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法部正考虑特赦披露外国资助的学者,指控麻省理工华人教授已被指种族主义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u88b4BdzHw04M"> <figcaption> PHOTO: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figcaption> </figure> <p>据华尔街日报,美国司法部官员正在考虑一项特赦计划,让美国学者可以披露过去的外国资助情况,而不必担心因披露而受到惩罚。</p> <p>知情人士说,包括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总检察长约翰·德默斯在内的高级官员,近几个月讨论了这个项目,并分发了一份提议草案。</p> <p>目前,美国政府仍在努力解决如何在支持国际学术合作的同时,确保教授披露外国资金来源的问题。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司法部针对它所称的不当行为发起了多起诉讼,这些行为被描述为中国获取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尖端美国科学研究。</p> <p>自2019年年中以来,联邦检察官发起了十多起刑事案件诉讼,指控一些学者在接受中国政府资助的问题上撒谎,或指控访问学者在与中国军方的关系上撒谎,其中一些案件已导致被告认罪。</p> <p>上述知情人士说,正在讨论的这个项目,可能会让调查人员确定美国研究的外国资金范围,并帮助联邦调查局特工把重点放在他们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人身上。但知情人士说,该计划尚未付诸实施,一些检察官担心,它可能会削弱现有的案件。</p> <p>拜登新政府的官员,尚未表明他们将如何处理针对学者美国拨款提案的案件,但现任和前任官员说,他们预计国务院处理与中国有关问题的方式不会发生重大变化。</p> <p>一些美国的知名学者,对司法部关注外国研究资金的行动发起了批评,称政府曲解了常见的、无害的专业活动。</p> <p>麻省理工学院大约100名教职员工,在周四晚间致麻省理工学院校长L. Rafael Reif的一封信上签了名,表达了他们对联邦政府对其同事、机械工程师陈刚的调查的担忧。</p> <p>具有纳米技术专长的陈博士上周被捕,被控在向美国能源部申请拨款时隐瞒与中国实体的关系。</p> <p>学者可以与外国机构合作并获得资金,但在申请美国政府资助时必须披露这些联系。</p> <p>陈刚拒不认罪,并在缴纳100万美元保释金后获释。</p> <p>他被指控在2017年能源部的拨款提案中,遗漏了多个他担任过的职务,包括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的科学顾问、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评审专家和中国留学基金委的顾问。</p> <p>检方表示,他在2019年的进度报告中,也没有报告这些和其他中国政府的奖励,此前能源部资助了这项提议,他也没有提交一份详细列出至少一个中国银行账户资金的税务报告。根据刑事起诉书,陈刚至少早在2012年就与中国政府合作。</p> <p>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们表示,针对陈博士的刑事指控表明,“对麻省理工这样的地方如何开展或资助研究存在严重误解”,把写推荐信和评判研究提议等常规做法视为邪恶行为。</p> <p>“在很多方面,对陈刚的投诉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投诉,是对任何重视科学和科学事业的公民的侮辱,”他们写道。</p> <p>教授们的信也质疑了陈刚案是否有种族主义色彩。</p> <blockquote> <p>这些具有误导性的言论让我们对采取极端措施逮捕陈刚的动机产生了疑问,陈刚是一位在MIT履行职责的敬业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虽然刑事调查显然在一年多前就开始了,但我们发现,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检察官安德鲁·莱林(Andrew Lelling)在其任期的最后几天才开始实施逮捕。</p> <p>莱林由特朗普总统任命,是司法部 “中国倡议”(China Initiative) 指导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率先使用“创新检察方法”(innovative prosecutorial methods),针对来自中国或参与过与中国科学交流的学者。</p> <p>该运动的种族主义色彩,在莱林自己最近接受《科学》采访时的一句话中有所反映:“……不幸的是,我们的很多目标都是中国汉人。如果是法国政府把美国的技术当成目标,我们就会找法国人了。” 近年来,美国联邦当局开展了大量涉及华裔美国科学家和其他亚裔及亚裔美国后裔科学家的调查,这让我们更加担忧。</p> </blockquote> <p>前奥巴马政府能源部长朱棣文(Steven Chu)现在在斯坦福大学工作,他在去年秋天纽约大学举办的一次小组讨论中表示,虽然他对中国军方学生的间谍行为感到担忧,并希望在发表前对研究进行保护,但他担心政府的行为正在驱使有才华的研究生和教师离开美国。</p> <p>他说,“有一种巨大的压力……美国不再欢迎中国人了。”</p> <p>他描述了一名斯坦福大学的前研究生,因为这种情绪而拒绝了美国大学的录取。</p> <p>雷夫博士在周五下午写给麻省理工学院社区的一封信中说,他听到了许多华人和华裔学生、研究人员、和其他经历过“我们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不信任和怀疑气氛”的人的声音,并向他们保证,他们在学校受到重视。</p> <p>美国司法部官员正在考虑的大赦提议,将类似于10多年前设计的一项计划,那项计划旨在鼓励拥有瑞士银行账户的美国人申报这些账户。美国国税局正加大大力度,追回因海外逃税而损失的数十亿美元。</p> <p>美国司法部在针对陈刚的起诉书中,描述了陈刚与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官员就一些任命进行的接触。报告称,陈教授“向麻省理工隐瞒了大部分这些从属关系”,麻省理工学院要求教授至少每年提交一份利益冲突披露和外部专业活动报告。</p> <p>刑事诉状还称,陈博士没有向能源部披露他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的顾问委员会任职,并指出他和他的研究小组从该校“获得了大约1900万美元的资金”。</p> <p>麻省理工学院将承担陈博士的法律费用。</p> <p>雷夫博士在周五的信中表示,他不会涉及法律案件的具体细节,但他表示,麻省理工学院和中国大学之间的资助关系,被称为SUSTech,在2018年开始时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新闻网站上有详细介绍,是一个部门级别的合作,陈博士只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首任教务主任。</p> <p>他说,协议包括将在五年内向麻省理工学院支付2500万美元,其中包括1900万美元用于支持麻省理工学院的“合作研究和教育活动”,到目前为止,麻省理工学院已经收到了预期总额的一半。</p> <p>雷夫博士说,“Sutech关系,是麻省理工学院与学术机构保持的众多由教员领导的合作关系之一。”</p> <p>他说,这样的合作“对推进前沿科学至关重要”。</p> <h3>附,麻省理工百名教职员工公开信中英全文,引自公号“知识分子”</h3> <p>亲爱的拉斐尔:</p> <p>作为麻省理工学院(MIT)陈刚教授的同事和朋友,我们对他最近被捕感到沮丧和痛苦 [1]。</p> <p>我们都知道陈刚是一位真正受人爱戴的老师、学者、科学家、导师、同事和世界领先的学术专家,他还是MIT团体的忠实成员和奉献者。陈刚通过杰出的科学工作、对教育的深远贡献以及他的领导力,数十年来一直为MIT做着卓越的贡献。他的工作为美国的科学福利和经济增长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全球科学地位做出了重大贡献。</p> <p>陈刚在全球做的所有工作都在推动麻省理工学院的使命:“在科学、技术和其他学术领域的增进知识,教育学生,以在21世纪为国家和世界提供最好的服务。”</p> <p>我们与我们的同事陈刚团结一致,并感谢MIT领导正为陈刚自我辩护所提供的支持 [2,3],我们觉得他理应得到MIT的所有支持和承诺。因此,我们写信鼓励您和MIT继续直率、自豪且坚定地站在陈刚的身后。</p> <p>借助可获得的公开信息 [1,2],我们写这封信来分享对陈刚受指控一事的关注,及此事对学术界开放和知识自由的影响,这是解决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所必不可少的工作要素。令我们感到困扰的是,针对陈刚的控诉诋毁了正常的学术和研究活动,包括促进MIT的全球使命。</p> <p>我们承认并尊重美国政府在阻止其他任何国家窃取本国知识产权方面的利益。这封信的签署人是数百项专利的发明者们,我们认识到保护他们所授予的权利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还认识到,美国政府曾对中国使用非法手段窃取知识产权的行动表达关切 [4]。我们坚决支持那些为反对任何其他国家从事此类非法活动而做出的的积极努力。</p> <p>但在对陈刚的官方诉讼 [2] 和相关的公开声明 [3] 中,有许多令我们感到困惑的内容。对陈刚的刑事起诉与知识产权保护毫无关系。已发布的认定存在严重缺陷和误导性。这些指控充其量是美国政府对 MIT 在科研活动或科研资助方面的深深误解。</p> <p>官方诉讼充斥的指控和影射,实则基于我们职业生活中的一些最常规而无害的习惯性做法。其中的一些常规行为,例如为学生写推荐信以帮助他们获得奖学金,亦或是帮助他们获得有声望且应得的职业发展,都被描绘成某种协助学生与外部势力窃取美国技术的共谋。我们对研究计划的评估似乎也被以相类似的视角审视。</p> <p>我们没有在自己的研究计划书中报告所有这些活动,这一事实被用作指控我们故意进行不正当行为的认定基础。而事实上,有关这些做法的信息是我们工作中众所周知的常规要求。在许多方面,针对陈刚的指控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指控,并且也是对所有重视科学及科学事业的人的冒犯。</p> <p>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对美国政府针对陈刚的全部控诉内容,但在已公布的逮捕陈刚的刑事起诉书中,已经包含了一些具有严重缺陷和误导性的陈述:</p> <p>指 &nbsp;控 &nbsp;</p> <p>自2013年以来,“陈刚及其研究小组已收到约2900万美元外国资金,包括来自中国的南方科学大学(SUSTech)的1900万美元。”</p> <p>事 &nbsp;实 &nbsp;</p> <p>我们的理解是,陈刚没有获得2900万美元,而MIT是这笔款项的接收者。这笔钱让研究所和研究项目获益,而这些项目中教员及其学生也参与众多。单单将他和他的研究小组列为 “唯一” 接收者是完全错误的。与南方科技大学的合作伙伴关系是得到了MIT最高层的认可和监督的。</p> <p>指 &nbsp;控 &nbsp;</p> <p>南方科技大学是中国政府的代理人,因此不是一个合法的合作组织。</p> <p>事 &nbsp;实 &nbsp;</p> <p>MIT已与南方科技大学建立了正式的中心,并且由MIT任命陈刚为该中心的教务主任。该中心的任务是鼓励科学和教育交流,而在此使命的支持下,陈刚所做的也正是这些。MIT同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大学和机构都建立过相似的关系。