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硅谷大佬用VR帮玩家逃避现实,并实现精神控制

Photo by Minh Pham on Unsplash

《连线》杂志发表评论,认为虚拟现实是硅谷大佬给普通人打造的逃避现实的技术,他们的目的是全面控制人们的现实生活和精神空间。

虚拟现实(VR)的未来远不止是电子游戏。硅谷认为,创建虚拟世界是解决政治问题的终极自由市场方案。在一个财富日益不平等、环境灾难增多和政治愈发不稳定的世界里,为什么不卖给每个人一个VR设备,把他们带到一个没有痛苦和苦难的虚拟世界?

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们并不羞于分享这些。《世界毁灭》的联合创作者、Oculus的前首席技术官约翰·卡马克在2020年的一次采访中告诉乔·罗根(喜剧演员,播客主持人):“有些人误解了这一点,做出了错误的反应。VR的承诺是创造出你想要的世界。在地球上,给每个人想要的一切是不可能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理查德·布兰森的私人岛屿。人们对任何经济话题都持消极态度,但这是资源配置问题。你必须决定事情的发展方向。从经济上讲,你可以在虚拟世界里给很多人带来更多的价值。”

虚拟现实是一种很有吸引力的逃避方式,但它并不能解决世界上的问题。现实世界的问题将会超越Epic、Valve和Facebook等公司创造的虚拟空间的边界而持续存在。如果不采取果断和大胆的行动,我们的星球将继续燃烧,贫富差距将扩大,极权主义政治运动将蓬勃发展。而我们中的一些人则沉浸在虚拟世界中。

更糟糕的是,虚拟世界将由创建它们的公司拥有和控制的。如果你想了解未来的图景,那就想象一下,一套Facebook品牌的VR头盔永远绑在一个瘦弱的人脸上。

根据决定硅谷生死的自由市场原则,虚拟现实是输家。根据2020年12月的一项硬件调查,只有1.7%的Steam(目前全球最大的综合性游戏发行平台之一)用户拥有VR头盔。虽然在疫情期间,头盔的销量确实有所上升,2020年的销量比2019年增加了大约30%,但总体而言,电子游戏的销量总体上也增长了。

美国电子游戏开发商及发行商Valve在2020年3月发布了《半条命:Alyx》,当时正是封锁开始的时候。这是《半条命》13年来的第一款新游戏,是粉丝们十多年来一直翘首以盼的游戏系列的延续。作为一款VR游戏,它的销量非常好,卖出了超过200万套,但并没有达到2020年最畅销游戏的销量,并且很快就被主流媒体所遗忘。除非你真的对虚拟现实感兴趣,否则你可能不会在2020年谈论《半条命》。

理由是显而易见的。首先,虚拟现实非常昂贵。在高端市场,Valve首款头盔Valve index售价1000美元。Facebook的Oculus Quest 2售价为299美元。要玩《半条命》,这些设备需要连接到高端游戏PC上。这些机器的价格各不相同,但能够处理VR的设备大约需要1000美元。一旦机器设置好,头盔连接好,玩家就需要开辟一个专门的物理空间来玩游戏。大多数游戏要求至少6.5英尺乘5英尺的地方(大约3平方米),但是空间越大越好。

VR需要大量资金和物理空间来进行设置,而令人头疼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它让我想起了早期的电脑游戏。大多数情况下它都能运行,但为了获得最佳体验,我花了数小时调整设置、控制和重新配置硬件。

金钱、空间和时间并不能保证你会喜欢虚拟现实游戏。有些人在虚拟现实中会感到恶心和眩晕。有时,你可以通过适当调整硬件或慢慢进入情境来克服这个问题。有些人有了自己的“抗VR力”,然后很快适应。有的人则不行。撇开VR带来的不适不谈,这种技术对一些人来说是不可想象地难以接近。到2020年,电子游戏行业在普及电子游戏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虚拟现实连带其笨重的头盔和奇怪的控制器,对一些人来说根本不可能使用。

Photo by Maxim Hopman on Unsplash

但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克服的。正如卡马克在接受罗根采访时提到的,科技公司将降低头盔的成本。他表示:“就绝对性能而言,摩尔定律(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大卫·豪斯提出,芯片的性能每18个月会提高一倍)的说法可能正在被淘汰,但我们仍能从这些产品中获得很高的性价比。我们可以拥有廉价的虚拟现实设备,让很多很多人都能拥有它们。”

