仍对支出持谨慎态度。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牛津经济研究院亚洲经济系主任高路易等经济学家对此感到担忧。高路易认为,家庭储蓄是中国消费者被困国内数月后,是否准备好开始消费的一个指标。

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家庭的储蓄比前几个季度都要多。高路易说:“展望未来,需要一场令人信服的疫苗接种运动,以及劳动力市场状况的持续改善,才能释放消费支出,从而降低储蓄率。”

去年,许多家庭为了购买房产和支付疫情期间的费用而负债更多。中国在很大程度上仍然缺乏许多富裕国家提供的那种社会保障体系,一些家庭不得不动用储蓄来支付医疗保健和其他大额费用。

与许多发达国家不同,中国没有对消费者提供补贴。去年,中国没有通过发放支票来刺激经济,而是命令国有银行向企业放贷,并提供退税。

农历新年假期期间的旅游限制抑制了消费者的热情,减缓了中国购物者的势头。但周五公布的零售数据显示,3月份的销售好于预期,这使得像25岁的李金秋(音)这样的消费者对未来几个月更有信心了。

目前,刚结婚不久,家中有宝宝的李先生仍然选择存钱而不是花钱。他原计划为家族企业工作,但家族企业受到了疫情的冲击,他认为如果他留在家族企业,不会有太多机会。

“全家人都有一些危机感,”李先生说,“由于疫情和家业,我有危机感。”

李先生说,他收到了北京一家金融公司销售工作的邀请,但为了照顾宝宝,他推迟了入职时间。他说,他曾经借钱买过一些东西,比如他那辆价值15万美元的奔驰。现在他开着一辆价值4.6万美元的电动汽车,还推迟了买新衣服的计划。

他说:“当我花钱的时候,我会更加谨慎。”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