</p> <p>世界上的大部分重要大学都是公共机构,因此可以合理地描述为属于该国政府的某个部门。如果美国政府领导者相信这些合作研究关系不当,可以从立法上或使用行政权力解决这些问题。</p> <p>指 &nbsp;控 &nbsp;</p> <p>在申请和汇报一项美国能源部(DOE)的经费时,陈刚隐瞒了与中国的隶属关系和合作关系,以此犯下了 “电信欺诈”,即一项联邦重罪。</p> <p>事 &nbsp;实 &nbsp;</p> <p>陈刚与中国在科学合作及其他的广泛联系早被大量披露和公开记录,从没隐瞒过公众,更不用说资深的DOE经费审查员。在这笔经费被执行之前和期间,陈刚定期地、一贯地且广泛地将这些科学合作和资助记入他的发表物中,在公共数据库中可获取。</p> <p>他的简历中包含62条有关中国的参考条目,可在MIT网站上下载。他的发表中标注的国际资助,正是指控中声称的 “隐匿” 信息。我们强调,更普遍地说,陈刚参与的广泛合作绝非秘密。</p> <p>指 &nbsp;控 &nbsp;</p> <p>陈刚推荐学生在中国担任职务并获得中国政府资助的奖学金。陈刚曾担任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评审员,并以此为中国服务。</p> <p>事 &nbsp;实 &nbsp;</p> <p>推荐学生获得国际职位和奖项,以及为美国和全世界的科学界评审提案和项目,是我们教师工作的一个重要和常规的部分。如果这项活动被描绘成不正当的、非美国人的或为外国势力服务的行为,那就是对我们所有人的侮辱。此外,评审科学提案和推荐学生获得职位和奖项是一项常规活动。对于形式上的疏漏有许多无害的解释。</p> <p>指 &nbsp;控 &nbsp;</p> <p>“他明知故犯,蓄意骗取(纳税人)1900万美元的联邦拨款,利用我们的系统来加强中国在纳米技术方面的研究。” ——调查员博纳沃隆塔(Agent Bonavolonta)</p> <p>事 &nbsp;实 &nbsp;</p> <p>我们认为,这一宽泛和毫无根据的指控没有得到任何证实。多年来,陈刚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部分是由联邦拨款资助的。陈刚的研究使美国的科学技术、MIT的世界科学地位、全球科学界以及陈刚的许多美国和国际学生受益。数十篇科学出版物表明,陈刚的意图和对研究支持的使用与麻省理工学院开展杰出基础科学研究的核心使命是一致的。</p> <p>这些具有误导性的言论让我们对采取极端措施逮捕陈刚的动机产生了疑问,陈刚是一位在MIT履行职责的敬业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虽然刑事调查显然在一年多前就开始了,但我们发现,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检察官安德鲁·莱林(Andrew Lelling)在其任期的最后几天才开始实施逮捕。</p> <p>莱林由特朗普总统任命,是司法部 “中国倡议”(China Initiative) 指导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率先使用“创新检察方法”(innovative prosecutorial methods)[5],针对来自中国或参与过与中国科学交流的学者。</p> <p>该运动的种族主义色彩,在莱林自己最近接受《科学》[6] 采访时的一句话中有所反映:“……不幸的是,我们的很多目标都是中国汉人。如果是法国政府把美国的技术当成目标,我们就会找法国人了。” 近年来,美国联邦当局开展了大量涉及华裔美国科学家和其他亚裔及亚裔美国后裔科学家的调查,这让我们更加担忧。[7]</p> <p>最后,我们感谢您和MIT对于陈刚教授的支持。我们知道学校正在经济上支持他,并为他提供辩护所需的信息。我们也了解到更多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中,以支持陈刚的学生和研究活动。我们已经准备好,以任何必要的方式随时与您共同协作,以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p> <p>我们也希望MIT能够承担起领导的责任,将这一艰难的时刻化为学习的机会,对于陈刚的这些指控将在维护这个国家学术自由的语境中讨论。从多个方面来讲,为陈刚辩护,就是为我们所珍视的科学事业辩护。我们都是陈刚。</p> <p>签名: &nbsp;</p> <p>约100位MIT教授 &nbsp;</p> <p>Dear Rafael,</p> <p>As colleagues and friends of MIT Professor Gang Chen, we share our dismay and pain over his recent arrest [1]. We all know Gang as a truly beloved teacher, scholar, scientist, mentor, colleague, and world leading academic. We also know him as a loyal and devoted member of the MIT community. Gang has served MIT with distinction over decades through his extraordinary scientific work, his profound contributions to education, and his leadership. His work has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American scientific welfare and economic growth, and to MIT’s worldwide scientific standing. All his global work has been furthering MIT’s mission “to advance knowledge and educate students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other areas of scholarship that will best serve the nation and the world in the 21st century”.</p> <p>We are standing in solidarity with our colleague, we wish to express our appreciation for the support that MIT leadership is providing to Gang as he prepares to defend himself [2,3], and we feel that he deserves every support and commitment from MIT. Moreover, we are writing to encourage that you and MIT continue to stand forthrightly, proudly, and energetically behind Gang Chen.</p> <p>With the information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1,2], we are writing to share our concerns on the allegations against Gang,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open academia and intellectual freedom, which are essential elements of work towards solving the World’s greatest challenges. We are troubled that the complaint against Gang vilifies what would be considered normal academic and research activities, including promoting MIT’s global mission.</p> <p>We recognize and respect that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has an interest in keeping any country from steal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 signatories to this letter are inventors of record on hundreds of patents, and we recognize the importance of protecting the rights that they confer. We also recogniz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has expressed concern that China is using illicit means to ste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4]. We strongly support efforts to oppose any such activities conducted by any foreign country.</p> <p>But we are baffled by many elements of the official complaint [2] and the associated public statements [3] against Gang Chen. The criminal complaint against Gang has nothing to do with protec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s published it is deeply flawed and misleading in its assertions. At best, it represents a deep misunderstanding of how research is conducted or funded at a place like MIT. The official complaint is filled with allegations and innuendo based on what are in fact some of the most routine and even innocuous elements of our professional lives. Standard practices such as writing recommendations for our students, so that they might receive fellowships or other prestigious and well-deserved career advancements, are portrayed as some sort of collusion with outside forces in an effort to help them steal American technology. Our routine participation in the evaluation of research proposals seems to be viewed in a similar manner. The fact that we do not report all these activities in our own research proposals is used as a basis for allegations of