卡马克明示了科技公司推动虚拟现实的重要性。“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豪宅。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家庭影院的。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在虚拟现实中模拟这些东西。现在,模拟并不像真实的那样好。如果你很富有,你有自己的家庭影院或豪宅和私人岛屿,那很好……你可能不是受益最多的人,”他说,“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住在拥挤的房间里,如果他们有无限的资源,这不是他们会选择的生活方式。”

这绝对是真的,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住在狭小的空间里,如果有的选,他们不会选择这样生活。但卡马克的解决方案是创造一个人们可以逃离的虚拟世界。这是对未来的一种承诺,届时人们的生活条件仍然很糟糕,但人们已经接受了他们的物质条件,并退回到科技公司创造的幻想世界。

VR不会止步于眼镜和扬声器。伊隆·马斯克正在研究一种名为Neuralink的脑机接口。Valve的游戏设计师加布·纽维尔也投入了大量资金去创造“文字矩阵(literal matrix)”。他在2020年告诉全球最大游戏媒体IGN:“我们比人们想象的更接近黑客帝国。”

在接受新西兰新闻1频道的电视采访时,纽维尔明确表示要创造一个大脑和电脑相互连接,电脑能够改变大脑的世界。他甚至称人体为“附带的肉”,并进一步使肉体形态非人化。“你习惯了通过眼睛来体验世界。但眼睛是由一个低成本的竞标者创造出来的,他并不关心失败率和退货授权。如果眼睛坏了,就没有办法修复任何东西。从进化的观点来看,这完全是有道理的,但并不反映消费者偏好,“纽维尔说,听起来像一个卡通片里的反派角色。

纽维尔的目标是实现一个比真实世界更美好、更迷人的幻想世界。“所以真实世界将不再是我们用来衡量最佳视觉保真度的标准,”他说,“与你在人们大脑中创造的体验相比,现实世界将显得扁平、无色、模糊”。

如果这一切听起来像是未来的噩梦般的景象,那么你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到那时,我们周围的世界燃烧着,而我们却退回到幻想世界中。卡马克告诉罗根:“互联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件艺术品:一个反乌托邦式的孩子坐在一个可怕世界的角落里,流着口水,戴着画有彩虹图案的屏幕。人们会说,‘这就是你想要构建的世界,人们沉浸在虚拟现实中,忽略了他们周围的世界。’”

卡马克的回应并不令人满意。“如果他在这个可怕的地方把眼镜摘下来,他的生活真的会更好吗?”他问道。“我住在达拉斯,这里有100华氏度(约和38摄氏度)。我们通过所做的一切改变周围的世界,我们住在空调房里。人们通常不会说,‘哦,因为空调,你不能体验你周围的世界’……这就是人类的做法,我们让世界屈从于自己的意愿。”

Photo by Stella Jacob on Unsplash

对于卡马克来说,虚拟现实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途径。他说:“这就是世界变得更好的方式,通过开发技术并将其分发给人们,让他们拥有比不存在这一技术时更好的东西。”

对虚拟现实的评估忽略了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对技术的几个基本认识。技术非但没有解放世界,反而为我们的生活引入了新的控制方法。当硅谷开始主宰我们的生活时,权力就易手了。Facebook、谷歌、苹果和亚马逊对我们的生活有着难以置信的控制,而它们所拥有的很多权力被阻碍了。

急于创建数字世界的做法既忽视了严酷现实,也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科技公司不仅控制我们每天使用的应用程序,还控制我们居住的世界,我们可能会被操纵。看看Epic,它的《堡垒之夜》被誉为第一个虚拟时空。《堡垒之夜》并不是一个人人享有自由和宫殿般的国度,它只是一款颇受欢迎的电子游戏,有时会举办令人印象深刻的现场活动,同时向其玩家出售滑稽的服装。

虚拟世界将按照创造者的形象,而不是参与者的形象来塑造世界。地主们已经在区块链支持的虚拟时空高地上划分了地盘。当苹果公司和《堡垒之夜》开战时,遭殃的是他们的用户。虚拟世界可以是我们想要的任何样子,但硅谷将其视为向普通民众推销数字豪宅和电影院的地方。那将是一个拟像,一个和我们的现实世界一样糟糕的虚假世界,只是不再有痛苦的感觉。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要价会很高的。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