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消费热度不减,先买后付初创Zilch融资8000万美元

<p>据商业内幕网报道,推行先买后付(Buy-now, pay-later)模式的初创公司Zilch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进行了第三轮融资,以5亿美元(约合32.55亿人民币)的估值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8000万美元(约合5.20亿人民币)。</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B1brQGpwSrSJX6Ns">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先买后付是一种信贷形式,它允许各大零售商的客户分期付款购买商品。虽然通常不附带任何费用,但先买后付公司的条款称,他们与追债机构有合作,以便收回欠款。</p> <p>如Afterpay、Clearpay、Klarna等该领域的公司,近年来呈爆炸式增长。</p> <p>Zilch提供了一种先买后付的产品,让客户在可以使用万事达卡的地方,以零利息的方式分6周支付款项。</p> <p>该公司没有披露参与交易的投资者们。</p> <p>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贝拉曼(Philip Belamant)特告诉内幕网,其中一位新投资者是一家美国大型机构投资者。</p> <p>他表示:“我们上市时的处境与上一轮融资截然不同。作为一家企业,我们已经超过了所有的预期数字,因此采用了竞价投标的方式来筹集资金。”</p> <p>这轮融资花了几周时间才结束,而且是在没有正式投资推介平台的情况下完成的。资金将用于在英国现有85名员工的基础上,再引进100名新员工,在向美国和欧洲扩张也在其考虑范围内。</p> <p>去年12月,Zilch进行了2020年的第二轮融资,即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的B轮融资,该交易由金融科技基金Gauss Ventures和比价网站运营商Moneysupermarket.com联合创始人西蒙·尼克松(Simon Nixon)领投。</p> <p>到2025年,欧洲的先买后付交易量预计将达到3570亿美元(约合2.32万亿人民币)。</p> <p>作为市场之一,欧洲未来几年可能会占到先买后付消费额的50%之多,其中绝大多数用户年龄在35岁以下。</p> <p>在金融监管机构前负责人克里斯托弗·伍拉德(Christopher Woolard)制作了一份报告后,英国政府表示计划对该行业进行监管。</p> <p>Zilch是英国唯一一家受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监管的先买后付公司。</p> <p>菲利普称,在融资过程中,即将到来的监管是投资者的一个关键话题。他补充道,英国市场仍将是该公司的重点。</p>