intentional wrongdoing, when in fact information about these practices is a well known and routine requirement of our job. In many respects, the complaint against Gang Chen is a complaint against all of us, and an affront to any citizen who values science and 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p> <p>While the full extent of the charges against Gang are not known at this time, the criminal complaint as published to justify Gang’s arrest already contains some deeply flawed and misleading statements:</p> <p>&nbsp;Allegation</p> <p>That since 2013 “CHEN and his research group has received approximately $29 million of foreign funding, including $19 million from the PRC's Souther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USTech]”</p> <p>Facts</p> <p>Our understanding is that, Gang did not receive $29 million, and MIT was the recipient of this money, which benefited the Institute, the research programs of many of its faculty, and its students. Singling him and his research group out as the “sole” recipient is simply wrong. The partnership with SUSTech was approved and overseen by MIT at the highest levels.&nbsp;</p> <p>Allegation</p> <p>That SUSTech operates as a proxy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us is not a legitimate organization to collaborate with.</p> <p>Facts</p> <p>MIT has created a formal Center with SUSTech University, it is MIT who appointed Gang as the Faculty Leader of this Center. The mission of this center is to encourage scientific and educational exchange, which is exactly what Gang has done under its auspices. MIT has similar relationships with universities and other entities from other countries as well as China. Most major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are public institutions and can be described reasonably as belonging to some arm of their country’s governments. If leaders in the U.S. government believe cooperative research relationships with them are improper, the issue could be addressed legislatively or with executive authority.&nbsp;</p> <p>Allegation</p> <p>That Gang hid his affiliation and collaborations with China in applying and reporting on a DOE grant and in doing so committed “wire fraud,” a federal felony.</p> <p>Facts</p> <p>Gang’s scientific collaborations and broader connections to China are a matter of extensive disclosure and public record and anything but hidden from the eyes of the public let alone the sophisticated grant reviewers at the DOE. Gang routinely, consistently and extensively credited these scientific collaborations and funding in his publications available on public databases before and during this grant execution. His CV, available for download on MIT’s website, contains 62 references to China, and his publications cite international funding specifically from the very sources claimed in the complaint to be “hidden”. We emphasize that more generally, the extensive collaborative efforts that Gang is involved in are far from secret.&nbsp;</p> <p>Allegation</p> <p>That Gang recommended students for positions in China and for scholarship awards fund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hen served as a reviewer for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and in doing so served the PRC.</p> <p>Facts</p> <p>Recommending students for international positions and awards, as well as reviewing proposals and projects for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in the US and world-wide, is an essential and routine part of our job as faculty. That this activity would be portrayed as improper, unamerican or as a service to a foreign power is an affront to all of us. Moreover, reviewing scientific proposals and recommending students for positions and awards is a routine activity. There are many innocuous explanations for omissions on forms.&nbsp;</p> <p>Allegation</p> <p>“He knowingly and willfully defrauded (the Taxpayers) out of $19 million in federal grants by exploiting our system to enhance China’s research in nanotechnology.” – Agent Bonavolonta</p> <p>Facts</p> <p>We believe that there is no substantiation provided to this broad and unqualified accusation. Gang’s research at MIT has been funded in part through federal grants over the years. Gang’s research has benefitted Americ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IT’s worldwide scientific standing, and the global scientific community, as well as Gang’s many American and international students. Dozens of scientific publications demonstrate that Gang’s intent and use of research support were consistent with MIT’s core mission of conducting outstanding basic scientific research.&nbsp;</p> <p>These misleading statements lead us to question the motivation for taking the extreme step of arresting Gang Chen, a dedicated scientist and educator performing his duties at MIT. While the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pparently started more than a year ago, we find it noteworthy that U.S. Attorney Andrew Lelling commenced the arrest in the last few days of his tenure. Lelling was appointed by President Trump and is a member of the Steering Committee of the DOJ’s “China Initiative”, which has spearheaded the use of “innovative prosecutorial methods” [5] to target academics who are from or have participated in scientific exchange with China. The racial undertones of this campaign are reflected in the following quote from Lelling himself in a recent interview for Science [6] “….unfortunately, a lot of our targets are going to be Han Chinese. If it were the French government targeting U.S. technology, we’d be looking for Frenchmen.” Our concerns are compounded by the number of investigations involving Chinese American scientists and other scientists of Asian and Asian American descent conducted by federal author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recent years [7].&nbsp;</p> <p>Finally, we appreciate your and MIT’s support of Gang. We understand that the Institute is supporting him financially and providing him with the information he needs to defend himself. We also understand that preparations are underway to support Gang’s students and research activities. We stand ready to work with you in whatever way is necessary to help in this difficult time.&nbsp;</p> <p>We also urge that MIT assume leadership in transforming this difficult time to a learning moment, in which the allegations against Gang Chen are discussed in the context of defending academic freedom in this country. In many respects the defense of Gang Chen is the defense of 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that we all hold dear. We are all Gang Chen.&nbsp;</p> <p>Signed by:</p> <p>~100 MIT faculty</p> <p>参考文献</p> <p>1.https://news.mit.edu/2021/professor-gang-chen-fraud-0114</p> <p>2. Criminal complaint Agent McCarthy on January 13, 2021; https://www.wwlp.com/wpcontent/uploads/sites/26/2021/01/Chen-Gang-criminal-complaint.pdf</p> <p>3. Remarks in press conference by FBI Agent Bonavolonta; https://www.fbi.gov/contactus/field-offices/boston/news/press-releases/fbi-special-agent-in-charge-joseph-rbonavolontas-remarks-at-press-conference-announcing-arrest-of-mit-professor-gang-chen</p> <p>4.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https://www.dni.gov/files/ODNI/documents/2019-ATA-SFR---SSCI.pdf</p> <p>5. Op-Ed in the Boston Globe on Feb. 11, 2020 written by Lelling and Bonavolonta; 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0/02/11/opinion/intel-chinas-counterintelligencethreat-america/</p> <p>6. Lelling interview with Science on Feb. 3 2020;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2/us-prosecutor-leading-china-probe-explainseffort-led-charges-against-harvard-chemist</p> <p>7. https://news.bloomberglaw.com/bloomberg-law-analysis/analysis-china-rises-as-u-sdomestic-law-enforcement-concern</p>

三星计划在美国新建芯片工厂,投资高达170亿美元,正值美国希望芯片自给自足

<p>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韩国三星电子正考虑投资最多17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得克萨斯州或纽约建设一家芯片制造厂。</p> <p>一位知情人士说,三星正在凤凰城及其周边地区物色两家门店,在奥斯汀市及其附近物色两家门店,并在纽约州西部的杰尼斯县物色一个大型工业园区。</p> <p>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三星在考虑是否会在美国继续扩张的重要因素是,美国联邦政府是否会出台激励措施,以抵消其他国家政府提供的补贴,还有世界其他地区更低的成本。</p> <p>美国正在考虑拨出数十亿美元资金来发展本国芯片制造业,减少对台湾地区、中国大陆和韩国的依赖。今年1月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包括了新的芯片制造激励措施,但是美国国会还没有为这些措施提供资金。</p> <p>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三星与亚利桑那州古德伊尔市官员之间的通信,三星拟议中的工厂将雇用至多1900名员工,计划在2022年10月前投入运营,这个城市是三星公司正在考虑的地点之一。</p> <p>信中称,按照大型工业项目的惯例,地方政府将提供一系列激励措施,包括税收减免和基础设施升级,以吸引工厂。</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mkdW3AuhynO5as9"> <figcaption>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kotecinho?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Kote Puerto</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samsung?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 </figcaption> </figure> <p>华尔街日报称,美国历史上没有为芯片工厂提供过联邦援助。但疫情凸显出,全球供应链的中断可能会导致,从5G智能手机到喷气式战斗机等关键技术所需的关键原料的流动,美国政府对在芯片行业更加自给自足有了更多兴趣。</p> <p>波士顿咨询集团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随着近几十年来亚洲芯片行业的崛起,美国在芯片制造业中的份额已降至12%左右。报道中称,要扭转这一趋势,美国需要为本国芯片行业提供 大量新的财政援助。</p> <p>在三星做出这一决定之前,其竞争对手台积电去年决定,将在凤凰城以北建造一座工厂,并在去年12月为这个价值120亿美元的项目购买了土地。</p> <p>台积电是一家代工芯片制造商,这意味着它是根据别人的设计生产芯片的。三星在美国的新工厂将专注于芯片代工业务,但该公司自己的一系列消费产品也使用了其工厂生产的芯片。</p> <p>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三星就在奥斯汀设立了芯片制造工厂,多年来一直在那里扩张。当地土地记录显示,三星公司去年在现有设施附近又购买了一块土地。根据市议会的一项议程,下周,它将要求当地官员搬迁这些设施附近的一条道路。有关该项目发展激励措施的讨论,已经出现在奥斯汀和附近城市泰勒的公共实体议程上。</p> <p>彭博早些时候报道称,三星正考虑投资100亿美元或更多美元在奥斯汀的一个工厂。</p> <p>美国新的一波芯片建厂,为整个半导体行业增加了新的变数。美国曾经领先的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已经落后于外国竞争对手,并计划将更多最先进芯片的生产外包给亚洲工厂。</p> <p>英特尔接受更多外包之际,竞争对手正逐渐削弱其主导地位。主要得益于芯片性能与英特尔不相上下或超过英特尔,还有不断上涨的股价,英特尔的对手已经展开了一波收购热潮。</p> <p>显卡芯片巨头英伟达拟斥资400亿美元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这将是芯片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英特尔的竞争对手AMD和模拟设备公司亚德诺半导体,也准备通过即将进行的巨额交易获得更大的行业影响力。</p> <p>三星基本上没有参与快速整合,其副董事长和事实上的领导人李在镕,因一起和韩国前总统相关的贿赂案重返监狱后,公司领导层再次陷入混乱。</p>

美国抗疫遇到新问题,疫苗短缺,大量接种预约取消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UBwrRbbBJ1KSbGZG"> </figure> <p>据纽约时报<a href="https://www.nytimes.com/2021/01/23/us/coronavirus-vaccines-canceled-appointments-shortages.html?action=click&amp;module=Spotlight&amp;pgtype=Homepage">报道</a>,美国卫生官员感到挫败,在病毒每天杀死数千人的同时,大量的可用疫苗没用上,许多疫苗预约被取消。</p> <p>随着新冠病毒席卷德克萨斯州的大部分地区,埃斯梅尔·波萨(Esmaeil Porsa)医生正在努力应对他所面临的最艰巨的挑战之一:他运营的休斯顿医院系统的疫苗已经用完了。</p> <p>波萨博士是哈里斯医疗系统的首席执行官,他们治疗了数千名基本上没有保险的患者。他在周五警告说,公司的全部疫苗供应可能在周六中午之前耗尽。问题不在于疫苗接种能力,波萨医生监督的疫苗接种中心每天可以很轻松地接种多达2000利疫苗,问题出在没有疫苗。</p> <p>“突然之间,疫苗分发停止了,”波萨博士说,“这令人困惑和沮丧,因为我一直听说有很高比例的疫苗已经分发,但没有被使用。”</p> <p>美国正处于疫情最致命的阶段之一,德克萨斯州和全国各地的卫生官员越来越绝望,他们无法得到明确的答案,为什么期待已久的疫苗突然短缺了。一个州接一个州的疫苗接种点取消了数千次预约,因为美国的疫苗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分销网络推广,当地官员不确定他们手中将还有多少供应。</p> <p>在南卡罗来纳州,博福特市的一家医院不得不取消6000个接种疫苗预约,因为它只收到了450剂疫苗。