Clubhouse热度不再,投资者正在寻求下一个爆款软件

<p>据CNBC报道,音频应用Clubhouse在今年早些时候风靡一时,但有迹象表明,它的热度开始逐渐消退。</p> <p>2月,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几天之内就跳上了Clubhouse,这款社交聊天应用也随之开始风靡。</p> <p>马斯克甚至问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否愿意加入他在平台上的对话。然而,快进到今天,一些炒作似乎已经消失了。</p> <p>这款只接受邀请的苹果应用在上个月迎来了它的第一个生日,它允许用户找到并收听群体之间的对话。这款应用很快就受到了硅谷人士的拥护,在1月份的一轮融资中,它得到了知名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支持(其联合创始人时常就这款应用发表讲话),据报道,它的估值为10亿美元。</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UlejcKoMKhhW80zm">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周日,Clubhouse证实Andreessen已经领投了新一轮C轮融资,此前The Information上周五曾爆料过这一消息。据报道,最新一轮投资包括新的支持者DST Global(一家俄罗斯投资集团)和Tiger Global Management(一家美国投资公司),Clubhouse公司估值为40亿美元。但投资者似乎比许多应用的用户更看好这家公司。</p> <p>虽然有些人急于获得Clubhouse的邀请,但一些已经在该平台上的用户却看不到长期的吸引力。Clubhouse由保罗·戴维森(Paul Davison)和罗汉·赛思(Rohan Seth)于2020年4月成立,该公司没有立即回应CNBC的提问。</p> <p>社交媒体分析师马特·纳瓦拉(Matt Navarra)告诉CNBC,“我认为最初获得Clubhouse邀请的热潮已经消退了。”</p> <p>对Clubhouse的主要抱怨之一是,当用户打开应用程序时,缺乏相关的会谈或聊天室。</p> <p>一位用户告诉CNBC:“我试着进入了一下,但它向我展示的唯一的房间是由那些自称为黑客的人管理的,这感觉就像社交媒体经理在其他人之前就占领了聊天室”。</p> <p>纳瓦拉说,Clubhouse的一大挑战就是,要确保用户每次打开应用时,都会发现很多很棒的聊天室和演讲者。随着更多用户的加入,优质内容会被稀释,内容质量问题只会变得更加艰难。</p> <p>帮助品牌通过社交视频做广告的公司Fanbytes的首席执行官Timothy Armoo告诉CNBC,在正确的时间向正确的人展示正确的东西是个“硬问题”,而且无法规模化。</p> <p>他表示,“精英主义者已经离开了大楼,Clubhouse的魅力在于,你几乎可以偷听到有趣的人的有趣谈话。既然有趣的人都离开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p> <p>Clubhouse的热度正在消散的另一个原因在于,随着英国和美国等国家对疫情限制逐渐放宽,人们现在可以到外面去了。</p> <p>尽管最初大张旗鼓,但根据应用追踪公司App Annie与CNBC分享的数据,截至4月14日,Clubhouse的下载量仅为1420万次。与此同时,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Twitter等社交平台拥有数十亿用户。</p> <p>根据App Annie发言人的说法,Clubhouse的下载量已经稳定下来。她说,“与大多数应用发布一样,前几周总会有巨大的下载量,然后下载会逐渐减少。”</p> <p>相比之下,根据应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TikTok在2020年4月之前的五个月内被下载了5亿次,总下载量达到20亿次。其他方面,根据研究公司Statista的数据,增强现实手机游戏Pokemon Go在上线几个月内下载量超过5亿次。</p> <p><strong>Clubhouse与Twitter Spaces和Facebook之间如何选择?</strong></p> <p>一些在应用上安排活动的Clubhouse用户已经开始考虑其他选择。</p> <p>可持续发展中心(Sustainability Hub)的创建者萨拉·埃萨(Sara Essa)在Clubhouse上为其41400名会员举办了几场每周活动,她告诉CNBC,她正在考虑换一个平台。</p> <p>埃萨说:“我正试图让我的社区离开这个平台,并在其他地方举办我们的讲座。”她声称可持续发展中心是Clubhouse上最大的气候社区。</p> <p>她说 "人们正在迅速离开",因为Clubhouse改变了算法,她指责该公司没有听取用户的反馈。</p> <p>寻找新的平台是埃萨目前最大的障碍,但她正在考虑在线活动应用Hopin,尽管它成立不到两年,但却拥有56.5亿美元的估值。她不太热衷于使用Twitter新推出的Twitter Spaces。</p> <p>她说,“Twitter Spaces不会成功,很多人都不使用Twitter,所以会疏远很多人。”</p> <p>与此同时,科技新闻网站TechCrunch的主编、"科技媒体周报 "的主持人迈克·布彻(Mike Butcher)上个月放弃了Clubhouse,转而使用Twitter Spaces。然而,这种尝试是短暂的。</p> <p>在Twitter Spaces上只主持了两次活动后,迈克表示,“我认为我们必须回到以前的Clubhouse闹市,我完全赞成在后期再回到Twitter Spaces,但Twitter Spaces存在一些问题。”</p> <p>Twitter Spaces使迈克的音箱崩溃了,导致整个节目停播。</p> <p>迈克还批评Twitter Spaces:音频质量低,无法预先预订或安排空间,因此难以推广。他在Twitter Spaces上的听众人数约为40-50人,而在Clubhouse上的听众人数为150多人。</p> <p>本月早些时候,彭博社报道称,Twitter也在考虑以40亿美元左右的价格收购Clubhouse。此前几天,彭博社报道称,Clubhouse正在与投资者洽谈融资事宜,本轮融资的估值约为40亿美元。</p> <p>与此同时报道称,Facebook正在开发自己的Clubhouse竞争对手。TechCrunch在3月份公布的截图显示,Facebook的音频产品将是Facebook现有Messenger Rooms的延伸,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应用。同时,据报道,LinkedIn、Slack和Spotify也在开发竞争对手的产品。</p> <p>风险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前合伙人、技术分析师本尼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告诉CNBC,投递式音频聊天最终可能会被到处使用,就像现在“故事”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变得无处不在一样。</p> <p>但将它们添加到的网络很重要,这个过程并不是可以互换的,链接它们的机制可能比格式更重要,这就是为什么TikTok能够成功"</p> <p>Facebook可以将“故事”添加到一切事物中,但他们不能将独特的每个短视频添加到一切事物中,因为重点是消费模式和网络,而不是短格式肖像视频。音频聊天也是一样,重点是你如何做,以及你把它连接到什么网络,而不仅仅是添加实时音频。</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