在夏威夷,毛伊岛的一家医院取消了5000次首次预约,并将另外1.5万次预约请求搁置。</p> <p>在旧金山,公共卫生部门曾一度预计本周的疫苗会告罄,因为加州官员在报告了比平时更多的过敏反应后,该市的分配量从一周前开始大幅下跌,暂时不得不搁置成千上万的疫苗接种预约。</p> <p>在纽约州,伊利县的官员在最近几天取消了数千次疫苗接种预约,原因是该州分到的疫苗数量大幅减少。</p> <p>德克萨斯州的情况尤其严重,该州平均每天约有2万例新冠肺炎病例,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当官员们无法得到急需的疫苗时,他们是否有能力控制疫情的传播。</p> <p>卫生官员正试图弄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他们对数百万可用的剂量未被使用的报道感到困惑。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截至周五上午,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莫德纳疫苗公司(Moderna)已向各州和地方政府发放了近3990万剂疫苗,但只有约1910万剂真正投入了使用。</p> <p>辉瑞和Moderna同意分别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两家公司正在加紧生产这些疫苗,每周总共释放1200万至1800万剂疫苗。</p> <p>按照这个速度,拜登政府有可能兑现在他上任第100天之前注射1亿支疫苗的承诺,公共卫生官员甚至可以在现有的疫苗供应的情况下加快疫苗接种的步伐。</p> <p>看来现有剂量的分配问题是造成美国部分地区出现的严重疫苗短缺的原因。随着越来越多的州向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广泛提供疫苗,再加上不断增长的需求,官员们警告说,疫苗分发问题可能会在未来几周持续存在。</p> <p>拜登(Biden)政府已承诺将全面改革各州的疫苗分配,甚至利用《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来增加供应,但疫苗专家警告称,由于生产基地已经面临产能限制,短期内疫苗短缺问题将持续存在。</p> <p>各州和地方政府,以及医院的管理人员,都在想办法解决问题。在休斯顿,波萨博士说,由于本周疫苗供应量减少,他的员工们正忙得不可开交,将原本只能提供五剂的小瓶凑成六剂。</p> <p>德州的达拉斯县原计划优先为居住在受病毒袭击最严重的黑人和拉丁裔社区的人接种疫苗,本周达拉斯县的官员取消了一项计划,这是德克萨斯州疫苗分配混乱的一个迹象。德克萨斯州官员威胁说,如果该县继续实施该计划,将大幅削减疫苗分配量,尽管数据显示,达拉斯县的大多数疫苗注射都是在较富裕的社区。</p> <p>美国第四大城市休斯顿现在正在努力解决类似的问题,为一些最贫困居民服务的医院里的疫苗已经用完,这促使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质疑,为什么不向弱势社区提供更多的疫苗。</p> <p>赖斯大学和贝勒医学院卫生经济学家何维安(Vivian Ho)表示:“那些是我们的一线工作人员,他们感染病毒的风险最大,也最有可能将病毒传播给他人。如果我们能得到足够数量的疫苗,我们就能更快地解决哈里斯县的疫情。”</p> <p>哈里斯县包含了休斯顿的大部分地区。</p> <p>共和党人、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在休斯顿的一次会议上,赞扬了州里的疫苗推广工作,但是那次会议将民主党市县官员排除在外,仅仅几天后 ,副州长,同样是共和党人的丹·帕特里克,周四给专家写了一封信,敦促疫苗分配小组成员解决问题。</p> <p>帕特里克在信中说,“现在,在许多城市和县,当宣布提供疫苗时,网站注册页面就崩溃,电话无人接听。德克萨斯人需要更好地了解每个人接种疫苗所需要的时间,以减少排队、混乱和沮丧。”</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wylgqCXnH95cdWh"> <figcaption>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hakannural?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Hakan Nural</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vaccine?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 </figcaption> </figure> <p>不仅仅是在德州,许多州都面临着分发工作的混乱,这种混乱正影响着工作的正常运行,暴露出地方官员是如何努力填补联邦层面的空白,这些空白直到本周都没有得到全面应对。</p> <p>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流行病学家乔治·卢瑟福医生说,旧金山地区接种疫苗最严重的问题很明显。“没有足够的剂量,就这么简单,”他说,“如果有足够的剂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p> <p>卢瑟福医生说,旧金山的公共卫生部门和该市的医院对缺乏剂量“感到意外”,疫苗适用范围扩大到65岁及以上人群,这可能会使医疗体系承受局巨大的压力。</p> <p>他说,不同的疫苗分销渠道,如凯撒医疗中心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都自行接收疫苗,这使本已复杂的分发系统更加复杂。</p> <p>卢瑟福说,“因此,对于这座城市来说,要确切了解剩下了什么,他们需要做什么,要填补哪些漏洞,有点困难。”</p> <p>尽管如此,新的疫苗接种点仍在旧金山开放,卢瑟福说,一旦有更多的疫苗可用,这将有助于加快疫苗接种过程。</p> <p>“效率和公平之间存在矛盾,”他说,“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p> <p>旧金山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格兰特·科尔法克斯医生表示,该市“非常接近药物消耗殆尽”的状态,并表示,缺乏整体协调导致了分发问题。</p> <p>他说,“我认为,这实际上是联邦政府缺乏协调应对的后果的延续。基本上,城市和县只能靠我们自己来应对这场疫情。”</p> <p>他说,地方司法管辖区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资源和能力”来处理这一复杂的工作,“它以一种非常悲惨的方式表现出来。”</p> <p>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76岁的柯特·费希尔曾在几家高科技初创企业的董事会任职,他亲身经历了获得疫苗的重重障碍。几周前,当他和朋友们在打高尔夫球时,他们得知奥斯汀公共卫生部门有疫苗可用。</p> <p>他们在高尔夫球场迅速用手机注册,并在几分钟内敲定了预约。服务器很快被挤爆,费希尔等了大约30分钟才打电话,被告知已经错过了机会。</p> <p>在三周多的时间里,他坚持在家里查看网站,每天大约四五次。每次尝试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在最大100英里的搜索半径内都没有疫苗可用。</p> <p>在寄希望于本地医疗服务几天后,终于有好消息从150英里以外的地方传来。他收到休斯顿纪念赫尔曼医院发来的短信,邀请他来医院注射第一剂疫苗,因为他三个月前看过医生,所以在那里自动登记了。</p> <p>他周一开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车,在医院待了大约一个小时,等来了他的第一次疫苗注射。他要在2月8日回去接受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注射。回顾整个过程,费舍尔先生说,他在休斯顿的成功和他在奥斯汀经历的麻烦表明,一些疫苗分发中心“确实干了实事”,而另一些则不然。</p> <p>他说:“很明显,我不认为奥斯汀卫生局系统能够应对大量的医疗服务带来的压力。”</p> <p>但有些人好不容易预约到的疫苗接种,结果却因为供应问题被取消。</p> <p>33岁的珍妮·费尔南德斯患有镰状细胞性贫血,住在迈阿密。最初在为1月28日预约疫苗后,她感到松了一口气。</p> <p>她说,得到预约确认“有点像隧道尽头的一束光,这对我来说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旅程。”</p> <p>但随后,南佛罗里达浸信会健康中心本周在推特上表示,原定于1月20日或之后的所有第一针疫苗预约都将被取消。</p> <p>她说:“我真的很沮丧。”她说,这不是医院的错,她指责政府似乎没有做好在人们急需疫苗的时候推出数百万剂疫苗的准备。</p> <p>“现在,我必须等待,”费尔南德斯说。“一切都不确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p>

美国首位黑人国防部长的逆袭之路,背后有一群贵人相助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昨天(1月22日),参议院以93对2的投票,确认劳埃德·奥斯丁(Lloyd J. Austin III)为拜登的国防部长。因为国防部长是文职官员,美国法律不允许离职不到7年的退伍军人担任这个职位。为此,国会已于前一天批准他免除这个法律责任。</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黑人担任这个职位。国会整个动作非常快,而且以压倒性多数任命,反映了国会山两党的共识:如此重要位置往往都在新总统上任第一天宣誓就职,拜登急需完成这个任命。</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iLnmqP0Bdy4s_OM" alt="图片"> <figcaption> 推特截图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获得参议院确认后,奥斯汀将军发推说:非常荣幸能够担任国家的第28届国防部长。尤其为自己成为首位担任这一职位的非洲裔美国人而感到特别自豪。让我们开始工作。</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奥斯汀将军,2003年带领陆军第3步兵师参与了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此后他又在阿富汗指挥了一个轻步兵师。2008年迈克·穆伦(Mike Mullen)上将视察伊拉克战场时,他已经又回到伊拉克担任地面指挥官。而遇上穆伦上将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一:遇上穆伦上将的奥斯汀是一匹遇上伯乐的千里马</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当时伊拉克的情况是,虽然已经平息了最严重的宗派暴力,但美军人员伤亡依然严重,伊拉克整个国家正处于人道主义危机的边缘。</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巴格达美国司令部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奥斯汀是一个极其务实,从来不作秀的人,但他在一次与穆伦上将共进晚餐时,打开了伊拉克地图,并就美国军方在伊拉克每一个战场的行动做了详细汇报。奥斯汀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他当时只是专注于战场布置,但穆伦上将告诉他,这是他很久以来所获得的最好的一幅战场图画。</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对此,穆伦上将事后回忆道:“我完全被他征服了。我还没有遇到任何像他这样对地面战场有如此全面了解的人。”回到华盛顿后,穆伦上将询问负责联合参谋部最高职位晋升名单的陆军参谋长,奥斯汀是否在名单上。得到否定的答复后,他说“把他放上去。”</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2009年,奥斯汀成为第一位黑人五角大楼联合参谋部主任。穆伦上将还任命了一个黑人军官布鲁斯·格鲁姆斯(Bruce Grooms)作为奥斯汀的副手,并指示他们在其余职位上也要考虑多元。但是,当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时,遇到的是一堵严严实实的墙:送上来的名单是全白人。几周后,奥斯汀不得不向老板汇报说,找不到任何少数族裔的候选人。奥斯汀将军说他得到的是穆伦上将最粗鲁,最生气的一次责骂。穆伦上将的答案也是简单粗暴:“他们在那里。回去把他们找出来!”</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二:一张有历史意义的照片(可惜好景不长)</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件事让奥斯汀懂得了,如果你只是要求争取多元,而不是特别提出必须列入少数族裔人员,你永远不会达到多元的目的。于是,奥斯汀告诉管这事的人,不要再送只有白人的名单。</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结果,第二次甄选中发现,原来有那么多超级合格的少数族裔人选。最后,穆伦上将手下有了这样一个组成:Dennis L. Via将军,他后来升任美军Matériel司令部司令;Larry O. Spencer将军,后来提升为空军参谋长;Darren W. McDew将军,后来的美国运输司令部司令;Michael T.Harrison准将,后成为驻日美军部队司令。</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些人中,除了Harrison因在日本时处理下属的性侵案件不力被从少将降为准将退役外,其余人都成长为四星级将军和海军上将。</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8Ijz_HUBdy4s_OM"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center;"><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左起:Michael T. Harrison准将,Larry O. Spencer将军,Dennis L. Via将军,Mike Mullen上将,劳埃德·奥斯丁将军,布鲁斯·格鲁姆斯将军,Darren W. McDew将军。照片是Darren W. McDew将军提供给《纽约时报》的。</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2010年的一天,穆伦上将的下属忽然意识到,这样的组成很可能是一个历史时刻,应该记录下来。他们邀请对这一切发生起了决定作用的上司穆伦上将,一起拍下了具历史意义的一张照片。</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今天,这个部门的组成除了一位白人女性外,已经又是全白男人了。2019年白宫发布的一张川普总统和他国防部高级文职和军事官员的合影,因其“纯白”造成了极大反响。</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穆伦上将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这样描述提拔少数族裔军官这件事:“这是一个简单的领导问题。如果真的想做,就能够做到。”</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三:伯乐穆伦上将的心路历程</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穆伦上将会倾心于提携少数族裔看似偶然,其实有必然因素。</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穆伦上将的父亲是一个好莱坞媒体经纪人。他本人成长于50年代的洛杉矶。他高中的130名同年级同学中仅一个黑人。但是,1964年进入安纳波利斯的海军学院的他,正好遇上了军事院校真正实现种族混合的最好时期,穆伦仿佛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当时穆伦的同学之一有后来成为首位领导NASA的黑人Charles Bolden,但他们进入海军学院的经历是那么的不同。在美国,要进入军事院校必须获得你所在地区的国会议员或副总统的提名。一般,只要你自身条件还可以,议员不会拒绝提名,毕竟,最后把关的是学校。但是,凭着篮球奖学金轻易入学的穆伦,怎么也想象不出黑人同学Bolden是在被自己的议员拒绝后,直接写信给约翰逊总统才获得录取。而这样的鲜明对比对穆伦上将是有影响的。</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成为职业军人后,随着职位的提升,穆伦上将发现自己周围越来越白,直到后来全白了,尽管现在美国现役的130万男女军人中有43%是有色人种。他开始担心海军以及整个军队与他们为之而战的国家脱节了。他说:“我觉得作为一个机构,我们越不具代表性,与美国人民之间的距离就越远,而我们就越失去作用了。”</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其实穆伦上将的担心非常有道理,美国军队在这方面有过血的教训。</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早期的美国,黑人、白人在军队中是分开的,不并肩作战,是二战后杜鲁门的一个总统令才结束了这样的组织结构。但是,改变组织结构是一回事,要让并肩作战的人能彼此信任,彼此毫无顾忌地交付生死,则是另外一回事。越战是美国军队实行种族混合后的第一场战争,事实证明,美军没能交出一张合格的答卷。在越战期间,美军内部用碎裂弹(fragmentation grenades)的谋杀事件有2000余起。几乎所有的碎裂弹案,至少作案者被抓住的,都是起因于种族矛盾。造成种族矛盾爆发的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官兵中黑人、白人的比例严重失调,官兵间缺乏有实际意义的交流,造成重重矛盾。到越战结束时,美军内部的种族矛盾已经到了致使军队几乎难以实施正常功能的地步。</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血的教训使军方高层痛下决心,努力招收黑人进入培养军官的军事院校。这也是为什么军校是美国最早实施平权法案的高等院校。但是,种族歧视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东西,在每一个方面,每一个角落都会冒出来成为黑人往上走的阻力,包括黑人往往被排除在容易被提升的工种之外。</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就是穆伦上将遇到的情况,越往上走,黑人越少。所以,穆伦上将才以格外的努力去发掘部队中优秀的黑人领袖,奥斯汀这匹千里马就很荣幸地遇上了穆伦上将这个伯乐。</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后来,奥巴马总统选择奥斯丁领导中央司令部时,他成为军队中最高等级的黑人之一,仅次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Colin L. Powell。现在,他将再次创造历史,成为第一位黑人国防部长。</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四:拜登看上了奥斯汀将军</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拜登与奥斯汀将军曾有过多个交集,他早就对他有很好的印象。但最让拜登动心的是奥斯汀将军指挥美军有序成功地从伊拉克撤兵这个大行动。稍稍了解越战的人都不会忘记美国撤兵时的那个混乱和狼狈。当时奥巴马委托拜登负责监督伊拉克撤军,所以拜登有机会与奥斯汀一起工作。</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zG_-FR0Bdy4s_OQ"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nbsp;拜登《大西洋月刊》观点文章“为什么我选择劳埃德·奥斯丁做国防部长”截屏。</span><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6px;">&nbsp;</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不久前拜登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讲述自己为什么选择奥斯汀做国防部长。谈到伊拉克撤军,拜登说,“奥斯丁将军完成了工作。他在将15万美军从战区带回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实现这一目标不仅需要经验丰富的战士的技巧和策略,它还要求奥斯汀施展外交艺术,与我们的伊拉克同行和我们在该地区的伙伴建立关系。他承担了政治家的角色,代表了我们国家的荣誉和尊严。最重要的是,他照顾好了自己的人民。”</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拜登历数了奥斯汀的成就和贡献,强调了他稳重的个性是被选择的重要原因。他还说,“事实是,奥斯汀的众多优势以及他对国防部和我们政府的深入了解与我们面临的挑战和危机有着独特的匹配。他是我们这一刻需要的人。下一任国防部长需要立即设计一个庞大的后勤行动,以帮助广泛,公平地分配COVID-19疫苗。奥斯丁是那个负责陆军六十年来最大的后勤行动,即伊拉克撤军的人。”</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可喜的是,这一次奥斯汀将军的提名很快就得到两党的共同支持,在拜登上任第三天就走马上任了。希望美国的抗疫也能借此东风,走上成功的道路。</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文/溪边愚人</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nbsp;</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参考资料:</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https://www.nytimes.com/2021/01/22/us/politics/lloyd-austin-defense-secretary.html?action=click&amp;module=Top%20Stories&amp;pgtype=Homepage</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https://www.nytimes.com/2020/12/09/us/politics/biden-lloyd-austin-defense-secretary.html</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https://www.nytimes.com/2020/12/07/us/politics/lloyd-austin-biden-defense-secretary.html</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https://www.usna.edu/Admissions/Apply/index.php#fndtn-panel3-Steps-for</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12/secretary-defense/617330/</span></p>

华尔街日报:过去一年中国在竞争中胜出,美国的体系还能应对挑战吗

<blockquote> <p>华尔街日报刊发<a href="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played-its-hand-well-in-2020-will-it-keep-winning-11611331354">文章</a>称,当美国民主努力应对流行病,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时,中国取得了显著成就,并且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作者 Greg Ip,加美编译,不代表本站观点。</p> </blockquote> <p>2019年底,一组国际公共卫生专家开始评估世界各地的大流行防范工作。根据早期病毒检测、反应速度和遵守国际卫生规范等标准,他们将美国排在第一位,中国远远地排在第51位。</p> <p>该排名公布后不久,疫情席卷全球,专家们搞砸了。在主要国家中,美国是人均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之一,中国是最低的。疫情继续在美国蔓延,而在中国,除局部爆发外,疫情基本得到控制。</p> <p>疫情并不是2020年中国超越美国的唯一领域。在美国经济萎缩的同时,中国经济成功地实现了增长。随着中国共产党重申对香港以及私营部门的控制,其政治体系变得更加强大。</p> <p>与此同时,由于即将离任的特朗普试图推翻去年秋天的选举,美国民主受到了打击,他的一群追随者暴力袭击了国会大厦。拜登不得不在军队守卫的军事防御工事后宣誓就职。</p> <p>如果美国和中国是战略竞争对手,就像特朗普和拜登坚持的那样,那么从过去12个月的情况来看,中国是赢家。在动员个人、企业和政府抗击疫情、击败外国对手、深化半导体等领域的技术知识方面,中国的中央集权、威权模式一直非常高效。相比之下,美国在过去一年中所做的努力,却一再受到其多元化、去中心化体系及其民主伙伴之间利益冲突的破坏。</p> <p>两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已经成功地适应了内部和外部的挑战,现在就宣布美国输了是不明智的。然而,过去的一年,提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美国的体系能否应对中国的挑战。</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CTprFN5IU9UkH0k"> <figcaption>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jonathanborba?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Jonathan Borba</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pandemic?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 </figcaption> </figure> <blockquote> <p>卡拉库西斯博士说,“美国体制的内在特点是权力分散,这使得这些全国性的命令很难实施。高层对福奇没有支持,这不会有帮助。”</p> </blockquote> <p>全球卫生安全指数的排名。从直觉上讲是有道理的。美国的公共卫生机构全球知名,如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和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还有一流的医院、医生和公共卫生系统,当然,还有财富。</p> <p>2003年,中国在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等疾病爆发方面的记录令人担忧,尽管此后中国在医疗体系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许多人仍然无法获得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医疗。</p> <p>然而,新冠疫情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大流行。它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动员医疗、科学和经济资源,并将集体福利置于个人权利之上,这些在中国的威权体制下更容易实现。在最初试图掩盖疫情爆发后,北京对近6000万人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封锁。居住在公寓楼里的居民必须通过戒备森严的检查点,同时,曾经在毛泽东时代监视意识形态违犯行为的居委会,也在监督健康指导方针的执行情况。</p> <p>中国使用强大的数字监控设备来发现和隔离感染者,利用火车票购买和手机位置数据来追踪任何通过热点地区的人。整个城市都进行了检测,以发现未报告的病例。</p> <p>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研究主管<span style="color:rgb(37,37,37);font-size:18px;">安德鲁·巴特森</span>表示,中国传统上擅长“竞选式”治理,“中国地方官员真的习惯于被告知,好吧,放下你昨天做的任何事,把今天的一切都换成这个。”</p> <p>中国政府已经变得更加专制和不容忍异见。但巴特森说,公共行政部门总体上变得更有能力,腐败现象也减少了。尽管中国的措施具有侵略性,但普通中国人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种必要性。</p> <p>相比之下,在美国,个人权利不那么容易被推翻。支持封锁和掩盖命令的州长,经常与经济自由的倡导者发生冲突,其中包括特朗普和法院。密歇根州最高法院法官斯蒂芬·马克曼在10月写道,“在该州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人被赋予如此多集中的、没有标准的权力,来规范我们人民的生活。”</p> <p>他裁定,州长格雷琴·惠特默对新冠传播的限制措施超出了她的权限。</p> <p>当然,缺乏民主约束只能部分解释中国的成功。台湾地区在文化上与中国大陆相似,但却非常民主,表现得甚至更好。尽管英国采取了包括封锁和口罩要求在内的集中应对措施,但英国抗击新冠肺炎的记录和美国一样糟糕。</p> <p>不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教授彼得罗斯•卡拉库西斯说,美国因缺乏国家领导力而引人瞩目。卡拉库西斯研究了全球健康安全指数为何错得如此离谱。特朗普把测试、供应采购和其他职责留给了各州,而拜登试图扭转这种做法。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等专家的建议,常常被州和地方政府以及特朗普搁置一旁。</p> <p>卡拉库西斯博士说,“美国体制的内在特点是权力分散,这使得这些全国性的命令很难实施。高层对福奇没有支持,这不会有帮助。”</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RtNVwduhq4A2R1r"> <figcaption>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jontyson?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Jon Tyson</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pandemic?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 </figcaption> </figure> <blockquote> <p>如果统一战线意味着不再与中国进行贸易,或者不推动与中国进行更有利的贸易,我认为美国将很难找到盟友。</p> </blockquote> <p>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经济竞争。不仅涉及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和增长,还涉及谁为贸易和技术制定标准。按照这些标准,中国在2020年表现出了惊人的韧性。</p> <p>中美贸易战结束后,中国总体贸易顺差扩大,而美国的贸易逆差却在增长。尽管美国努力遏制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但华为在全球电信出货量中的份额实际上还是增长了。</p> <p>多年来,中国一直通过补贴和保护来追求技术自给自足。美国对华为的攻击加强了这一战略。长期以来不愿使用劣质本土半导体供应商的中国企业,在看到华为的遭遇后,想法变了。资本和人才纷纷涌入中国半导体初创企业。</p> <p>至于美国公司,尽管对强制技术转让和歧视性待遇越来越不满,但放弃中国市场仍是不可想象的。去年的调查显示,87%的美国企业和89%的欧洲企业没有将业务移出中国的计划。</p> <p>由于美国公司、客户和法院的拒绝,美国用自己的努力来对抗中国产业政策的努力一再受挫。在没有华为的美国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曾一度敦促网络巨头思科系统公司入股芬兰的诺基亚公司或瑞典的爱立信。</p> <p>《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思科拒绝了收购,因为这一业务的利润不够。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国会要美国半导体芯片制造提供补贴,英特尔正计划外包部分芯片制造业务,同时投资中国的芯片初创企业。</p> <p>正如美国公司的自身利益阻碍了美国对中国的统一态度一样,其他国家的自身利益也破坏了西方的统一态度。去年,澳大利亚要求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新冠的起源。这激怒了中国,开始质疑病毒来自中国的说法,并采取报复措施,限制从澳大利亚进口牛肉、葡萄酒和煤炭。</p> <p>其他国家是如何应对的?</p> <p>阿根廷的牛肉生产商、智利的葡萄酒生产商和加拿大的煤炭生产商,都希望增加对中国的销售。加拿大泰克资源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span style="color:rgb(37,37,37);font-size:18px;">唐·林赛,</span>在12月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如果你是一家非澳大利亚煤炭生产商,而且你可以从其他客户和合同承诺中释放出大量资源,那么你可以通过向中国销售来做得很好。”</p> <p>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是日本和中国工业政策的长期批评者,他指出,中国古代军事战略家孙子曾建议不战而屈人之兵。在他的新书《颠倒的世界:美国、中国和争夺全球领导地位的斗争》中,他写道,“事实上,北京可以将任何与中国的经济联系,转变为获得政策影响力的工具——无需公开声明或指示。”</p> <p>中国实际上加强了正式的贸易协议,加入了有15个成员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虽然这是一个相对松散的组织,但与中国利用全球机构和联系,来扩大市场和反击经济包围的做法是一致的。</p> <p>“在全球化时代,各国的利益交织在一起,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愿意站队,更不愿意被迫与中国对抗,”外交部长王毅上个月说。</p> <p>而中国高层领导人在去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国需要“增加全球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性,这可以对抗和阻止任何外来者强行切断供应。”</p> <p>拜登希望通过放弃特朗普的好战行为,比如征收钢铁关税,将美国的盟友拉到一个统一的战线上,以应对中国。但目前还不清楚盟国是否感兴趣。上月末,欧盟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以确保本国企业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并拒绝了即将就任拜登国家安全顾问的沙利文的建议。</p> <p>沙利文低估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尤其是对德国而言,总部位于柏林的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托尔斯滕·本纳说,“如果统一战线意味着不再与中国进行贸易,或者不推动与中国进行更有利的贸易,我认为美国将很难找到盟友。就拜登而言,他在上任第一天就表示,国内利益将优先于盟友利益。他撤销了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许可,这条管道将把加拿大的原油输送到美国的炼油厂。这可能促使加拿大将目光投向中国,希望中国购买更多石油。”</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DAJK0IAQpqdyYgry"> <figcaption>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andrewtneel?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Andrew Neel</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american?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 </figcaption> </figure> <blockquote> <p>“中国如何将一种创造性的、随心所欲的经济和技术创新文化,植入一个领导人感到受到非传统思想威胁的威权体制?”他们在即将出版的《剑桥中国经济史》中写道。</p> </blockquote> <p>不同级别和政府部门之间,以及公共和私人部门之间权力的分散,正是美国民主看似混乱、却经久不衰的原因所在。没有一个单一的参与者,即使是总统,可以任意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其他参与者。相互竞争的利益必须通过赋予选举结果合法性的机构发挥作用。</p> <p>至少历史上是这样的。</p> <p>但是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件,让许多美国人怀疑这是否仍然是真的,而中国的宣传机构则兴高采烈地大肆宣扬。1月6日,一群试图阻止权力交接的暴徒“扯掉了美国政客吹嘘的美国民主的最后一片遮羞布”,中国中央电视台在社论中写道。</p> <p>特朗普接手的是一个两极分化的国家,现在更是如此。超过一半的共和党人相信特朗普关于拜登实际上没有获胜的错误说法。因此,选举结果与口罩和气候变化一样,成为不同政党站队的问题。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发生在对华政策上,共和党人急于把拜登和民主党人描绘成对共产主义软弱的人。</p> <p>或者这可能是双方都同意的一个问题。拜登的许多顾问与共和党人一样对中国感到担忧。</p> <p>“如果国际秩序反映了最强大的国家,那么中国崛起为超级大国,将对独裁产生推动作用,”沙利文先生与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2019年的《外交事务》中写道,他将为拜登先生协调亚洲政策。</p> <p>拜登有很多工作要做,要让私营部门和盟友团结起来,用一种统一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然而,过去的一年也证明了,阻碍经济战略的多样性和私营部门活力是如何维持美国的创新优势的。辉瑞公司与德国的BioNTech合作,还有Moderna公司,利用突破性的技术,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将高效疫苗推向市场。疫情加速了电子商务、云计算和协作软件的普及,而这些都是美国公司领先的领域。</p> <p>美国对移民和外国人才的吸引力,是中国无法比拟的另一个优势。辉瑞和Moderna的首席执行官都是在国外出生的。视频会议提供商Zoom、计算机图形芯片制造商英伟达和食品配送服务公司DoorDash,这三家疫情下最大的赢家,都是美籍华人创立的。</p> <p>中国共产党今年庆祝其100周年,它已经巩固了自己作为经济,政治和社会正统的唯一仲裁者的地位。但中国的历史说明了权力集中的陷阱。帝制和民国时期的中国都是专制的、国家主导的经济体。</p> <p>30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遵循苏联模式,对重工业进行大规模的国家投资,但收效平平。中国人的收入增长速度只有台湾的一半,贫困和饥饿依然普遍存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更是加剧了这种状况。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市场和私人所有制的发展,经济增长才开始腾飞,并在21世纪头十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达到顶峰。</p> <p>自那以后,经济增长一直在放缓,尽管政府一再通过债务融资刺激经济。一些放缓是不可避免的,从农业到工厂的巨大转变基本上已经结束,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正在减少。但与台湾、韩国和日本的经济转型相比,这种放缓来得更早。中国共产党对国有企业和现在的私营企业的严格控制,可能不是主要原因,但创新和创业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p> <p>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主要创始人马云,去年10月也说过同样的话,“创新主要来自市场,创新来自草根,创新来自年轻人。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不怕被昨天的方式监管。”</p> <p>似乎是为了证明他的观点,政府对他的讲话做出了回应,叫停了预计将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并启动了反垄断调查。官员们表示,他们正在调查蚂蚁金服是否威胁到金融体系,或者是否在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但他们的行为也表明,对任何胆敢挑战中共的企业家都是零容忍的。</p> <p>经济历史学家罗兰•勃兰特和托马斯•罗斯基表示,中国政府面临着与帝国时期和民国时期的中国相同的问题。</p> <p>“中国如何将一种创造性的、随心所欲的经济和技术创新文化,植入一个领导人感到受到非传统思想威胁的威权体制?”他们在即将出版的《剑桥中国经济史》中写道。</p> <p>随着创新变得更加复杂,中国用来培育国家冠军企业的补贴和保护模式,其回报正在递减。到目前为止,商用飞机和半导体领域的业绩令人失望。勃兰特和罗斯基警告说,“苏联式的结果是,偶尔的人造卫星照亮了平庸的银河。”</p> <p>中国可能在第一轮的新兴竞争中就已经战胜了美国,现在还远不清楚它能否在下一轮竞争中做到这一点。</p>

内贼难防?特斯拉指控工程师在上班第一周就下载约3万个机密文件

<p>据商业内幕网报道,特斯拉在周五(1月22日)的一份法庭文件中称,一名软件工程师在加入公司的第一周内,将包括商业机密在内的约2.6万份机密文件转移到他的个人文档中。</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r7FcnWJm175cO5r"> <figcaption> 视频截图 </figcaption> </figure> <p>特斯拉称,高级软件质量保证工程师亚历克斯·海托夫(Alex Khaitov)于2020年12月28日开始在特斯拉工作,他几乎在刚开始工作后就立即下载敏感文件。</p> <p>特斯拉在周五(1月22日)提交给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圣何塞分部的申诉中表示,在被特斯拉雇用后的三天内,被告公然窃取了数千个商业机密计算机脚本,这些脚本是特斯拉花了数年时间才开发出来的。特斯拉正在起诉海托夫,指控他窃取商业秘密和机密信息,同时违反合同。</p> <p>据特斯拉称,当内部调查人员发现文件传输后,海托夫被解雇了。&nbsp;</p> <p>亚历克斯·海托夫否认了这些指控。</p> <p>海托夫成为硅谷最新一位被指控窃取特斯拉商业机密的人。此前,在自动驾驶汽车公司Zoox工作的前特斯拉员工在2019年被起诉。</p> <p>2020年3月,特斯拉起诉了竞争对手汽车制造商和汽车技术公司里维安(Rivian),称其员工也窃取了商业机密。而根据12月的一份法庭文件显示,特斯拉前工艺技术员马丁·特里普(Martin Tripp)因分享商业机密,准备向公司支付4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59.28万元)。</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eFJEuZPioFQLnPk">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据特斯拉称,在海托夫的质量保证工程师团队中,只有大约40人能够接触到他被指控窃取的商业机密。该公司表示,在这个团队中,只有8名工程师可以授权访问文件。</p> <p>该公司表示,它在1月6日发现了海托夫的下载。</p> <p>据特斯拉称,海托夫允许公司调查人员访问他的文档,他说他只传输了几个个人管理文件。</p> <p>特斯拉表示,其调查人员查看了他的账户。他们发现他的说法完全是谎言,称他将“成千上万”的特斯拉电脑脚本转移到他的个人文档中。</p> <p>特斯拉表示,他撒了谎并试图删除他的盗窃证据,这迫使特斯拉提出这个投诉。该公司表示,海托夫告诉公司调查人员,他忘记了这些文件。</p> <p>周五(1月22日),海托夫对《纽约邮报》表示,他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将近有20年了。他知道敏感文件的内容,他从来没有试图访问任何这些文件或窃取它。</p> <p>海托夫是从其记者那里得知这起诉讼的。</p> <p>特斯拉在文件中表示,它指示海托夫删除了在他的账户中可以看到的文件。但该公司无法确定这位工程师是否已经将它们转移到了其他地方。</p> <p>特斯拉表示,事实上,只要被告将窃取的文件上传到他的账户中,他就可以将这些文件分享或重新传输给任何人或任何其他存储介质(无论是外部拇指驱动器、另一台电脑、移动设备或其他基于云的存储系统)。而特斯拉本来就无从知晓这些。</p> <p>该公司表示,由于新冠疫情,调查人员不得不远程采访海托夫,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确保完全删除他下载的敏感文档。</p> <p>特斯拉正在寻求陪审团审判和赔偿。</p>

加载中...
© 2020 Caus.com 版权所有